<rp id="fxcd6"></rp>
    <tbody id="fxcd6"></tbody>

  • <progress id="fxcd6"></progress>
  • <th id="fxcd6"><pre id="fxcd6"></pre></th>

    濱海論壇

    搜索
    樓主: 景山哥哥 - 

    我在濱中讀高中的那段時間

      [復制鏈接] 441
    回復
    48528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136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08:19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1年暑假,我和母親回到鹽城老家,在鹽城老家待了算兩個月的時間以后,在距離大二上學期開學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我和母親返回到咸陽花卉那邊。返回到咸陽花卉那邊以后,我因為感冒,免疫細胞和感冒病毒就在我的那一邊的牙板里面作為戰場進行戰爭,導致我那邊的牙板在免疫細胞和感冒病毒的戰爭下生瘡,疼的要命,吃東西張開嘴都困難,然后持續難受了一個星期,再吃東西張開嘴的時候,我那邊的牙板才不那么疼。
    在我那一邊的牙板還沒好的時候,也就是在母親和我返回花卉那邊大概三四天以后,阿鮑也返回學校了,阿鮑返回學校的第二天過來花卉這邊,那天母親沒有在花卉那邊,外出買東西去了。
    那天阿鮑過來的時候,上身穿著粉黃色絲織長袖,腿上穿著黑絲襪。


    補充內容 (2021-9-26 08:40):
    阿鮑一過來以后,就迫不及待的和我在母親和我住的那個那次我和阿鮑搬磚頭擱好床板的那個房間里去xing(第四聲)交了,那天阿鮑有月經在身,但她的xing(第四聲)欲卻比平時更旺盛,再加上她和我一個暑假沒有見面,所以,她就急不可奈的要和我xing(第四聲)交。
    阿鮑過來的時候,母親正在咸陽街里買東西(我正是趁著母親去咸陽街里買東西不在花卉這邊以后才在QQ里叫阿鮑過來花卉這邊的),所以我和阿鮑就放心的xing(第四聲)交了。正所謂小別勝新婚,經過我和阿鮑此番的xing(第四聲)交經歷,證明,果然如此。
    xing(第四聲)交完以后,阿鮑休息一會以后,就返回學校去了。

    補充內容 (2021-9-26 09:07):
    在阿鮑過來學校前兩天,賈福亮先從榆林神木他的老家返回到了學校,在賈福亮返回到學校的那天,他打電話給我叫我幫他拎一下行李。我提前過去在學校南區15路公交站臺處等賈福亮,待賈福亮下公交車以后,我便看到他穿著一件白色的外套。由此可以判斷出陜北的氣溫在八月底較之關中來的更為涼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37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08:41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在阿鮑過來學校前兩天,賈福亮先從榆林神木他的老家返回到了學校,在賈福亮返回到學校的那天,他打電話給我叫我幫他拎一下行李。我提前過去在學校南區15路公交站臺處等賈福亮,待賈福亮下公交車以后,我便看到他穿著一件白色的外套。由此可以判斷出陜北的氣溫在八月底較之關中來的更為涼快。


    補充內容 (2021-9-26 09:24):
    這段重復了,略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38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09:07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1年9月3號的樣子,母親在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替我報名參加了計算機二級VF課程培訓。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39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09:23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上濱海網找工作
    2011年9月7號的樣子,大二學年生源地助學助學dai(第四聲)kuan(第三聲)開始申請了,我在輔導員的辦公室外面等著把暑假的時候在村里蓋了章的貧困證明送給輔導員,輔導員沒在辦公室,所以我就在輔導員的辦公室外面等。當我在等輔導員過來他的辦公室的過程中,一個黑黑胖胖的同學也過來輔導員辦公室這邊,他手里拿著一個藍殼文件夾,他看我手里拿著辦理助學助學dai(第四聲)kuan(第三聲)的貧困證明,就問我是不是也是過來輔導員這邊辦理助學助學dai(第四聲)kuan(第三聲)的,我說是,他問我是哪個班級的,我說我是人資3班的,他就過來和我握手,他說他是我班隔壁班人資2班的,他說他叫朱丹。我和朱丹的認識,就是在那時候認識的。
    朱丹是我班隔壁班人資2班的衛生委員,家是西安高陵的。
    朱丹的家庭是單親家庭,他的父母大概在他高中的時候離了婚,他的父母離婚以后,他就跟只著他的母親過了,直到考到這個學校,以后,就只有放假的時候,回去他母親的那邊。有時,朱丹也不回去,比如大二大三的寒假暑假,朱丹去了蘇州的電子廠打暑假工。他們班的班長馬同學和我們班的王同學都去過,他們班的同學亦舍友唐同學也去過,和朱丹一起去的。但他們這些同學是不是都是一道去的,我就不知道了。有可能他們是一起去的,有可能他們是分散去的。
    朱丹的皮膚黑黢黢的,當他笑起來的時候,他的眼睛就好像月牙一樣,可愛的喲。
    朱丹比較孤單,他喜歡交朋友,他和賈福亮比較要好,和馬同學比較要好,和他一起加入在校圖書館會社的銀艷中比較要好,和我也比較要好。
    朱丹癡迷于成功學,他覺得證明自己成功可以填補他家里的貧窮和父母離婚的遺憾。
    2011年9月8號的樣子,賈福亮從學校的宿舍搬出去到李家莊住去了,在賈福亮搬宿舍的那天,我和朱丹幫他一起提拿行李。我和賈福亮拿好行李就走,朱丹隨后拿上剩余的行李跟上。當我們坐在帶客的電瓶三輪車也不知道是帶客的柴油三輪車帶著我們到達李家莊巷子里的時候,就聽到朱丹由衷發出感嘆說:“李家莊,可真是魚龍混雜的地方啊。”
    隨后我們一行三人就來到了賈福亮提前租好的那間房子里面。
    賈福亮租的這個房子是在三樓,內有一個彩電。房子的租金為一個月一百二十塊錢,交費的期限為一個月一結。
    當一切行李被安置好以后賈福亮便邀請我一起到學校外面的那個陽光十字往北去的沿著同德路西邊沿距離陽光十字五十米左右的超市選購一些生活用品,他買了一個電水壺,一截拖把。又買了兩個水桶,盆盆罐罐。
    然而好景不長,賈福亮總共在李家莊里住了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就被輔導員指責了。輔導員叫賈福亮趕緊搬回宿舍,于是賈福亮就只好從李家莊再次搬回宿舍里去了。在賈福亮搬回宿舍里去的時候還是我和朱丹過來幫的忙,還有我們班的秋摩六斤同學,也跟著一起過來幫賈福亮搬運行李。當行李最后一趟搬完,賈福亮便和朱丹尋思著準備討回剩余的房租,但房東并沒有把剩余的錢還給賈福亮,所以我們幾個人就最終從李家莊返回學校了。
    我們到了學校門口便將賈福亮的行李從車上卸下擺在旁邊,路人經過以為我們是在賣東西。當我們把行李拿到賈福亮的宿舍以后,我們才松了一口氣。
    賈福亮把在之前和我一起在學校外面的那個陽光十字往北去的沿著同德路西邊沿距離陽光十字五十米左右的超市里購買的盆盆罐罐都送給了我,并且還有一把掃帚、一個簸箕、幾個晾衣的襯子。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40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09:54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1年9月10號的樣子,那個園林公司老板的一個弟弟過來我的母親和我居住在花卉的房子里對我的母親說花卉那邊要zheng(第一聲)用,然后叫我的母親和我搬到別的地方去,態度倒也溫和,沒有多說什么,他在房間里看著他的手機,他大概是在翻看著他得手機通訊錄,然后翻看著翻看著,他打了一個電話可能是他的女朋友,說為什么把她拉進黑名單,之后又打了幾個別的電話,然后聊然后就回去了。
    2011年9月13號的樣子,那個園林公司老板的另一個弟弟過來這邊,態度蠻橫的叫我的母親和我搬離那邊,惡狠狠的。
    話既然說到這份上了,無奈,母親只好去李家莊租房子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也不知道星期天,阿鮑過來這邊玩,她聽到我們說的關于之前一天的那個園林公司老板的一個弟弟態度蠻橫的叫我的母親和我搬離花卉那邊以后表示義憤填膺,她對母親和我說,叫我們不要搬,她叫我們就賴著不搬,看能怎么樣。
    之前,黃工頭她們的意思是要我的母親去那個園林公司南邊的在服裝城那邊的大棚房子里住著照看大棚,母親去過一次那邊看過,那邊面積太小,不好住,所以,母親就在李家莊找房子租了。
    李家莊的房子比較好租,空房比較多,母親找到了一戶人家的院子里的北邊一個二手房東租下來的一樓的一間房間。
    2011年9月15號的樣子,我去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上了第一節計算機二級VF的培訓課,因為我們人力資源管理專業的學生要考計算機二級VF證書,所以,2011年9月開學以后大概兩三天的樣子,母親到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教育培訓機構給我報了計算機二級VF的課程培訓。然后在規定培訓課開始的那個晚上,我從花卉那邊摸著黑去往美佳教育培訓機構上計算機二級VF課去了。
    在聽課的過程中,因為母親老打電話問我什么時候培訓課結束回來,所以,聽課聽到中途八點多鐘的時候,我就回去了。回去的路上,天空下著毛毛細雨,我在毛毛細雨中借著昏暗的路燈回去往花卉那邊走。
    那是我大學以來第一次那么晚在人煙稀少的路上走,過了李家莊以后就沒有路燈了,加上天空下著毛毛細雨,所以當時我的心里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搬到李家莊以后,我每個星期內幾乎每天都要按我們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的規定,在下午放學以后去那邊上計算機二級VF培訓課。
    在搬去李家莊上的第一天計算機二級VF課的時候,因為要上到晚上十點鐘左右,所以,母親不放心我那么晚回來,就在晚上七點多鐘吃過晚飯以后然后把家里的一部分的東西(母親認為容易被別人偷的那些柴米油鹽之類的東西)放到三輪車里,然后拖著裝有一三輪車日常所用之物的三輪車去到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外面等我培訓課聽完以后接我回李家莊租住處。
    以后我每天去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上課的時候,母親都如此拾掇好家用之物裝到三輪車里然后拖著滿滿一三輪車的東西去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外面的路邊等我培訓課聽完以后接我回李家莊租住處。
    上搬去李家莊以后的第二節計算機二級VF培訓課之前還在學校沒有放學的時候,母親早早的做好晚飯,然后再把家里的一部分的東西(母親認為容易被別人偷的那些柴米油鹽之類的東西)放到三輪車里拖著去到陽光十字西南角處的路邊等我放學的時候過去吃飯。母親到了那邊以后,就打電話告訴我她所在的地方,叫我放學過去那邊吃飯,放學以后,我就直接過去母親停三輪車的陽光十字的西南角的路邊吃飯了,到了那邊以后,我不好意思吃飯,母親就帶我到黃工頭她們說的服裝城南邊的苗田的大棚那邊的大門進去以后北邊一排幾間沒人住的辦公室的門前的水泥臺階上吃的飯,雖然那邊沒有人,但是我同樣害怕別人過來看到我在那邊吃飯,所以我就緊張到匆匆忙忙的吃完了飯。
    在我吃飯的過程中,母親對我說黃工頭讓我們住過去的地方就是在母親帶我過來吃送來的飯菜所在的這片花卉地的南面深處的一個大棚東頭連接的那間房子里。
    不幾天,母親拖著三輪車帶著我從李家莊租住的那邊把我帶到黃工頭說的那個大棚的房子里,如此我就知道了,原來那是一個大棚的房間,房間比較小。周圍都是種花苗和樹苗的大棚,環境比較好。與母親和我之前住的西寶高架橋東北邊的那一大片的花卉田處一樣安靜怡人。
    那天正好大棚里的樹苗需要澆水,所以母親就接好水管拿到大棚里面給大棚里面的樹苗澆水,我就在大棚東邊那頭的房間里的床板邊坐著玩手機里的QQ。
    然后那天回去班級的時候(回去班級干什么去的?上晚自習的嗎?不是沒上晚自習么?怎么又在吃過晚飯的時候去班級了?這個我記不得了,可能那天班級里有什么活動,晚上的時候要去教室),我把賈福亮在那之前的幾天借給我的那個MP3放在我穿的短袖的胸口的口袋里,結果在去學校的途中,那個MP3掉了,不知掉哪里了,到了學校的時候我才發現我放在我穿的短袖胸口的MP3沒了。
    母親和我在服裝城南邊的花卉大棚群落那邊落腳的時候,阿鮑過來過那邊幾次,是我在手機里的QQ里叫阿鮑過來玩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41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10:14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1年9月27號的樣子,學校2011年秋季運動會開始了,那天,我還是和大一下學期(2011年大概3月底)學校開運動的時候一樣,繼續假裝去學校上課。
    到了學校以后,我和阿鮑在學校操場上閑逛了一番后,就漫無目的的從學校南校區出大門到統一西路往西走到陽光十字往南轉去游玩,走到同德路和康定路的連接的路口時,我和阿鮑往西轉,走到康定路上。2011年的九月底,康定路那邊還沒有怎么開發,周圍一片荒涼,是時,諾大的康定路上幾乎看不到人,只有我和阿鮑兩個人走在那條非常寬闊的康定路上。如今,康定路那邊是灃西新城所在地,從我在網上搜索到的照片里看,那里如今非常繁華。
    我和阿鮑就這么慢慢的走啊,慢慢的走啊,秋天的風景,縱使荒涼,也叫我感到心曠神怡,何況還是和女朋友走在無人的寬闊的大道上。
    然而當時因為那里太荒涼了,沒什么好玩的,所以我和阿鮑在康定大道上一路向西走去大概一千米的樣子便不再向西走去,轉而往回走了,往回走百十米許,我和阿鮑下到南邊的蔬菜大棚聚集地里,當時那邊因為蔬菜大棚多,所以不顯荒涼。
    我和阿鮑在南邊的蔬菜大棚聚集地里的泥土小路上走來繞去,沿途的蔬菜大棚中,有些向著小路的一頭的透明塑料紙是卷在大棚的頂上的,我和阿鮑一路的走,一路的看,蔬菜大棚里的蔬菜主要種植的是油麥菜和生菜。
    就這樣,一路的繞轉,阿鮑和我來到東張村村北的路的西邊,靠近東張村村北的一條當時坑坑洼洼的小路上。阿鮑和我在這條小路上繼續往東走去的途中,有一陣“油麻花”的叫賣聲傳來,待賣油麻花的老頭騎著自行車也不知道是三輪車經過這邊的時候,阿鮑問那老頭買了一些油麻花。我問阿鮑油麻花好不好吃,阿鮑說她跟愛吃油麻花。買完油麻花回去的一路上,阿鮑吃買的油麻花吃的歡快,我嘗了一兩個阿鮑買的油麻花,口感酥酥的,但是咽下去的時候有些噎人,這也是我不太喜歡吃麻花的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麻花不甜,同樣的油炸的面制零食,我喜歡吃甜的。
    阿鮑和我再走一會,便來到了小路的盡頭,小路的盡頭與東張村村北的水泥路(現在那條水泥路不知道有沒有改修成大道)相連接。我和阿鮑走到東張村村北的水泥路上以后,便再往北走去,沒走幾步,我看到靠近路的東邊有一棵高大的泡桐樹,樹上開著碩大的泡桐樹花,地上也散落了一些泡桐樹花。那淡紫色的泡桐樹花,散發著清香,彌漫在周圍的空氣里,叫人感覺神清氣爽,沁人心脾的同時甚至叫人略感憂郁。
    秋季的時光、村莊的水泥路、空闊的田野、路旁開滿花的泡桐樹偶爾還有花從樹上落到地上發出輕微的聲響。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42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10:30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十月國慶節來的很快,轉眼間離開開學就是一個月過去了,賈福亮在2011年9月30號那天晚上的七點多鐘準備乘火車去往他的老家榆林神木,他在走之前的那段時間想在周邊逛逛,于是我就建議他到沙河風情園逛一逛。于是在那天,我就和賈福亮在沙河風情園逛了一個下午。
    當時,我們在北區校門外的公交站臺上乘上擁擠的15路公交,15路公交將我們載到陳陽寨,我們在陳陽寨下車,之后登上22路公交去往終點站沙河風情園。
    22路公交車非常舊,我和賈福亮一路郁悶著一路看著公交車向著沙河風情園駛去。
    車窗外的景像甚顯豐碩,時值豐收的季節,農民們在田里收割玉米,那金黃燦燦的玉米,一路看到的盡是這景像。
    到了沙河風情園,我和賈福亮下車,我們沿著指定的路線走到沙河風情園。
    我們進入沙河風情園的大門,在其內看到有一湖泊。在門南處的是一個跑馬的場所,有游客在騎著馬轉圈。我和賈福亮在湖邊分別拍了些許的照片。那湖的正面有一段碑文,寫有:“車粼粼,馬瀟瀟,行人弓箭各在腰。”的詩文。除此之外還有介紹沙河風情園的創辦歷史。
    圍繞著湖而蹲坐的是一系列的垂釣愛好者,他們在釣魚。
    其后,我和賈福亮沿著小道往北走去。在道的兩旁分布有鐫刻著文字的石碑,沿著石碑栽著有萬年青的樹木。
    我和賈福亮一路走著一路閱讀著石碑上的文字。這些文字多是一些生活的道理,我用賈福亮的手機一一的拍攝。
    過了這條路兩邊鐫刻著文字的小道,我們便來到了沙河古橋的遺址。這里立有一個刻有沙河遺址文字的石碑,后面是一個高坡。在石碑的東面立有十二個生肖的石像。
    接著坐落在北面的是一個尚未修建好的樓臺。除此之外,東面便沒有其它什么了。
    我和賈福亮看完這十二生肖的石像以及那尚未修建好的樓臺后,便轉而向著西面逛去了。西面有一個開碰碰車的水泥賽道,不時的有碰碰車呼嘯而過,我和賈福亮就站在那邊看了一會兒。
    我們接著向西步去,看到有供游客吃飯的走廊,古色古香的走廊上掛有一串串的紅色小燈籠。
    再向西過去便看到有幾個供游客休息的旅館,除此之外,便沒有其它什么新奇的了。
    我們沿著此處繼續返回,返回到豎立著沙河古橋遺址石碑的地方。只見這石碑后面有一個高坡,我便和賈福亮沿著石碑后面的高坡往上爬,在向上爬的過程中有凌亂的樹枝擋住去路。
    不多時,我和賈福亮就爬到了坡上,坡的上面是一塊農田,人們在田里忙著收玉米。農田上玉米的秸稈一排一排整齊的鋪陳,與收割下來的玉米棒相對應,綠黃交錯。
    我們沿著農田走到西面的那片沙子地,沙子地較之東面的農田稍低。并在沙子地的地面上生長有一大片蒿草。
    至于沙地的南面,則明顯有被挖過的痕跡。那地勢足向下地五六米,坡面上全是泛白的細沙。
    賈福亮脫掉鞋子從坡面上滑了下來,我沒有脫掉鞋子就向下滑去。到了坡下面以后我的鞋子里摻進不少沙子,不得已我只有將鞋子脫掉將里面的沙子抖落出來,賈福亮卻得意的穿上鞋子。
    我們繼續參觀沙河遺址,之后便從一個小水澤繞到了我們原來參觀過的地方。其后,我和賈福亮從最西處旅館那邊的小坡上走了上來,這樣,我們就算是參觀完了整個沙河風情園了。
    當我們出來時天色也不算太晚,我和賈福亮因此便在站臺邊登上了來時的那路公交車,其后,我們便返回到陳陽寨。
    簡短的告別,賈福亮就乘坐15路公交車去往咸陽火車站了。在賈福亮乘上15路公交車之前,也就是我們還在22路回陳陽寨的公交車上的時候,賈福亮對我說,他說他想把他還剩有的十幾根香煙連盒的給我。我問他為什么,他說他不敢帶回去,他怕他父母罵。我沒有接過賈福亮想要給我的帶著盒子的香煙,賈福亮就帶著香煙回去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43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12:25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在李家莊那邊租住了兩個星期(2011年10月5號的樣子),石榴上市了,母親在集市上買了石榴回來,之前,我是一次也沒有吃過石榴的,所以,我對母親買回來的石榴感到稀奇,母親之前也沒吃過石榴。然后母親和我那次吃石榴就是第一次吃石榴,因為都沒有吃過石榴,所以我和母親不知道嚼完汁水的石榴籽的渣子應該是吃下去還是像嚼甘蔗一樣嚼完甘蔗以后把甘蔗渣子吐掉。因為覺得石榴籽可能可以吃,所以,母親和我在那次吃石榴的時候,就在嚼完石榴籽的汁水以后把石榴籽的渣子嚼不碎也就這么咽下去。
    以后,又吃石榴的時候,我在網上查到石榴籽不適合咽下去的時候,我和母親吃石榴的時候就把嚼完汁水的石榴籽的渣子吐掉了。
    2011年10月大概10號以后,母親和我就不再去服裝城南邊的花卉大棚那邊了。
    2011年10月15號的樣子,我們班的王同學、雷磊,以及和他們一道的舍友合伙經營小吃,要租房子,就也來李家莊租房子了,碰巧的是,他們幾個找到了我租的這棟民房的院子里租了一間房子。他們外加又買了一輛小吃車,每當不出去的時候就停在那院子里。那時,他們一共經營了約莫兩個月的光景就不經營了。
    至于當時王同學他們賣的小吃,就是把土豆切成紋狀,煮熟之后澆之以調好的辣椒油。價格為三塊錢一碗。
    有一次我去王同學加工土豆的房間里看加工土豆,另有幾次我看見王同學在學校外的路邊賣著他們經營的小吃。當時班級里有一個女生買了一份吃了以后,第二天在班級的時候給王同學他們的反饋是做的太辣了。
    有一次我給王同學打電話詢問他的經營狀況,王同學接過電話敷衍了兩句就直接掛掉了,聽著他的語氣,便可以感受到,他經營的忙忙碌碌了。
    王同學在租住的二樓的那個房間里加工土豆總共到那間房間里去過一個星期就不再過來他租住的房間里加工土豆了,因為賣小吃就賣了一個星期就不再賣了,后來,王同學他們租的房子到期以后退掉空了出來,母親之前就不想租在延安那對情侶租的房間里了,所以趁著這個機會,母親就和房東大媽說把王同學退掉的二樓的那間租過來,房東大媽同意了,于是,母親和我就搬到二樓的之前王同學租的那間房子里租住了下來。
    2011年大概11月里的一次計算機二級VF培訓課結束以后,給我們講課的老師詢問我們是否需要U盤、電腦、MP5之類的電子產品,他說他有朋友賣電子產品。我就趁此機會預訂了一個MP5,185塊錢。過了一個星期,給我們講課的老師就帶來了給我們學生預訂的電子產品了。那節計算機二級VF培訓課結束以后,我就和別的預訂電子產品的學生一道教室前邊領我預訂的那個MP5了。
    MP5買來了以后,我就將閑暇的時間用了不少使用MP5這上面了,我下載了一些電影在那個MP5里面。
    除了看電影以外,我主要用那個MP5練習英語聽力練習。
    在2011年12月21號英語四級考試開考前,我幾乎每天都要用它聽十幾分鐘。開始我是從網上下載的往年真題和模擬題的聽力題,后來我買了四級往年真題以及模擬試題,我便將附在試題集后面光盤里的聽力題的音頻內容復制到了那個MP5里。
    在臨考英語四級前的半個月里,或者在班里的教室里、或者在圖書館里、或者在我和母親居住在的李家莊那邊的房間里,我平均每天都要堅持完整的做上一套試題。這個習慣一直持續到臨考前三天。
    與此同時的是,阿鮑也和我一起復習英語四級,有時我和阿鮑在學校南校區圖書館里復習,有時就在我和母親居住在的李家莊那邊的房間里。
    2011年大概11月里的一天,我在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上計算機二級VF培訓課的時候恰逢處于感冒的狀態,因此我頻繁的流鼻涕,但是我的口袋里卻沒有帶紙,好不尷尬。
    說到我們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我就想到我在我們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上計算機二級VF課的那段時間所認識的我一旁位子的那個叫張歡的同學,張歡是西安人,他熱情開朗,對人總是笑臉相迎。他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學的是動漫專業,也是2010年入的學。
    大二上學期開學以后,我和賈福亮一起到咸陽湖玩了幾次,2011年大概10月10號左右的那天,我和賈福亮初次去咸陽湖游玩,這便是我自從2010年步入我所就讀的那所大學就讀以來第一次領略到咸陽湖的浩瀚優美。
    其中在一次我和賈福亮在咸陽湖景區游玩時,當時我和賈福亮湖堤上向東走著,迎面而來的走過來幾個女生,三四個女生,在經過我們身邊的時候其中一個女生高聲的說:“哇,帥哥。”我和賈福亮聽到以后便彼此商議的體會那女孩說的是誰,賈福亮說是我,我則謙虛的說是他。總之,我那天的心情是美滋滋的。
    距離咸陽湖橋北不遠處的青石板岸堤路的路南邊有一座涼亭,在咸陽湖公園里蜿蜒的石板小路的兩邊有仿秦朝的路燈。
    有一天,我和賈福亮去咸陽湖北邊的一個叫渭濱公園的公園里游玩,我倆在渭濱公園里從頭到尾的繞著蜿蜒的小湖邊走了一大圈,在經過一個地點的時候,我們發現一個小烏龜,小烏龜看到賈福亮的時候嚇得一下子躲到了水里。
    在距離發現小烏龜不遠的地方有一棵倒下的樹,樹根還連在泥土里,游人走的時候要從上面跨過。我和賈福亮站在這棵倒掉的樹干上分別為對方拍了一兩張照片。
    到了一個大理石堆刻的石豹子旁,我用一只腳蹬著它的肩膀,一只腳站立,身體呈半靠半立的狀態,讓賈福亮給我在是處拍兩張照片。
    到了靠近荷花池塘的時候,我和賈福亮在一塊刻著綠色的字的石頭前分別為各自拍了照片。
    咸陽湖公園的西北邊有座明代的亭子,賈福亮在那座亭子里待了好一會兒,我也在那座亭子里待了一會兒。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44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13:25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1年11月里的一天,母親在咸陽街里買了一個17英寸的彩色電視機,因為房間里沒有有線,所以,母親就同時又買了一個電視機的信號接收的天線,收到的電視臺有央視一套電視臺還有陜西的幾個電視臺。
    然后,平時,星期六星期天我待在租住的房間里還有周內放學以后回去租住的房間里以后,我就經常跟著母親一起觀看那個買來的17英寸的彩色電視機播放的節目,觀看的電視節目主要是陜西都市頻道播放的電視劇。
    轉眼到了考英語四級的時候了,在考英語四級的前幾天,我在人資2班的宿舍里問朱丹買了一個帶收聽英語四級考試聽力調頻題目的一個耳機,考英語四級時要用調頻耳機來接收聽力考試的題目。朱丹和他們班的班長馬同學那時進購了一些考英語四級聽力時用來接收聽力考試題目的調頻耳機。
    2011年12月20號英語四級考試開考前一天的下午,我們在宿舍提前測試耳機的性能以確保第二天的英語四級考試的聽力考試會使用調頻耳機接收聽力考試的題目。
    2011年12月21號,英語四六級考試開始了,我胸有成竹的大踏步走向我英語四級考試所在的考場教室。走向各自英語四六級考試所在的考場教室的考生有很多,放眼望去,校園里和我一樣奔赴英語四六級考試各自所在考場教室的考生密密麻麻。在2號教學樓大樓梯那里有屏弊信號的車輛以防止考生作弊。
    我是在我們商學院所在的2號教學樓四樓偏南的那個教室里考的,教室里有攝像頭,用以監視考生們的考試情況。
    與以往考試的形式差不多,考生一人一張桌子按七八七八的順序依次排開,總共排四排。
    一開始所進行的流程是寫作和快速閱讀,總共半個小時,監考老師提前五分鐘先將試題發給每位考生。試題發到手以后在沒有聽到口令的時候不允許先行觀看,要反放在桌面上。
    接著,大概三分鐘左右,監考老師就將寫作和快速閱讀的答題卡發給我們,之后,半個小時差不多,監考老師就把我們快速閱讀和寫作的答題卡給收走了。
    之后我們就開始打開耳機里的收音機接收聽力的調頻信號,然后懵懵懂懂的聽著里面雖然聽了很多遍但還是聽不懂他說的是什么的英語對話,整個一場聽力下來大多是憑著感覺做選項的。
    聽力好了以后我們就開始進行閱讀理解的部分了,根據以往練習的經驗,閱讀理解我很容易就完成了,最后涂答題卡的時候時間緊迫,直至全部完成以后還剩下不到兩分鐘的時間。
    就這樣,英語四級考完了。


    補充內容 (2021-9-26 14:34):
    大概2011年10月里的一天,我不知道在誰的QQ空間里添加到一個女生的QQ,一添加好那個女生的QQ以后,我就與以往和別的女生在QQ里聊天的情況一樣“霸王硬上弓”的讓那個女生做我的女朋友,不巧的是,那個女生說她有男朋友,但是對我來說我是不管她有沒有男朋友的,我就是要她做我的女朋友。
    所以,我就在QQ里不停的騷擾那個女生。
    被我在QQ里騷擾了兩個星期以后,那個女生一遍又一遍的在QQ里叫我別煩她,但是她的喉嚨都說破了,我還是我行我素變本加厲的在QQ里騷擾她。那個女生受夠了,就無可奈何的向我介紹了她的同桌。她說她的同桌單身,沒有男朋友,我可以和她湊成一對情侶,并我對我說:“我把我的同桌介紹給你,這下你滿意了吧,以后不準再煩我了。”
    說完,那個女生把她同桌的QQ號碼發到了我的QQ對話框里。
    看到那個女生發過來的那個QQ號碼的時候,我便如餓虎撲羊般迫不及待的就添加那個QQ號碼。添加完不一會兒,QQ號碼通過了驗證,我喜出望外,便興高采烈的和QQ那頭的女生聊了起來。
    通過和她的QQ聊天,我得知QQ那頭的那個女生姓楊,在我們學校中藥制藥班里就讀,也是2010屆入學的學生,老家是陜西延安志丹的。
    我興致勃勃的點開楊同學的空間進去看了看,空間是公開的,沒有設置隱私,我點開楊同學的空間相冊,看到了楊同學的照片,根據照片顯示的情況,楊同學人很漂亮,笑容非常甜美,身材苗條。
    才認識楊同學的那半個月里,我并沒有約見楊同學,而是習慣于隔著我們班級的教室的窗子看著她經過我們班級的教室所在的2號教學樓北邊的廣chang(第三聲)上。
    那時我坐在靠窗的位子,我旁邊坐的是賈福亮,每當中午臨近放學的時候我就會給楊同學發消息問她穿的什么衣服,然后等她放學出來以后我就會盯著窗戶往外看,前前后后我總共看到她好多次。
    我和她就這樣,我在上面觀望,她在下面走,有時候賈福亮也會和我一起和我在教室里等她放學后經過我們班級的教室所在的2號教學樓北邊的廣chang(第三聲)上。
    就這樣,一直持續了半個月,半個月后的一天,我終于在QQ里鼓起勇氣約楊同學放學的時候在我們班級的教室所在的2號教學樓北邊的廣chang(第三聲)上那邊見面,不巧的是,那天楊同學她們放學的有點晚,于是,我就和賈福亮先一起走回北校區了,誰知,在我走到北校區的小吃城西邊的櫻花樹的廣chang(第三聲)上,準備去小吃城里吃飯的時候,楊同學發來QQ消息給我說她和她的同桌在教室,讓我過去她的教室和她約會,叫我去她們班級的時候買兩瓶飲料過去一瓶給她一瓶給她的同桌,以此算作和她初次見面的條件。
    聽到和楊同學同意和我見面的消息后,我喜出望外,立馬去學校的超市里買了兩瓶飲料過去。
    到了南校區以后,我問楊同學她們的教室在哪里,楊同學說她們的班級是中藥制藥本科1班,我問她中藥制藥本科1班的教室具體在哪里,她說在圖書館那邊的教學樓東側樓上的南邊樓梯口上去的旁邊第一個教室里。
    我到了她們兩個的教室里以后看到她們的教室里此時就只有她們兩個同學,在坐在靠近她們的教室門口的那張課桌的座位上。
    我就把飲料給了她們,一人一瓶。
    拿了飲料以后,楊同學的同桌就離開了,這時教室里就剩我和楊同學兩個人了。就這樣,我和楊同學開始了第一次的約會。
    我在近距離的看楊同學的時候,我感覺楊同學本人比在照片里看到的更漂亮,她的睫毛濃密,微笑起來的時候眼睛能甜死人,用陜北話說,甜死個惹e。
    楊同學拿著我給她買的飲料從門口的那張課桌的座位上起身走到她自己的座位上,她自己的座位在靠近門口的那張課桌所在的組的倒數三五張桌子的樣子。
    我也過去坐在楊同學的旁邊的座位上,看來,那個座位就是楊同學同桌的那個被我之前在QQ里騷擾到受夠了的那個女生的座位了,而那個女生此時拿著我買給她的那瓶飲料估計還沒到學校北校區呢。
    孤男寡女同處一室的氛圍頗為曖昧。
    在楊同學旁邊坐著,楊同學無所事事的翻看著書本。楊同學坐著的位子靠墻,墻邊的暖氣片又在她的腳邊,所以我在楊同學的旁邊坐著感覺也暖和。
    之后,楊同學帶我參觀貼在她們教室后墻上的照片,并且指著照片里她的同學說這是誰誰誰。
    隨后,楊同學又在教室前面的黑板上畫了一只小烏龜,又調皮的在小烏龜旁邊寫上我的名字。我也在黑板上畫了一只小烏龜,然后也在這只小烏龜旁邊寫上楊同學的名字。
    看著黑板上的兩個小烏龜,分別寫著各自的名字,我和楊同學都開心的笑了起來。
    幾天以后的一個周末,我按捺不住興奮的心情又在QQ里對楊同學說想和她約會,楊同學就叫我去她班級里找她。于是,我便去了她的班級。當時是自習課,她的班級里坐著幾對情侶,分別各自忙著各自的根本沒有注意我。我就從她們班教室的后門進去,因為楊同學的同桌當時沒在班級,所以,我就直接走到楊同學的旁邊坐下了,是時,楊同學在看書,我也無聊的拿起面前桌上的一本書隨意的翻著,當我安靜的翻了一會書以后,我就開始用手在楊同學的腰上摟摸了起來。
    楊同學非常拒絕,她極力的掙脫著我的粗魯的舉動。但我依然我行我素,她看實在不行于是就打開了教室的后門去了外面,我也跟著去了外面。在外面的樓梯處我嘗試著擁抱她,但她從我手里掙脫跑了,但并沒有跑多遠,而是站在稍微下去的幾個樓梯上。
    我繼續過去想要擁抱住她,她繼續拒絕的向下跑,并表示很討厭我的不友好舉動,最后我只好妥協,放開一條路讓她返回了教室。
    幾天以后,我又在QQ里對楊同學說想和她約會,楊同學同意我的邀請,但不再讓我去她的教室和她約會,而是叫我和她到圖書館去約會。
    到了圖書館大概三樓以后,我和楊同學就一起坐在圖書館管三樓門外旁邊的桌子旁坐著,楊同學帶了書過去的,我沒有帶書過去。楊同學一邊看書,一邊回應著我的閑聊,閑聊期間,我毛手毛腳的摟摸著楊同學的腰,楊同學扭動著身體不讓我摟摸,但整個過程中她的頭是低著的。
    只見當時她的頭發從她的臉頰兩側泄下蓋住了她的臉。后來,我湊近她的耳旁注視著她,她顯然沒有注意到我在注視她,之后,就在抬頭的一瞬間,我和她的嘴唇貼個正著。她驚的一時不知道怎么好,呆呆的與我這樣保持兩三秒,然后像明白什么似的害羞的低下了頭看書。
    也許當時是暖氣太熱的緣故,她用手撫摸著臉,并問我說:“怎么這么熱。”隨后,她去了一趟廁所。
    之后,我們就一起回各自的教室去了。
    楊同學的身材非常苗條,這在她所穿的服飾方面就顯示出來了。有一次我和楊同學一起去校門外買飯,她穿著一雙馬靴,她在我的身邊轉來轉去,試圖與我比著身高。
    我和楊同學一起到學校外面轉的時候總共有兩次,第二次和楊同學出去轉的時候,是我陪著她去我們學校隔壁的那個學校對面的郵政儲蓄銀行取錢的那一次。
    我和楊同學在她們班級約會一次和圖書館約會一次結束以后出來往北校區走時候都在南校區遇到和楊同學熟悉的一個男生,楊同學看起來好像和那個男生很熟悉,親切的和那個男生打招呼。第一次我和楊同學一起遇到那個男生的時候我問楊同學那個男生是誰,楊同學說那個男生是她老鄉。
    在英語四級考試前的那天晚上,我和楊同學在QQ里相互鼓勵。
    放寒假以后,阿鮑在QQ里告訴我,她不久之前在學校的時候偶然看到我和別的女生約會了,看來,阿鮑說的偶然看到我和別的女生約會說的就是我和楊同學約會了,如此,阿鮑醋意大發,不再和我談戀愛了,就和我徹底分手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45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14:13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大概2011年10月里的一天,我不知道在誰的QQ空間里添加到一個女生的QQ,


    補充內容 (2021-9-26 14:43):
    這段重復了,略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46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14:39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英語四級考完以后,大二上半學期的末考試也近在眼前了,2011年大概1月幾號的樣子的樣子,大二上半學期期末考試的課程全部考完以后,這就放寒假了,在2011年的這個寒假里,母親和我沒有回去鹽城老家,而是就在李家莊租住處過的年。
    2012年大概春節前夕,西安下了好一場雪,我還能隱隱約約的看到,我和母親在李家莊租住處的門前過道的欄桿上積的那層厚厚的雪。我還在用手把雪從欄桿上抹下來,手指凍得通紅,并將抹下來的雪揉成團砸向遠處的房頂。
    寒假已經進行了好一會兒,以往熱熱鬧鬧的李家莊巷子,此刻已是門庭冷落鞍馬稀。坐落于兩排的店面大多都關了門,唯有個把家的超市還開著門營著業。那天我想到學校電子閱覽室上網(當時我并不知道學校電子閱覽室那時已經關門了),于是就對母親說出了想要出去轉轉的念頭。
    母親也沒沒有反對,只是像往常那樣提醒我注意安全之類的建議,這之后我就趕緊的出發趕往學校了。
    我以為學校這時候電子閱覽室還開著,于是就徑直的走了進去。在進去學校南區的門內以后,才發覺很多教室的門都被上了封條。當我到達圖書館時看到圖書館開著,于是我心存喜悅的上到四樓,可上到四樓一看,無奈,四樓的電子閱覽室大門緊鎖。
    我又折回到學校西面陽光十字北邊不遠處的巷子里的其中一個巷子里,在那里尋找到一家網吧,我打開網吧門進去以后打算開一臺機,但是營業員向我尋要身fen(第四聲)證來登記信息,我以為外面的網吧與學校的電子閱覽室一樣是不需要身份證的,但沒想到竟如此這般,所以,那次上網的事情就這么沒成。但我并沒有就這么回去,而是一路向北走到了咸陽大橋上。
    咸陽湖彼時已完全被冰封了起來,一眼望去,波瀾不興。
    過了咸陽橋以后,我下到咸陽湖的邊上,我顧不得寒風凜冽,獨自在咸陽湖的堤頭自西向東走著。咸陽湖上面的堤岸邊的垂柳樹光禿禿的,教人感覺破敗凄清。
    冷的實在不行,我就趕返回我和母親在李家莊租住處了。
    之后,我進行又一次的徒步旅行,那時離春節似乎還有剩下不到幾天的樣子,我在李家莊租住處無聊的查看地圖,在查看地圖的過程中我看到一個叫漢長安城遺址的地方,這勾起了我的興趣,于是我就決定出發尋找那里。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47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14:58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我匆忙的吃完早飯就開始進行了,李家莊的東面有一座高架橋,是西寶立交高架橋,橋的旁邊還有一個養老院,養老院的門前關著兩三只孔雀。2011年3月底,學校開運動會時,我和阿鮑在去咸陽湖游玩的途中走錯方向的敘述中提到過高架橋這里,也提到過高架橋南路東處的這座養老院里的孔雀。
    我沿著高架橋的橋面徑直的走上去,那橋上的積雪被掃路的工人往兩旁打掃過,那厚厚的積雪,人踩在上面,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有些靠近中間一點的已經結成了冰,顯得較為的滑,我就在那橋面上步行而過。彼時,李家莊東面那條南北走向的路上較少車輛經過,相對來說,那條路有些偏僻。
    過了高架橋以后,世紀大道就到眼前了,我上到世紀大道上,沿著世紀大道向東走去,我還沒有獨自的在世紀大道上步行的走過,這算是第一次吧,以前至多只是在公交車上經過。
    記得第一次對世紀大道產生較為深刻印象的是一次和賈福亮乘坐28路公交車去往咸陽市里時的情景,那時忘記了去干嘛,也許是賈福亮要去市里買衣服。只見那時世紀大道的中間機動車車輛順逆行的隔離帶全都豎著一排廣告,廣告的內容是介紹咸陽的名勝古跡之類的圖片、文字。
    難得第一次親自走在這條路上,因此我的內心不自覺的就升上一種歡喜。
    當我經過陜西中醫藥大學外面路上的時候,我看到陜西中醫藥大學外墻上有浮雕的圖案,外墻周圍有松樹,并且松樹的枝葉從內墻上頭伸出外墻。
    對于前面的灃河大橋,我在回來經過是處的時候比去的時候經過是處的感覺在我的腦海里停留的印象更大。
    我一路的走一路感受,第一次徒步經過灃河大橋前后的感覺和之后多次或是乘坐公交車或是徒步或是騎自行車經過灃河大橋前后的感覺不一樣。
    一路上,人行地磚路上的兩側覆蓋著結了冰的積雪。
    我就這么一路的走著,最后在我過了奧林匹克花園小區以后,我看到路牌上標有“建章路”的路途指示,我想起來之前在地圖上所看到的,在去往漢城遺址方向上的,就是建章路。于是我就從這里向著北面所標注的建章路轉去了,我頗覺喜悅的邊走邊向東望,心想,那里就是漢城遺址了。但越加發覺不是,因為該處連一個漢城遺址的標志也沒有。
    再往前(北)走,我便看到一個叫西西安小鎮的別墅建筑群,那種歐式園林式的住房,不得不瞬間令人心馳神往。那時我便在想,若是能住在這里,那將是多么舒適的一件事。
    繼續往前(北)走,我便走到了水泥路的盡頭,水泥路的盡頭處有兩塊石墩擋著,周圍地面遍布了被掃過的積雪。
    再往前(北)走就是泥土路了,西西安小鎮別墅群在這里得到停止。我沒有繼續向前走去,因下過的積雪漸混合在泥土的路面上,使得我沒有繼續向前走去的愿望。
    我沿著水泥路的盡頭返回往南而行,沿途再次的回味這別往的建筑群。紅墻、高瓦、別墅、天窗。內有豐盛的植被,外有精致的柵欄,好不氣派。直到完全走出,我還沉浸在西西安小鎮別墅群東邊水泥路的旅途中。
    尋找漢城遺址的任務算是告終了,尋找的結果顯而易見沒有完成。
    我有點不甘心,便繼續沿著世紀大道方向向東走去。
    那里有一座高架橋,世紀大道從高架橋穿過去,當然,高架橋以東的就不再是咸陽的地界,過了高架橋后就要成為西安了。在這里,路邊上的圍墻刷有粉黃色的涂料,而且每隔一段距離,粉黃色圍墻上就會出現一個圓形的瓦當圖案。
    瓦當圖案大體像這樣,中間一個圓,從中間的圓散發出一個十字線形,與外面的大圓組成四等分,且組成的四等分中都寫有一個文字,那文字大概是小篆字體。
    再向前走沒多久我便返回了,返回的景像我記得較為清楚的是一個加油站,灃河大橋,還有路上半融沒化的積雪。
    返回到李家莊以后,我的肚子就感覺到餓了,于是我就接著向前走走了一點,直走到一家超市購買了兩包方便面,隨后就回去了。這次的旅行,體力耗費對我來說不大,但它給我帶來的感覺確實,新穎、典雅,尤其是那西西安小鎮別墅群,教我至今,難以忘懷。
    其后不久,我便又進行了一次徒步旅行,這次徒步旅行的目的地地點是阿房宮遺址公園。我在西安市的地圖上不止一次的對標注著阿房宮遺址的方向抱有好感,便決定著利用這次假期的機會徒步旅行到那邊游玩。
    這次我是沿著學校統一西路的方向走的,在通往咸陽職業學院與我們學校這段路程之間的時候,頭腦里的印象并不十分的明顯,但當走到咸陽職業學院的時候,我的印象就來了,在咸陽職業學院的大門上掛著長長的紅對聯,我還記得我仔細的品讀過對聯上面的字句呢,但是上面所寫的內容,如今早已忘光了。
    再往前走就是統一西路段的灃河大橋了,想來這是我第二次步入到咸陽職業學院那邊的灃河大橋,但這次步入灃河大橋的印象顯然沒有第一次步入灃河大橋的印象深。
    過了灃河大橋以后,路就不太好走了,有一個藍色的路牌掛在上面,我看到有文景路的字樣。路的南面是高立的大樓,路的北面為子午輪胎廠。我接著向前走去,積雪的殘留使得路面非常泥濘,路中間還存有大量的冰水。
    再往前走我就來到了一個轉彎的地方,轉彎的方向朝向北,在轉彎地方的北面有一個高架橋,那高架橋下面的過道較窄,我邊走邊望著上面轟隆著車響的橋面。
    穿過高架橋以后再向前走,路就是融化了冰雪的泥土小路了,我在一戶人家的水泥場地上跺了跺底部沾滿潮濕濕泥土的鞋子。
    接著我問人家從哪里可以到往世紀大道,人家叫我再往前走,說那里有一個賣小吃的攤位,到了那個賣小吃的攤位處詢問攤主便可知曉。
    于是我就向前走到了那個賣小吃的攤位處,在賣小吃的攤位那里詢問攤主得知了小吃的攤位的對面(北面)的那個小路的路口就通往世紀大道。
    這以后,我就來到世紀大道上了,到了世紀大道,我一刻也不停的向東走去,我走啊走,走啊走,走到了后衛寨的立交橋。后圍寨立交橋這里車流很廣,橋體分布多向,密密麻麻,四通八達的,一層套著一層。
    后衛寨立交橋這里的交叉口分東西南北走向,路面十分擁堵,行人過一趟著實不易,危險系數極為的高,須小心、謹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48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15:12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過了后衛寨立交我便來到了西安三橋,西安三橋路段兩邊的改造工程著實厲害,以致我放眼望去,看到的全是施工重地。在三橋走的時候我看到一所學校,學校的名稱為,西安武警學院。
    路上有不少穿著綠色武警服裝的人經過,估計就是這所武警學院里面的學生,但我當時卻以為,以為是有什么部隊分布在這里的。
    以后的路程我就不太記得清楚了,但大體的過程我還可以敘述敘述。我走到了一個地方向南轉去,隨后走了一會兒之后看到一個人行天橋,人行天橋連著路的東端與西端,上下是由樓梯引入。在天橋下豎立有一個白色公交站牌。
    我在人行天橋的西側徘徊了一會兒之后就向南走去了,走了一會之后又折回到天橋這里。我停在這里思考路線,但無奈發現路線早已亂掉。我于是決定上天橋,到那里看看有什么情況。
    我上了天橋,然后向東出了天橋以后我便看到一條河,這條河的名字很奇特,叫皂河。河是不大,上面鋪著一座小橋。
    我沿著的這條路繼續向東走去,走過了小橋,走過了小橋以后,我依然繼續向東走去,沿路的兩邊有各種的店鋪。這些店里教我印象最深的是沿路的北面有一家賣羊肉的店鋪,像是hui(第二聲)民開的店。我在路上往那個店鋪門內觀望,看到那個店鋪內有不少宰殺后掛在那里的羊肉。
    周圍的市場也比較繁興,有各種蔬菜、水果、小吃在這里被經營。我匆匆一眼看到有石子饃,還有馓子。
    不知走了多久,好像也不算太久,我就又向南轉去,沿著南邊走去的這條路的東側有一條鐵軌自南向北鋪陳著。我在行走的過程中看到有好些個路往西延伸,并在延伸的路口處看到,阿房三路、阿房四路、阿房五路、阿房六路等字樣。而且行走中不時有火車從北向南開過。那種火車不似我平時所乘紅色車廂的那種,那火車車廂的顏色是綠色的。
    走了那么久,我以為阿房宮快被我找到了,但對于阿房宮具體在哪里,我實在是不知道。
    這之后我就不再向南走了,轉而向東邊折過去,東邊這里有個更繁華的市場,過市場后看到一座古樓建筑,那上面寫著唐代某遺址。
    不久,我又折返出來那個繁華的市場,在那個繁華的市場的出口處也就是我之前進來的地點有一輛豪華的白色越野車停在那里難以出去。
    出了這個市場以后,我繼續沿著那條南向的路或向南,或向北的走,這里我也記不大清楚了,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那就是我在最南邊的一條大路上向西走去,并詢問路人阿房宮的所在,有一個路人指著西偏南一點的方向說還有很遠的一段路程。不知道是不是那次的事情,應該是那次的事情。
    按著路人說的路線,我走了一會之后就不再走了,一方面覺得或許真的還要走好遠,一方面又覺得天色已經不早了。
    返回到距離西安技師學院東面一點的帽耳劉立交橋那里,我吃了一碗楊凌蘸水面,盛面的碗用盆來形容,會來的更為恰當。我不知道是不是那次去尋找阿房宮時返回時吃的,因為我在世紀大道一路來去徒步步行不是一兩次。
    記得那天我身邊只帶了五塊錢,返回到這里的時候已是饑腸轆轆,我先是到西邊一點的一家拉面館詢問價錢,發現一碗拉面的價格是八塊錢,愧于囊中羞澀我退了出來折回到東邊一點的這家楊凌蘸水面的店里。我詢問五塊錢的有什么面,店主說楊凌蘸水面就是五塊錢的。記得那店主是一對夫妻,男的管做面,女的搭把手。在我提出要一份楊凌蘸水面時男店主對我說,蘸水面是吃不飽的。我執意的說沒關系。不然能怎樣,我的口袋里就只帶五塊錢。
    后來蘸水面做好端上來了,有一個盆里裝著清水,寬寬的面條在裝著清水的盆里,另有一個碗里放了滿滿的蘸料,蘸料里有西紅柿丁、大蔥丁,大蔥丁塊較大,和之以美味的醬湯,辣椒油,紅紅的,濃稠恰到好處。我三口兩口的把面蘸著醬湯吃完,只可惜,面太少,醬湯太多,教我吃的意猶未盡。吃完以后我把盆里的清湯喝了兩口,又將碗里的醬湯喝了一口,隨后就結了賬走了。
    天色已漸漸的晚了,母親在手機里不時的詢問我已經到哪了,我騙她說到了這里,又騙她說到了那里,所謂的這里或者那里,就是指離家不遠的地方,這里的家姑且就指我和母親所租住的當時的李家莊吧。
    此時的天晚之黑已經彌漫透了整個天空,使人甚覺安詳,我在返回的路上邊走邊回味,體會著一天難得的暢快,雖行太遠卻仿佛不覺疲憊。松樹的身影被路燈照耀的迷迷糊糊,我的夢,也被照耀的迷迷糊糊。那天晚上我睡了一個好覺,第二天醒來之后,我的腳腕處因走的太遠而導致的腫痛就不言而喻了。
    我不知道以上這些是不是都是在春節前經歷的,也有可能有些是在春節后經歷的,具體時間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
    其后,2012年的春節就開始了,春節的年夜飯吃的什么,具體我是記不清楚的,但是母親在春節買了許多甜甜的巧克力,這一點我倒是記得挺清楚的。


    補充內容 (2021-9-26 17:21):
    2012年的春節過后大概兩個星期的樣子,學校開學了,我步入了大二下學期。
    大二下學期開學以后不久,也就是2012年大概3月10號的樣子,我和母親搬出了原來租住的那個院子,轉而搬去了另外一家的院子里租住,之前租的那個院子里樓上的那間房子,母親不租了。母親又租的房子在李家莊四圍大概最中心的那個方位的地方的一個人家的院子里,當時母親在之前的那個院子里的樓上那間房子快到期的時候到別處找房子租的時候,在找到那家的時候,母親看到那家的老太婆的家里有《圣經》,于是問她是不是也行雅肅,那個老太婆說她也行雅肅(這里用濱海話表達,關中話應該說成xin(第一聲)ya(第二聲)su(第二聲)),然后,母親就樂意住那個老太婆的院子出租的房子里了。幾天以后,母親就和我搬過去住了,母親租的那個老太婆的院子里的房子是一個樓上一個樓下共兩間房子,我晚上睡覺的時候就去樓上的那間房間里睡覺。
    至于那個房東太婆有沒有行雅肅,后來,母親發現,那個房東老太婆不識字,所以,母親覺得那個房東老太婆大概只是隨便行行雅肅的。
    那個房東老太婆的租房事宜是由他的兒子負責的,那個房東的老太婆大概60歲的樣子,那對房東夫妻和那個房東老太婆住在一起,那個媳婦對那個房東老太婆比較孝敬,西安咸陽那邊的婆媳關系總體來說,是比較融洽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從頭到尾就沒有離開過母親身邊,如果是親身經歷的話,絕對是媽寶男!這家人也好奇怪,男孩子大學了還要跟著,難道不應該是夫妻團聚,給孩子成長的空間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從頭到尾就沒有離開過母親身邊,如果是親身經歷的話,絕對是媽寶男!這家人也好奇怪,男孩子大學了還要跟著,難道不應該是夫妻團聚,給孩子成長的空間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老司机软件论坛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