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 id="wzm4n"><dl id="wzm4n"></dl></b>
    1. <mark id="wzm4n"></mark><source id="wzm4n"></source>

      <b id="wzm4n"></b>

      1. <source id="wzm4n"></source>

            <b id="wzm4n"></b>

            濱海論壇

            搜索
            樓主: 景山哥哥 - 

            我在濱中讀高中的那段時間

              [復制鏈接] 429
            回復
            53858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151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17:25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在剛搬去到那家住了兩三天的樣子,我的心里產生出一種說不出來的陌生感,但那兩三天過后,這陌生感也就煙消云散了。
            住到那里以后,我和阿鮑的戀愛關系已經變淡了,阿鮑沒有去過我的母親和我租住的那個房東老太婆的院子里和我玩。平時在學校,我也很少再和阿鮑約會了。之前在2011年11月12月那會,阿鮑知道了我和中藥制藥專業的那個楊同學(女)在QQ里聊天然后還和楊同學(女)一起約會的事情,所以她醋意大發,對我懷恨在心,不想和我繼續談戀愛談下去了。那時,我倒也不像以前那么太在意阿鮑跟我分手的那種難過的感覺,因為我在那段時間里認識了一些女生,我認識的那些女生在我之后的敘述里有記載。
            我培訓的計算機二級VF職業資格考試是在2012年大概3月15號左右的時候開始考試的,我是在我們學校考的,在我們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的學生中間有一部分人是報名在我們學校的考點,而其他一部分人則是在離橋北不遠處的鐵道干部學院那里考的,像阿鮑之前一年就是在那里考的。
            當時我們學校的計算機二級的考場的筆試區是在南校區2號教學樓里,機試區則是在北校區的計算機房里。
            那天開始考筆試,我和我們班級一道的同學走向南區的教學樓考場。在進入考場以后,為防止考試作弊,監考老師叫我們把手機拿出來放在講臺上,我們帶手機的同學就把手機拿出來放在講臺上了。
            考試開始了,考試作答是作答在答題卡上的的,選擇題就用2B鉛筆在選擇題的答題卡上涂選項,選擇題交卷以后,填空題的作答就用黑色簽字墨水筆在又發下來的填空題的答題卡上寫要填的內容是什么。
            吃完午飯以后,機試開始,我們按著各自的序號坐到了計算機前,接著就開始抽題、答題。因為平時在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里練機練的比較經常,所以,對于機試考試碰到的題目,操作起來感到不難。
            計算機二級VF考試,就此就結束了。從之前的準備、培訓、反復的練,到后來的考試、查成績、拿證書。這一系列過程看似隔著那么漫長的歲月,之后短暫的猶如驚鴻一瞥,記得我在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的課堂上因為那天感冒而流鼻涕卻沒有帶紙的尷尬,又記得過去那邊太早排在門口等著上課的場景,那隊排了那么長,都排到樓梯下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52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17:54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2年大概3月里的一天,我在QQ里認識了一個我們學校中藥制藥專業專科也是2010年入學的一個姓王的女生,王同學的個子矮矮的,身材胖胖的,發型是短發的發型。我第一次和王同學約會的時候,是王同學帶我去當時的李家莊的旱冰場滑旱冰。
            去旱冰場的時候,王同學帶我過去那邊,我跟在王同學的旁邊和王同學一起走去那邊。
            到了旱冰場的入口的時候,我在柜臺那邊詢問了價格以后,我就準備付租旱冰鞋的十塊錢,王同學說等她的朋友過來替我們付錢,但是我因為擔心不付錢直接就把旱冰鞋拿去滑旱冰,心里不舒服,所以,我就把十塊錢付了,然后,我拿上旱冰鞋和王同學去到旱冰休息區換上旱冰鞋去了。在我付錢的時候,王同學三番兩次阻止我說我不用付錢,但我還是因為怕沒付錢就去滑旱冰有種提前消費而被柜臺那邊負責經營的人“重點關注”而“如鯁在喉”的不舒服,所以,我就付了錢了,我也不知道王同學說的她的朋友什么時候來。
            后來,我把錢付了以后,和王同學去到旱冰休息區換上旱冰鞋的時候,王同學指著我對旱冰休息區的人群里的其中一個男的說:“他把錢給付了。”
            那個男的無辜的對王同學說:“錢已經付了,怎么又付了?”
            王同學指著我對他說:“我跟他說不用他付,他偏要付,我也攔不住他。”
            就這樣,我因認識了王同學而知道當時李家莊最北邊有一個旱冰場,也因認識了王同學而和她一起在那個旱冰場里滑了一次旱冰,使我對滑旱冰有了一個印象。
            那個旱冰場場地寬闊,上面蓋著巨大的棚頂,里面燈火通明,使人熱血沸騰的音樂聲音很大的在攻放里響著。旱冰場的北面、東面有供滑旱冰的顧客休息的凳子、椅子,東面的休息區是紅色的高沙發椅子。
            柜臺在西邊的入口處的過道的北邊,柜臺的后邊的陳列柜上有很多的旱冰鞋,還有別的柜子上賣零食和飲料,在入口的西南角,有一個冰箱里面有賣雪糕冷飲冰鎮的飲料賣。
            然后那次,我和王同學滑旱冰的時候,我摔了不少跤,在那之前,我從來沒滑過旱冰,所以,我就沒經驗。摔倒的時候,有時候,我是屁股直接跌到地上,有時候,則是跌的手掌撐在地上。同時,因為我的腳太大,那雙旱冰鞋擠的我的大腳趾疼的難受。
            王同學的那兩三個朋友先行一步滑完旱冰和王同學打個招呼就離開了,我和王同學又滑了一段時間以后,然后到顧客休息區各自脫下旱冰鞋換上各自的鞋子以后,王同學和我就走到柜臺那邊把旱冰鞋還給柜臺那邊的營業員了。然后,我和王同學就盡興而返的回學校去了。
            以后,在校園里,我約會過王同學兩三次,好像都是和王同學在校園里見面后走去校圖書館里坐在圖書館外面聊天,然后約會完以后再從南校區的校園里往北校區走去。其中一次在校園里約會王同學的時候,王同學的同班同學另一個王同學(女)也跟著一塊走著。
            那次我和王同學和那個另一個王同學一起在南校區教學樓西邊的那條水泥路上往北走到轉彎的地方的時候,王同學打趣的對我說:“景山哥哥,你那么喜歡寫詩,此情此景,是不是要賦詩一首?”我敷衍的對王同學說:“回去以后,我賦詩一首。”
            在一次我和賈福亮有一次去咸陽湖游玩,游玩返回的途中遇到王同學和她的又一個同學,她的那個同學和王同學差不多高,也是矮矮的,肥瘦程度比王同學稍微不那么肥一點,但是也蠻胖的。她們兩個看到我和賈福亮以后,就在橋頭那邊的賣菠蘿的地方給我和賈福亮一人買了一個用竹簽簽好的切好的一瓣菠蘿。當時我和賈福亮遇到她們的時候,就離橋頭沒多遠。
            和王同學一道的那個女同學歡快的說:“給帥哥花一點錢,很開心的呢。”
            在賣菠蘿的攤位旁,我和賈福亮想我們自己花錢把她們買給我們的菠蘿錢給付了,但是卻不了她們的盛意,所以,我和賈福亮只好尷尬的硬著頭皮接過王同學和與王同學一道的那個女同學給我們買的菠蘿了。
            我和賈福亮吃菠蘿吃的那叫一個心不安,但是和王同學一道的那個女生因為為她認為的帥哥花錢而高興的不得了。多么可愛的女生,可惜我們男的大多數都只看重女的漂亮外貌,不看重具有優美品德卻外貌不好看的女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53
             樓主| 發表于 2021-9-26 18:36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sh_alex 發表于 2021-9-26 16:53
            從頭到尾就沒有離開過母親身邊,如果是親身經歷的話,絕對是媽寶男!這家人也好奇怪,男孩子大學了還要跟著 ...

            在大學里談戀愛還不叫有成長的空間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54
             樓主| 發表于 2021-9-27 08:40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上濱海網找工作
            大概在認識了王同學一個星期的樣子,我就向王同學要她們班漂亮女生的QQ號碼,她就把她的同桌推薦給了我。通過和她同桌的QQ聊天,我便得知了她的同桌同桌也姓王,老家是河南的,人長得怎么樣,當時,我還不知道。
            我和這另一個王同學初次見面是在南校區操場見的面。第一次約見這另一個王同學的時候,我才知道這另一個王同學的身材性感撩人。
            一見面打過招呼以后,她就坐在操場西南入口里的觀禮臺的臺階上用耳機聽了一會音樂,她聽音樂的時候,我就坐在她的旁邊不時的偷瞄著她性感撩人的身材,感受著心潮澎湃的激動。
            她聽了一會音樂以后就不聽了,然后我和她就閑聊了起來。和身材性感撩人的女生閑聊,這種感覺叫我感到非常愉悅。
            我和這另一個王同學在我們學校南校區教學樓西邊的草坪那邊也見過幾次面,她總是習慣于坐在草地上,我就坐在她的旁邊,在陽光明媚的時候,我和她坐在石榴樹底下,草坪那邊有不少的石榴樹,開花的時候,枝頭就墜掛著紅艷艷張著小口的石榴花。
            這另一個王同學借過我的MP5幾次,每次把MP5還給我的時候,我總能看到她在里面下載了一些她感興趣的服飾化妝類的視頻,可見身材性感撩人的女生對穿著打扮以及維持自己的美貌很注重。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55
             樓主| 發表于 2021-9-27 09:11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2年大概3月底的時候,那時,離我剛考完計算機二級VF職業資格考試沒多長時間。那天,我大概在母親和我租住在那個行雅肅的老太婆家的院子里的房間里午休,突然在我的手機的QQ里發過來一個女的問我想不想做兼職的消息,她說她是我們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也就是我之前報名上計算機二級VF培訓課程的那個教育培訓機構)的業務員。
            我抱著試試玩的心態就過去看看了,一開始到學校外面的西北邊那個教育培訓機構二樓也不知道三樓辦公室門口的時候我有點害羞,不好意思進去,后來那會發給我QQ消息的那個女的出來把我領進去坐了下來,我就這么坐在那個女的對面,不知道那個女的叫什么名字。
            坐下以后,那個女的就開始給我介紹起怎么做這份兼職了,用她的意思說就是把這些傳單發到學生宿舍里,然后逐個的登記想要報名人的信息,從中抽取一個多少的提成。
            當那個女的起身離開以后,不多時又過來一個女的,這個又過來的這個女的的個子在女生中屬于高個子,也是這個教育培訓機構的業務員,她遞給我一張名片,我就知道了這個女的姓李,名片上有她的名字和手機號碼以及QQ號碼,她的QQ號碼后來被我加上了。
            之后我就把那些單子帶到了賈福亮的宿舍里,并將這些單子扔到了賈福亮的床頭柜中,就不管不顧了,那時,賈福亮搬到了西#4樓其中的一間宿舍里,那個宿舍里的其它舍友大多是市營1班的同學。
            在之后的兩三天,我才知道那個在QQ里叫我過去做兼職的那個女的姓王。
            通過和李的聊天,我得知李的家是陜西渭南的,至于王的老家是哪里的,那時我和王在QQ里聊天的時候,王大概說到過她的老家是哪里的,但是當時我沒有刻意留意,所以以后我是不知道王的老家是哪里的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56
             樓主| 發表于 2021-9-27 09:54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2年大概4月里的一天,賈福亮說他想到咸陽職業學院去轉轉,聞聽此言,我就和賈福亮從我們學校北校區大門外的統一西路一路往東步行而走去往咸陽職業學院。
            在我們走到陜西科技大學鎬京學院(就是之前我說的位于我們學校東邊的那所獨立院校性質的高校)之前的那一段路程,我的印象不怎么明顯,但當經過陜西科技大學鎬京學院之后,我的印象就開始明顯了,因為是處的路段積水很多,把人行道都淹沒了,連車行道也被淹了將近一半,所以,對此,我的印象是比較深刻的。
            因為是處路段積水很多,我和賈福亮就繞到人行道上面的泥土路上行走,大多數往來的行人也是繞到該處小路上行走。
            當我們即將到達咸陽職業學院門口,有一輛29路公交車在這里的站臺停止,當車門打開時,有一個漂亮的女孩子下了車。
            在咸陽職業學院的門口,我表現的較為拘謹,怕門衛不讓我們外校的學生進去,后來我發覺不行,既然來到這里了,還怕啥,于是我壯著膽子旁若無人的走了進去,賈福亮隨后跟上。
            進入咸陽職業學院以后,咸陽職業學院就顯于眼前了。
            但見咸陽職業學院里面的植被很茂盛,風景很優美。
            我和賈福亮沿著咸陽職業學院進去的門向西走,具體西邊是什么樣的路線我已經記不清楚了,但見不遠處有一小湖,湖上有小橋,湖水中有假山坐落。
            我和賈福亮在是處駐足了一會兒,然后就離開是處走到別的路段了。
            南向的水泥小路上有不少的學生走著,還有的學生在是處的路段上滑旱冰。
            在路西旁是活動場所,活動場所被鐵網隔起來的,這里的活動器材很多充分,學生們在這里“暢所欲言”。
            再往前走,旁邊就是咸職的操場了,那時的咸職操場比那時當時的我所就讀的那個學校的學校好,那是是橡膠跑道和綠色草坪。
            我和賈福亮進去咸陽職業學院操場里的那綠色草坪的一角處休息,在距離我們不遠處有幾個女生在坐在諾大的草坪上閑聊著。
            賈福亮坐在那里抽了幾支香煙,用以打發時間,我則站在賈福亮旁邊走來走去,或者靜立不語,或者聊這聊那。
            頭頂的太陽有點曬人,我和賈福亮在操場上待了不久就出來了。
            在走出來前,我和賈福亮看到橡膠跑道的北邊一角有一個好像大鐵門的門框,我和賈福亮在那個類似大鐵門門框處逗留了一會兒。
            隨后,在我和賈福亮回走到那個美麗的小湖邊時,我和賈福亮在那個小湖邊彼此相互照了照片,接著又聆聽到美妙的樂曲,放樂曲的盒子很有趣,是鑲嵌在草坪的各處,仿如一塊塊的石頭。
            就這樣參觀完了咸陽職業學院,自此至今,我沒有再去過咸職,不知他年能否,再與友人,重游那里。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57
             樓主| 發表于 2021-9-27 11:58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還是2012年大概4月里的一天,我和賈福亮在咸陽湖玩的時候,在咸陽湖岸旁的一個供行人休息的長凳旁,我和賈福亮坐在那個長凳上休息,休息之際,我用賈福亮的那個可以使用內存卡的,相對來說屏幕較大的按鍵手機上網。
            不久之后,湖面上波濤洶涌,于是我就把手機還給賈福亮轉而看波濤去了。
            后來賈福亮好奇,他也跟著過來看波濤了,于是我倆就站在是處看了兩分鐘的波濤。
            彼時,我興致勃發,想用賈福亮的手機把這洶涌的波濤拍下來,賈福亮伸手到褲子的口袋里摸手機,沒摸到,伸手到外套的內口袋里摸手機,也沒摸到,如此,賈福亮才想起來把手機給放在方才坐的凳子上了。

            至于和賈福亮一起去咸陽市里逛,那次數可就不止一次了,一般都是賈福亮去市里買衣服買鞋,然后邀請我一起前去。記得印象比較深的一次是,我和賈福亮乘著28路公交車去市里,那次應該是我第一次和賈福亮乘28公交車,之前有提到過,在2012年春節前夕去往尋找漢城遺址區時提到過。那次和賈福亮乘坐28路公交車去市里是我自2010年9月入學以來在第一次乘坐28路公交車在公交車上看到世紀大道,同時也是第一次在咸陽市區里的人民路上逛。

            那時,我和賈福亮在咸陽市區里的北平街廣場附近的公交站臺處下了公交車,在下公交車之前,我第一次體會到咸陽渭河特大橋的場景,橋上的車輛因北面修路,因此擁堵的感覺便不言而喻。

            在我和賈福亮在咸陽市區里的北平街廣場附近的公交站臺處下了28路公交車以后,我們就開始往西走,一直走,走了很久才來到嘉慧市場,賈福亮抱怨的說好像坐錯車了。
            這是一次,還有幾次也是和賈福亮去市里買衣服買鞋子,乘坐當時的15路現在的29路公交車去的。
            在嘉惠市場里,賈福亮買過羊肉串,在嘉惠市場外通往咸陽湖的那條路,賈福亮買過烤魷魚,在嘉惠市場的二樓,賈福亮請我吃過飯,吃飯的那次是2013年三四月份也就是大三下學期時候的事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58
             樓主| 發表于 2021-9-27 14:23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2年大概3月里的一天,我在瀏覽不知道誰的QQ空間里添加了一個QQ好友,通過QQ聊天,我得知被我添加為QQ好友的那個女生姓溫,通過進一步的聊天得知,溫同學的老家是青海的。
            和我之前提到的甘肅的那個王同學一樣,溫同學的個子也比較矮,和王同學胖胖的身材相反的是,溫同學的身材胖瘦程度是似胖非胖似瘦非瘦的那種身材,而發型則是燙染的棕色長卷發的發型。
            我和溫同學的見面大概有過兩三次,一次是在我介紹張同學(女)和賈福亮認識的時候約張同學見面的時候,溫同學和張同學一起過來見賈福亮和我,那次我見過溫同學。還有就是在校園里偶遇過幾次溫同學吧。
            溫同學是我們學校中藥制藥專科專業的學生,也是2010年入的學。
            張同學(女)是溫同學的同班同學,張同學的QQ號,是我對溫同學說,讓她介她們班別的女生給我認識以后,溫同學發給我的。
            當我添加了張同學的QQ號并通過和張同學的QQ聊天得知,張同學的家是咸陽禮泉的。
            張同學的個子和溫同學一樣,也比較矮,身材的胖瘦程度比溫同學更瘦一點。
            張同學的發型是染燙的棕色也不知道是黃顏色的頭發,和溫同學染燙的發型比起來,溫同學染燙的頭發從發腰染燙到發尾染燙的程度淺,張同學染燙的頭發從發腰到發尾染燙的程度深。
            張同學笑起來的時候,有一顆虎牙,因此張同學看起來蠻可愛的。
            2012年大概4月里的一天,我看賈福亮口口聲聲的說想要找女朋友,于是我就把張同學介紹給了賈福亮。
            約好見面的那一天,張同學和溫同學先到的北校區怡馨苑餐廳門外的廣場上,我和賈福亮隨后從賈福亮他所在的宿舍里下來去往怡馨苑餐廳門外的廣場上,賈福亮畢竟沒有和陌生的女生約會過,所以賈福亮緊張的不行。

            我和賈福亮走到怡馨苑廣場那邊,見張同學和溫同學在那里等我們。打過招呼以后,我們就順接走進了怡馨苑餐廳的一樓。到了怡馨苑餐廳一樓以后,我們隨便找一張桌子圍坐在桌旁,坐下來以后,賈福亮好像姑娘家似的,害羞的說不出來話了,幾乎全是我和張同學她們說話。中途張同學問一兩句什么的賈福亮才不好意思的哼聲一下,實在是讓我看的揪心。后來有人找我叫我去拿做兼職的用以散發的傳單,我就和張同學她們說了一下,離開一會兒,留下賈福亮一人和她們說話。

            十分鐘以后我到回到這邊以后,發現賈同學還是一句話不說的坐在那里,沒有辦法我只好由我繼續和溫同學她們聊了。
            回去以后,我在QQ里向溫同學打聽張同學對賈福亮是什么感覺,有戲沒,溫同學在QQ里回復我說這得問張望自己。于是我就又在QQ里詢問張同學,我在QQ里聞問張同學賈福亮這個人怎么樣,張同學在QQ里回復我說:“不怎么樣。”
            然后我又發過去QQ消息問她:“你和賈福亮有沒有可能發展下去?”
            她回過來QQ消息說:“你覺得呢?”
            我于是又發過去QQ消息說:“賈福亮這個人不錯呀。”
            張望卻直白了當的發過來QQ消息說:“胸無大志,毫無理想,你說我會和他好嗎。”隨后張望又發過來QQ消息說:“我覺得你不錯。”
            我無語,這是給賈福亮介紹女朋友呢,怎么女生對我產生好感了?
            后來我把我在QQ里和張同學聊天的大體思想跟賈福亮說了,賈福亮聽了以后一蹶不振,尤其是聽到我說張同學對她說的“胸無大志毫無理想”這句話時,賈福亮更是郁悶的捶胸頓足了,賈福亮的其中一個舍友扒開賈福亮胸口的衣服說:“誰說賈福亮胸無大志了,賈福亮胸口還有一顆小痣。”
            我湊近一看,賈福亮胸口還的確有一顆不大不小的痣。
            在這以后的一段時間里,賈福亮連續一個星期都沉浸在這種被女生鄙視過的尷尬中。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59
             樓主| 發表于 2021-9-27 15:00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溫同學的班里有個李同學,是個大美女,我問溫同學要她們班除了她和張同學以外的別的女生的QQ號時,溫同學在和她們班的李同學說了以后就把李同學的QQ號發給了我,然后我加了李同學的QQ以后我才認識的李同學。
            李同學的老家是山東菏澤的。
            李同學的個子一米七六的樣子,在女生中屬于高個子。
            李同學的身材胖瘦程度是那種微胖的身材,所以看起來就很有美感。
            李同學的發型跟張同學一樣,也是波浪大卷發式的發型,但是她的頭發沒有染黃,所以,她一頭黑色的波浪大卷發看起來就更妖嬈了。
            李同學的臉蛋看起來像韓國美女的臉蛋,所以,我當時一見到李同學的時候,我心動的不能自已。
            從來沒有哪個女生能讓我心動成那樣,李同學是第一個。
            李同學是山東菏澤人,是我們學校中藥制藥專科專業的學生,也是2010年入的學。李同學美麗動人,一頭靚麗的秀發,身材高挑溫婉。如果說在我大學過程中有哪個女生讓我心動的話,我會毫不猶豫的說出兩個,一個是李同學,還有一個是人資1班的同學芮。畢竟同學芮我沒有和她約會過,而李同學,我卻和她約會過一次。
            當時我還沒認識李同學的時候我就已經認識了溫同學,大概在那次把賈福亮介紹給張同學的事情失敗以后,溫同學就把李同學介紹給了我認識,時間的話,也是2012年大概4月的樣子。
            那天晚上我加了李同學的QQ號碼,在李同學接受了我添加好友的驗證以后,我就去了李同學空間看看了,當我第一次打開她的相冊以后我瞬間驚呆了,我可以說,這是我自進入大學以來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女生嗎,她那雙迷人的眼睛,喔,我醉了。
            我表示無限贊賞的發過去消息給李同學,我夸贊她:“你太漂亮了。”
            但是李同學卻不喜歡別人夸她,每次我發消息過去都離不開夸她漂亮,她每次卻表現的很謙虛。
            說實話,除了夸李同學漂亮我真的不知道還能跟她說什么,以往的女生我都敢在QQ里和她們說下流的話,但是對她我卻下不去口。
            在一次去圖書館的路上,我偶然碰到李同學,李同學她雖然穿著我們學校的白色校服,但是她那迷人的樣子仿佛無限奪目的光彩散發出來一樣,要靚瞎我的眼睛了。
            我緊張死了,心里撲通撲通直跳,我特別想跟她打聲招呼說一下,嗨,你好。但是我卻一點也不敢和她打招呼。我假裝沒有看見李同學走過去,但是我的心里對邂逅李同學這件事感到好是愉悅。
            第二次和李同學的邂逅是在嘉惠市場里的巷子里,那天我和賈福亮去嘉惠市場買衣服,當走到巷子里面不遠處,我看到有一個女生在邊上發傳單,這個女生穿著我學校的白色校服,她將手里的傳單發給往來的人群,然而我定睛仔細一瞧,歐,天哪,這不是李同學嗎,怎么這么巧在這里也能碰到,感覺很奇妙,上次在校園里才見到沒幾天,這次在嘉惠市場這里竟又被我給見到了,我高興的簡直要跳到天上去了。
            我趕緊叫賈福亮和我過去要一張單過來。
            此時的李同學在低著頭發傳單,并沒有看到我和賈福亮,只見她熟練的給我和賈福亮一人發一張傳單,如同給路人一人大一張傳單那樣不經意。拿過李同學發的傳單以后,我興奮的喊了聲李同學的名字。聽到有人叫她名字的時候,李同學便驚訝的抬起頭來了,當她看到是我以后,便瞬間的尷尬的低著頭用手里的傳單捂住了羞紅的臉。
            就這樣打了一個招呼又簡單的和李同學寒暄了兩句以后,我和賈福亮就到別處去逛不打擾李同學發傳單了。
            那天回去以后,我在QQ里向李同學提到這天在嘉惠市場碰到她的事情,李同學卻說那天看到我的時候把她給嚇了一跳。
            我疑惑的詢問為何,她說我太像她的表弟了,把她給嚇了一跳。
            哈哈,我像她表弟,如此巧合竟也發生在了我和李同學之間。
            在以后的一個星期六也不知道星期天也不知道星期五也不知道星期幾,溫同學發過來QQ信息給我說她第二天要和李同學去李家莊滑旱冰,叫我把握好和李同學約會的機會,可惜,我太害羞了,不好意思去,結果把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給陰差陽錯的拱手讓人了,悔恨矣。
            讓給的那個男生姓寇,是我們學校隔壁的那個學校陜西服裝工程學院里的學生,所學專業是什么,不清楚,專科還是本科,也不清楚,清楚的是與我們同為一屆,也是2010年入的學。
            要說這件事吧,也不怨他,怨我。要不是我膽小沒有應約去和溫同學他們滑旱冰,我怎么能讓我們學校隔壁那個學校的寇同學搶先一步和李同學談戀愛了呢。
            關于這件事,我是后來從溫同學在QQ里告訴我得知的。
            具體的前因后果我從和溫同學在QQ里聊天得知的大致是這樣的。那天溫同學叫我一起去李家莊滑旱冰的時候我沒去,她就和李同學一起去李家莊滑旱冰去了,到了李家莊的那個旱冰場以后,李同學因為不會滑,在中途摔了幾個跟頭,結果被一個男生給勾搭上了,大家也知道,溜冰場,總有滑的好一點的男的看到初滑旱冰的女生倒地以后上去手把手教的例子,李同學大概就是在這樣的例子下和陜西服裝工程學院的寇同學認識的,自那天起,李同學和寇同學就建立起了男女朋友的關系了。
            對此,我還能說什么,一個連自己喜歡的女生都不敢追的男生,慫成球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60
             樓主| 發表于 2021-9-27 15:26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這以后,我就在李同學的空間看到李同學和那個寇同學在一起時的照片了,照的那么親密,還手拉著手,還用手摟著李同學的腰,我都不好意思去拉李同學的手,他竟然摟李同學的腰,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太過分了。
            這之后我就時常的進李同學的空間看,看一次,傷心一次,空間里寇同學對李同學甜言蜜語的留言和評論酸溜溜的,把我給吃醋的喲。
            后來我嘗試著把寇同學的QQ號碼加上,然后以一種輕蔑的態度和他聊天,但是能怎么樣呢,李同學已經是他的女朋友了,但是我對同學并不報有多少恨意,畢竟我所喜愛的李同學是他的女朋友。
            那個春天,李同學和寇同學無限歡喜,兩人去了西安市的鄠(hu第四聲)邑(yi第四聲)區(當時叫戶縣)秦嶺太平國家森林公園景點附近的山里游玩,兩人的QQ空間里有兩人在那邊游玩時照的照片。
            兩人還有去了咸陽茂陵游玩,以及去了西安市里的一些景點游玩。
            把我給嫉妒的。
            這樣持續到大三,我不再和李同學聊過天,大多是想她的時候進她的QQ空間看看,看看她的照片,我的心里會好受一點。
            就在大三的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后,我和賈福亮在南校區東邊的新校區閑逛著,突然,一個漂亮而熟悉的身影從我面前走過來,歐,天哪,這是誰,我揉了揉眼睛,定睛的看,這是李同學,這真的是李同學。那時,我已經快一年多沒再見到李同學,當再次邂逅李同學的時候,我心潮起伏。
            我趕緊和李同學打起招呼,李同學看到是我,不好意思害羞的低下了頭,隨后又抬起頭來對我笑了。
            噢那迷人的笑啊,我要醉了。
            當天晚上,我想約李同學在校園里轉轉,我無論如何再也不想再次錯過和她約會的機會,因為她第二天就要回山東去了,她之前去了山東實習,那次來學校是考試的,她在她公司請假的時間是一個星期,第二天就是最后一天。所以,我不想失去這次再次遇到李同學的機會。李同學也欣然的同意我約她。
            那天晚上八點鐘左右的時候,她下來了北校區門口,她先到的那里,我隨后到那里和她見面。
            見面打過招呼以后,我和李同學就肩并著肩去往南校區一起轉轉去了。
            在南校區轉了一圈以后,我便了無遺憾的和她一起返回北校區了。
            我把她送到她的宿舍區所在地以后,她說她的宿舍所在的宿舍樓到了,我就止步不再和她一起走了,她就去她的宿舍了,我就回我班的宿舍和班級的同學閑聊去了。
            大四那年的春天,我去學校準備畢業論文,在經過與我們學校西邊相連的那個醫院門口的時候,我看見寇同學拉著李同學的手跟我碰了個正著。真是太有意思了,每次我幾乎都是在這種沒有經過刻意安排之下和李同學邂逅,這次連他的男朋友寇同學也被我給見著了。我禮貌的和寇同學握了握手,并彼此的寒暄幾句。那么那次李同學來學校又是干嘛的呢,原來那次李同學來學校是看寇同學的,然而就是這短短的機會也被我給碰到了,真是太巧合了。


            補充內容 (2021-9-27 18:41):
            朱同學是李同學的舍友,可能也是和李同學在一個班級,兩人都是我們學校2010屆中藥制藥專科專業的學生。
            朱同學也是我不知道在誰的QQ空間里添加成的我的一個QQ好友,時間的話,是2012年大概5月的樣子。
            朱同學的家和張同學一樣,同樣也是咸陽禮泉的。
            和張望一樣,朱同學的個子也很矮小,而且朱同學的身材也很瘦弱,但是朱同學的胸比較大。當然了,和王同學(甘肅的那個王同學)相比,她的胸是沒有王同學的胸大的。
            因為朱同學人長得嬌小可愛,所以她和我說話的時候,能使我產生一種想要保護她的欲望。
            我第一次見朱丹時是在朱同學從咸陽禮泉過來學校的時候。
            那天正好是星期六也不知道星期天。
            那天下午,我早早的趕到咸陽橋北處的公交站臺,等著她過來,我們兩個已是在電話里約好,我在這里等她。
            將近過了十五分鐘,她便到了,她從車里走出來,然后看到了我她便同我招手。我這才發現我是站到了與她相反的這站。
            碰面以后我們一起坐著公交返回到了學校,到了學校以后我和她去北校區怡馨院餐廳吃了一頓飯,席間我們聊了許久,那天朱同學穿的衣服胸前有些露,整個談話過程中我的眼睛總是不由自主的往她胸口處看。
            這是第一次見面,第二次見面的時候是朱同學的生日,其實那天也不是朱同學的生日,我只不過是在QQ空間里看到朱同學生日是那天。隨后,我就到了學校外面的那個西點店里買了一盒生日蛋糕。在進去到南區她教室外邊的時候,我把蛋糕送給了她。
            在我送去蛋糕的時候,她還在教室里,我打電話叫她出來,出來到我在的這里。
            大概兩分鐘左右的樣子,朱同學過來了,當過來以后我發現她的睫毛上掛著有淚珠,像是哭過的樣子,我詢問后得知她是因她家里的事情而哭泣。
            隨后,她見我給她買的蛋糕,她非常不好意思推卻不想要,她說今天不是她的生日,我實在要送給她她沒有辦法只好接受了。
            在接受了我送的蛋糕以后,朱同學提出要請我吃飯,我實在拒絕不了只好同意。 其后,我提著生日蛋糕與朱同學一起走到北校區的民族餐廳,她叫我點兩樣菜,我就隨便點了一樣,她看我點了一樣之后她又點了兩樣。
            之后吃完飯以后我就把朱同學送到她們宿舍樓的底下,朱同學說要分給我一點蛋糕我說不用,她就上樓去了。
            傍晚的時候朱同學叫我到她的宿舍樓底下去,她要給我一些她之前買在宿舍里的糖果以及她們那里的特產,我接過朱同學送的這些特產以把這些特產拿回到宿舍,和賈福亮他們一起分享了。
            我和朱同學在校園里又一次的約會是在臨近期末考試的時候,那時天氣挺熱,我和她坐在南校區操場西南邊的水泥路邊的樹蔭下乘涼聊天。
            以后就是下一個學期的事了,那時朱同學去了咸陽湖統一廣場北邊的那個藥房的里實習,我那天在QQ里問她在哪里,她說她在上班,我問她在哪里上班,她說她在咸陽湖統一廣場西北角的那個藥房里上班著。于是我過去見她,到了那個藥房以后,我就進到藥房里她工作的柜臺邊站了一會兒。后來藥店里的人以為我是她的男朋友。之后為了不干擾朱同學工作,我就暫時回到咸陽湖公園玩去了。
            在咸陽湖逛的期間,我在QQ里約定好等她下班以后和她一起回學校。
            當朱同學下班以后,她在QQ里發來消息給我問她在哪,她說在前面的不遠處。
            我看到朱同學發來的QQ消息以后便沿著十字路口的濱河路向西走去,結果走了好一會兒還沒有看到朱同學其人。
            之后,朱同學在打電話問我到哪了,我說我已經走了很遠還是沒有看到,朱同學就說了一個賣一種品牌的服裝店的品牌名字,她說她就在那個服裝店的旁邊站著等我過來這邊,我這才知道我走錯方向了。
            于是我返回到十字路口,沿著十字路口向北走,才看到沒多遠處,朱同學戴著耳機站在那邊聽音樂。
            朱同學看到我來以后說,以為我不來的呢,我說我向西走去了,朱同學感到很郁悶,她對我說:“回學校的公交車在北面乘坐,你往西面去干嘛。”我也感到很好笑,那晚,我和朱同學就一路走到電信大廈十字路口那邊的公交站臺處一起乘坐29路公交車回去學校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61
             樓主| 發表于 2021-9-27 16:46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艾同學是我們學校金融學院財務管理本科的一個班級里的學生,也是2010年入的學。
            艾同學的QQ也是我在不知道誰的QQ空間里添加到的,時間的話,也是2012年大概5月的樣子,然后我添加了她的QQ以后和她在QQ里聊了以后,我就認識艾同學了。
            艾同學的老家是新疆的,人是漢族人。
            艾同學的個子一米七六的樣子,在女生中屬于高個子,身材壯實。
            艾同學的發型是后腦勺扎著順長黑直的長馬尾辮的發型。
            我在QQ里約過艾同學見面,她和她的舍友亦她的同班同學馬同學一起和我在南校區學術報告廳北邊往東過去的那條水泥路路邊最靠近學術報告廳的那個凳子上坐著聊天。
            聊天的時候,我從馬同學所姓的馬姓聯想的提到hui(第二聲)族人里姓馬的人比較多,在那之前我聽我們班的袁同學說過,袁同學的老家就是新疆的。
            和我們班的袁同學一樣,艾同學的老家因為也是新疆的,所以對我提到的這個民族的常識表示認同。她說hui(第二聲)族人里姓馬的人的確很多。馬同學對我提到的這個民族常識則表示不清楚,馬同學的老家是河南的。
            馬同學大概是我在艾同學的QQ空間里添加到的QQ好友,添加她為QQ好友的時間的話,大概也是2012年5月的樣子。
            馬同學和艾同學是一個班的,都是我們學校財務管理本科班的,也是2010年入的學。
            馬同學的老家是河南汝州的。
            馬同學的個子一米七的樣子,身材偏瘦,溫文爾雅。
            馬同學的發型和我們班王同學的發型差不多,是披散著齊肩短發的發型,顏色沒有染,還是黑色的,看起來絲滑、嫵媚。
            我和馬同學見面總共加起來有三次,其中那次和她一起去逛咸陽湖的情景記憶猶新。
            那天,我閑的無聊,就在班級的宿舍里發QQ消息給馬同學,約她一起去咸陽湖轉轉。
            那時,馬同學準備午睡了,她說等她睡醒了以后再和我去咸陽湖玩。
            兩個小時過后,馬同學睡醒了,她在手機里通知我可以出發了,我便樂滋滋的從班級的宿舍里出來了。
            我先到的馬同學的宿舍樓下,馬同學隨后下來和我見面,和馬同學見面的時候,我發現馬同學在下來和我見面之前特地用睫毛刷把睫毛給刷了一下。
            我和馬同學從北校區外面的公交站臺處出發到橋北公交站臺下車以后,我們就來到咸陽湖岸堤處沿著咸陽湖的岸堤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走累了,我們就坐在湖邊岸堤處的凳子上閑聊。感受著吹來的陣陣和煦的春風,我和馬同學坐在那里聊了許久。
            還有一次,是馬同學考駕照沒通過的時候,那天晚上,馬同學一個人在南校區的學術報告廳西北邊的那座靠近大石頭旁的小徑路邊的凳子上坐著,我在QQ里和她聊天的時候得知她在那里,正好也想去她那邊和她見見,我就過去見見她了。
            我和馬同學在學術報告廳西邊聊了半個小時以后,又和馬同學一起去操場走了一圈,那天馬同學因為駕照考試沒有通過,所以心情比較煩悶。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62
             樓主| 發表于 2021-9-27 17:05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2年大概4月里的一個周末,朱丹(隔壁班人資2班的同學朱丹)說要和我一起去咸陽文廟里看看,這個咸陽文廟,就是咸陽市博物館。那天大概上午十點半鐘的樣子,我和朱丹從我們學校北校區大門外西邊一點的公交站臺處乘坐15路公交車到咸陽市嘉惠市場下,然后我們沿著嘉惠市場往東走,直走到北平街的路口。
            隨后我們沿著北平街的路口往南走。北平街的南面里面有很多小吃攤,朱丹請我在不遠處的一個小吃攤處吃了饸絡,還有肉夾饃。
            吃完小吃以后,我和朱丹繼續往南走去。北平街里古色古香,尤其是到了前面不遠處拐彎的地方,古色古香味就更明顯了。
            我們在前面的拐彎處向右拐去,沿著這條小道向西走去,道的兩旁栽滿槐樹,放眼望去,乃是郁郁蔥蔥,叫人感覺神清氣爽。
            走了不久之后,我們就來到了咸陽市博物館,朱丹把我的學生證和他的學生證拿著一起到窗口處取了兩張票。隨即,我和朱丹就進去咸陽市博物館里面參觀了。
            咸陽博物館里面有不少古時的記憶,關于秦朝,關于咸陽。
            我和朱丹先走到文物展覽的大廳里面,大廳里面的玻璃柜臺處陳列了很多在咸陽出土的秦朝、唐朝的文物,這些文物中有青銅的鼎、黃金做的瓶、瓷器、玉器、青銅的寶劍、弓箭的箭頭箭簇,還有做工精致的弓弩,等等。
            在玻璃柜臺展廳的東南方向,有一盤玻璃罩起來的咸陽沙盤地圖,而墻上則掛有一副秦朝時期秦帝國的疆域圖。
            我問朱丹家是西安哪里的,朱丹說他的家是西安高陵的。他說他所在的高陵縣正是涇渭分明的地方,涇河和渭河在他們那里交匯。我問朱丹涇渭分明是否真有那么神奇,朱丹說的確如此神奇,涇河和渭河交匯處的河水不相融合,交匯以后的一條河里呈現出清濁兩種顏色的狀態,直到幾里遠以后才漸漸的混合起來不再清濁分明。
            參觀完大廳以后,我和朱丹便沿著大廳向北走出大廳。在走出大廳以后,我們向西過去,又一個展覽古跡的地方顯于我們的眼前。我和朱丹步入其內,在進到入口處的時候,我們看到有一個高大的兵馬俑塑像立在門口,那高度似有兩個人加起來那么高。
            我和朱丹繼續里去,隨后就看到了一批真正的兵馬俑,這批兵馬俑是在咸陽楊家灣出土的兵馬俑,樣式一點也不比西安臨潼的兵馬俑差,就是數量少了點,但還是一點也不影響觀看的質量。這些兵馬俑有騎在馬上的,有站立的,有蹲著放箭的,有握著拳作跑步狀的。
            出了兵馬俑坑,我們來到展廳外,這里有秦漢時期的瓦器、石器,還有那時期的下水道、井,以及那時期的建筑結構圖,等等。
            參觀完展廳外以后,我和朱丹又來到東面的石碑處觀看來自各個朝代的石碑刻。
            我們觀看石碑刻的同時又在南邊的一個巷道里看到一個巨大的木頭馬車車輪,那車輪巨大,直徑似有五米,中間有若干條木制幅湊,向著木頭車輪往外延伸。
            在整個博物館里,隨處可以看到拴馬柱,拴馬柱,顧名思義,就是拴馬的柱子,古代人們出行要騎馬,就好像現在人們出行要開車,拴馬就是把馬拴在那里就好像要停車,要把車停在那里一樣。
            參觀完了咸陽博物館所有的地方,我就又和朱丹閑聊了一會,我和朱丹閑聊的時候是在不遠處的石凳上坐著閑聊的。
            閑聊了半個小時的樣子,我和朱丹就一起返回學校了。
            如今時間過去了這么久,文廟依舊在,可是舊人不復來。


            補充內容 (2021-9-27 18:42):
            這之后,我和朱丹為學生們聯系兼職的事情而又去了咸陽市里逛了一趟。
            那時,朱丹心心念念的想要做出一番什么事業出來,于是,我就為他出了一個點子,說,我們可以用替學生們聯系兼職的方法從中謀利,當然了,對于這個建議,我就隨便說說,但是朱丹立馬就聽我說的這個建議了,于是朱丹和我,就說進行就進行。
            我們選在后來一個雙休日的其中一天到咸陽市里面挨家走訪,看看有沒有需要招收兼職的店面。
            那天,我和朱丹先乘坐15路公交車在咸陽七廠十字下,然后一家店一家店的過去詢問,結果是我們被無視。
            我和朱丹分別挨個走訪了服裝店、餐館、商場、蘇寧電器、電信營業廳、蛋糕店,等等一些可能用得上人的店面,但是這些店面要么就是不需要招人,要么用的就是全職,一頓跑下來,我甚覺無趣。
            在走訪的過程中,我怯生,不敢進去和人家說話,只有朱丹一個人和人家溝通洽談,連續跑了幾家店面以后,朱丹不樂意了,他說,一塊的事情,為什么只讓他去找人家說話。所以,后來我就只好也硬著頭皮和朱丹一起進去找人家說話了。
            就這樣,我們跑了幾個小時,收獲全無,我便慫恿著朱丹說放棄,朱丹就也聽取了我的建議,放棄了,如此,我和朱丹就回去了。
            2014年7月2號,是我們將近畢業的日子,這時的朱丹已經在西安的一個廣告公司上班了,在得知朱丹在那廣告公司上班的時候,是在那之前幾天的事情,也就是6月底,記得那時,有一個人加了我的QQ號碼,于是我便好奇的詢問是誰,這才得知他是朱丹。原來朱丹早就把我的QQ號給刪掉了,但是好在,現在他又把我的QQ號給加上了。
            在QQ里聊的時候我問朱丹在哪里上班,他說他在西安某某廣告公司里上班。隨后我和朱丹在QQ里聊了很多,諸如關于創業的事情,關于畢業之后走向的事情等等。幾天以后的一天,我決定去朱丹所在的工作室里看看。
            7月2號這天,我騎著我的那輛破舊的自行車去往西安市里去看看朱丹了。朱丹的工作室是在西安市新城區民樂園的邊上,至于我,我騎自行車過去的時候已是下午兩三點時間了。
            我從咸陽灃河森林公園那邊的世紀大道出發,向著東處的西安一路騎行而去。
            我一路的經過了北槐村、海天制藥廠,經過了白樺林印象樓盤小區、加州一號樓盤小區、西安技師學院,以及,奧林匹克花園樓盤小區。
            隨后,我又經過帽耳劉立交天橋,然后一路向東騎行到達后圍寨高架立交口。
            過了后圍寨高架立交口,經過三橋,我到達了西安市三環立交口。
            過了西安市三環立交口,我到達了皂河。
            過了皂河的橋,我停下自行車來到旁邊的廁所里撒了一尿,然后以后繼續一路向東騎行而去。
            這繼續騎行的途中,一個又一個的高大建筑向我撲面而來,我分別經過了西安西二環、西安環城西路,然后經過絲綢之路群雕的起點,進入了玉祥門。
            進入玉祥門以后,我繼續向東騎行而去,然后北轉,向著五路口騎行而去,在到達五路口之前,我到了一個叫hui(第二聲民)街的地方,于是我就調轉方向,到hui(第二聲)民街里看看hui(第二聲)民街。
            參觀完hui(第二聲)民街以后,我繼續向五路口方向騎行而去,因為西安市區對于我來說,我并不是了如指掌,所以我騎行錯了方向。
            見此情況,我就又返回到鐘樓,繼續北上,之后不多時便到達北大街的第一個十字路口。到達北大街第一個十字路口,我就向路人詢問五路口方位所在,路人說沿著路口往東,然后我就一路往東,這樣,五路口就顯于眼前了。
            自打我還在西安西二環處時,朱丹就在電話里和QQ里詢問我到哪了,我總是說快到了,現在真到了。
            在五路口處我停下自行車,待自行車停好之后我就問朱丹他公司的方位所在,朱丹叫我到民樂園這邊,我問朱丹民樂園在哪,朱丹說在萬達廣場這邊。我問朱丹萬達廣場在哪,朱丹說萬達廣場在附近。
            當我找到了萬達廣場以后,我看到了民樂園了,于是,我把自行車給鎖在了一旁停車的地方,然后我就站到民樂園的門口處等朱丹下來。
            不久,朱丹下來到我來到我這邊迎接我了,朱丹嘴角兩邊的那對小酒窩的一抹笑容瞬間讓我的心情隨之愉悅了起來,時間一晃而去,距離那時,我都已經兩年沒有見過朱丹了,可朱丹依舊還是如兩年前的老樣子,黝黑黝黑,而且眼睛還是那樣的小,嘴角兩邊的那對小酒窩也依舊沒變。
            朱丹和我邊走邊聊天,他看到路上有不少的美女走來走去,便對我說,西安市里的女人漂亮吧,我表示同意的嘖嘖稱奇。我不禁的感嘆一句:“還是西安市里的美女好看啊。”
            隨后我和朱丹進到了旁邊的一棟寫字樓里,我們進入電梯,直上到十幾層出來電梯到達朱丹工作的工作室,朱丹工作的工作室便在這個寫字樓里的那層過道西邊的一個套間里。
            朱丹的工作室里有幾分氣派,那天和我一起在朱丹工作室里的,還有朱丹以前在我們學校圖書館寫作社的舍友銀艷鐘,還有朱丹高中時的同學,一個姓什么我忘了的女生,在西安體育學院大三就讀。
            我們在朱丹的工作室里和朱丹說了許久,之后朱丹邀請我們一到民樂園里吃飯。那天我們幾人一起暢談甚歡。朱丹在吃飯的時候第一個將菜夾給了我然后才是夾給他的那個高中的同學以及銀艷鐘。
            吃完飯以后,朱丹送別了他的高中同學,隨后,朱丹又和銀艷鐘一起送別了我,臨別時分,朱丹依依不舍的目送著我遠去,我分明從朱丹的眼中看出了不舍之情。多年以后,我作了一首詩,以表達朱丹對我的一片情誼:
            許久不見朱丹,再憶起是如今。
            韶光飛逝如水,昨日歡聲不停。
            返來西安容易,無奈緣份難行。
            望嘆鐘樓民樂,當年朱丹邀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63
             樓主| 發表于 2021-9-28 08:27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2年大概5月里的一天,我去朱丹他們的宿舍去串門,他們宿舍里有一瓶白酒,正是朱丹買的。我旁若無人的開始飲起,一開始喝下去的時候感覺胃里暖暖的,再喝下去,還是暖暖的,再喝,再喝,于是咕嚕咕嚕,喝了大概一兩的樣子。
            喝完酒三五分鐘以后,我就返回母親和我在李家莊的租住處了。
            在下宿舍樓梯的時候,我突然感覺腳不聽使喚,踩著樓梯下樓竟成為一件頗為費勁的事情。我不去管這種感覺,便繼續往出走。
            出了學校北校區的校門以后,又經過陜西服裝工程學院,后來再到李家莊的路口,短短的路程走的我氣喘吁吁,大汗淋漓,并伴隨著全程出現頭暈目眩。
            我竭力的撐著,不多久到了我和母親在李家莊租住處了。
            到了我和母親在李家莊租住處以后,我感到胃里特別難受,母親跟我說什么話我都沒有聽到心里,感到特別煩人。
            是時,我頭暈著,倒下也不是,坐著也不是,都難受,胃里仿佛一種莫名其妙的烈火在翻滾,神經仿佛已經不是我自己的了。
            我難受的好像要死了的一樣的感覺,終于,在無限酒精的彌漫下,我哇的一下嘔了出來,這時,母親才發現我是喝了酒了的。從此,我再也不碰白酒,因為我喝醉酒以后那種難受的感覺生不如死。
            補充一下:大二上學期的時候了,那個學期里,我們人力資源管理本科專業的課程里有財務管理這門課程(人力資源管理專科專業的課程里有沒有財務管理這門課程就不知道了,也許也有),教我們財務管理課的老師姓魏,魏就是咸陽人。
            說到財務管理這門課程,畢竟我們學的專業是人力資源管理專業,所以,財務管理這門的課程,我們并不需要學的那么的精深,但是即便如此,我也覺得財務管理的課程學起來夠煩人的。
            復式記賬,是財務管理這門課程的核心內容,關于復式記賬的作業,一不小心就會做錯,借和貸的每一筆記錄,都要仔細的斟酌。
            反正財務管理聽起來好聽,學起來難學。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64
             樓主| 發表于 2021-9-28 09:07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2年大概7月初,在臨近放暑假的時候,母親決定第二年不再租住在房東老太婆的那個院子里,母親在別的地方找房子租的時候,到咸陽職業學院的楊戶寨的一個院子里租了一間房子。但是因為就要放暑假了,所以,母親就沒有立即搬過去住。
            在我期末考試最后一門課程考完以后,就放暑假了。第二天,母親就和我把不用帶回去的行李收拾了放到三輪車里拖到租下來的楊戶寨的那個院子的那間房間里。
            那時的楊戶寨和那時的李家莊一樣,都還沒有被拆掉改建小區,那時的楊戶寨和李家莊都還是跟大多數的村莊一樣是城中村,為民房的聚集處,房租一個月一百五十塊錢的樣子,租著比較劃(hua第二聲)廉(鹽城濱海方言)。
            忙完以后,我和母親就從咸陽回到鹽城的家鄉過暑假去了。
            暑假兩個月轉眼而過,之后我和母親就再次的從鹽城回到咸陽。到了咸陽以后,我和母親就在楊戶寨暑假前租好的那個院子的那間房子里住了下來,第二天,母親去學校給我辦理了一個手機,大二辦理的另一個手機已經快不行了,所以,那是第三個手機,是一個近似巴掌大小的中國電信合約智能手機。那是新奇的玩意,在那之前,大家用的一般都是按鍵手機。
            在那個地方住了大概三天,我和母親就又搬到座落在楊戶寨最北邊農田邊上的那個院子里租住著了,那個院子比較大,是新建好的,還沒有別人住,也沒有別人住過,而且門前也比較安靜,北面是一片農田。
            就這樣,我和母親就在那邊住下了,住到了2012年大概11月底的樣子。
            2012年大概9月里的一個雙休日,我在楊戶寨居住的地方玩微信的時候,一個男生在微信里向我打的招呼,他說我的頭像很霸氣,那時,我的頭像是賈福亮給我拍的照片,大概是在咸陽湖游玩的時候拍的照片作的頭像。
            我通過那個男生的微信好友添加驗證請求以后,就和那個男生在微信里聊了起來,通過和那個男生的微信聊天,我得知,那個男生姓李,是我們學校隔壁的陜西服裝工程學院的學生,也是2010年入的學,專科。以后,我得知他學的專業是服裝設計專業。
            和李同學真正有過碰面的是在第二年(2013年)的春天,那時,李同學在微信朋友圈里說他第二天要去廣東實習,于是我就在那一天決定見見李同學。那天我和李同學一起去咸陽湖鬼屋探險了一回。
            記得那天,我叫李同學來我們學校的北校區門口見面。李同學遲一點到我們學校北校區門口,我早一點到。
            不久,有一個人在人群中遠遠的走過來向我揮手,那便是李同學,李同學見到我以后第一句話是這樣說的,他說:“景山哥哥,你好高啊。”我也跟著說一句:“爆色哥你也很高。”(因為在微信群里和女生聊騷的時候,李同學和女生聊騷聊的比較激烈,所以當時,我給李唐起了一個外號叫爆色哥)爆色哥的確具備山東大漢的特質,有點胖,個字與我差不多高,一米八的樣子。發型是燙的卷發型,沒有染發。
            我和爆色哥禮節性的握了握手,然后我們一起在學校那邊的站臺乘坐29路公交車去往咸陽湖了。爆色哥和我一路仿佛有談不完的話,我和爆色哥一路詳談甚歡。
            期間我們談論了關于賈福亮,我時常在聊天過程中和爆色哥談及。爆色哥問我怎么賈福亮沒有過來,我對爆色哥說賈福亮不想來,爆色哥問為什么,我則告知爆色哥說賈福亮對咸陽湖沒什么感覺。
            我們很快就到了咸陽湖,在橋北下來以后,我和爆色哥就往咸陽湖走去了,我們邊走邊聊,邊走邊聊,期間爆色哥總是向我指指點點邊上經過的女生。
            我和爆色哥在咸陽湖岸堤邊徘徊了一會兒,然后爆色哥對我說,他說他認識一個在咸陽湖景點收票的妹子,我們可以去見見她。
            于是我就和爆色哥趕往后面的渭濱公園,我們在渭濱公園的咸陽湖鬼屋門口處看到了爆色哥所說的這個妹子,爆色哥跟這個妹子打了一個招呼以后,妹子就叫我們去景點里玩了,因為跟爆色哥認識,所以,妹子讓我們免費進景點里去玩。于是我和爆色哥就這樣開始了鬼屋探險。
            我們因為是VIP,因此去的是二樓,在開始前往二樓的時候。樓梯上陰森恐怖的感覺,有一個死人的模型被擺在樓梯口,我和爆色哥定了定一口氣,然后一溜煙跑了上去。樓梯上面還好,陽光明媚的,可照著入口處向里望去,卻是黑漆漆一片。我們不敢進去,在樓上徘徊,爆色哥對我說不進去了吧,可我卻不同意。我對爆色哥說,難得來一次,咱們進去里面看看到底有什么刺激的東西。但是,怎么說呢,畢竟里面又黑又陰森,我心里也很害怕,直打退堂鼓。我和爆色哥兩個人就這樣,在陽臺上徘徊有五分鐘之久。后來,有一個抱著小孩的女的上來了,那個抱小孩的女的抱著小孩直接就往里進了,我看到那個抱著小孩的女的進去了,就也趁勢拽著爆色哥進去了。
            大約走去四五米左右不到的距離,爆色哥就嚇的要往外跑,我于是就一個勁的鼓氣對爆色哥說,怕什么,既然已進入到鬼屋里了,就往前走吧。正說著,導游就進來了,于是我們抓緊機會,跟著導游往就往里走。
            那個抱小孩的女的在剛走進去沒多遠就嚇的跑了出來,現在黑暗的鬼屋里就只剩下我和爆色哥還有前面那個步伐走的很快的導游了,早知道那個抱小孩女的不往前了我也不敢進去啊。
            這時爆色哥我倆一起手拉著手,膽戰心驚的往前走,我分明感覺到爆色哥的手心在出汗。我的手心也在出汗。
            途中,有一個模型骷髏伸出手摸了爆色哥一下,又有一個毛茸茸的東西鉆出來碰了我的腳一下,嚇的我,整個過程都幾乎不敢目光斜視。
            鬼屋里有鬼哭狼嚎的響聲音效,有兩個道具古代男人在用鋸子鋸著一個道具古代女人,道具古代女人的身體已經快要兩半截了。還有蟒蛇,煙霧,忽明忽暗的燈光。在經過一個拐角的時候我和爆色哥還看到一對情侶驚嚇的抱在一起不知道往哪走了。
            好在看到我們過來以后才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跟我們向前走了。
            終于,我們走出了鬼屋。這一趟鬼屋游玩真是太驚險刺激了。
            那次逛過鬼屋以后,爆色哥便總說我膽子大,其實要不是一開始抱著小孩的那個女的堅持著往里進的話,我也不會貿貿然往里沖的。因此膽子大小著實是被迫無奈的選擇。
            我們出了鬼屋以后,又到了鬼屋后面的游樂場玩了起來,我們玩了蕩秋千,還有走繩索,我和爆色哥在秋千上聊天。
            出了咸陽湖以后,我們去橋北公交站臺處乘坐29路公交車回各自的學校,在臨近陜西服裝工程學院的時候,爆色哥和我分別握了幾次手。
            公交車開到陜西服裝工程學院西門外的路的對面的站臺處,爆色哥要下車了,在臨近下車的時候,爆色哥深情的再次握著我的手,彼此互道珍重。
            車門開了,爆色哥便下了車,爆色哥下到車外以后沒有立刻就回他們的學校,而是站在站臺處抬起手朝著窗內的我奮力的揮著。
            就這樣,我和爆色哥彼此相互默默的對望著,直到車子再次啟動,我們的身影,也隨著車子的遠去,漸漸變遠。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65
             樓主| 發表于 2021-9-28 09:32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2年10月10號左右,咸陽的天氣漸漸變涼了,之所以對這個10月10號左右咸陽的天氣漸漸變涼了有印象是因為,2012年10月10號左右的那個雙休日,我在母親和我租住的那個院子的那間房子里看書的時候,我穿涼拖鞋的腳后跟感到受凍。
            2012年10月11月的樣子,我進行了一次徒步旅行,那次徒步旅行的地點,是在咸陽人民路以東的渭河沿岸。
            那次徒步旅行我先出我和母親在楊戶寨租住處,然后從楊戶寨的南口出發,向東步行走去,待走到南北季村北頭處,在南北季村北頭處有個路口,通往北面,我便上到這個路口,朝北前去。
            沿此處一路的走,待走到前面的不遠處,路的兩邊便不再有人家。我便就此及目望去,那路的兩邊片片的農田讓人心曠神怡。有些農田為沒有人種的荒地,那野草長滿田內。我沿著水泥路繼續往前走,便來到了郭村,郭村是一個即將面臨拆遷的村子,那里面的居民已經快般光了。
            再繼續往前走,我便來到了西寶高速的天橋下面,穿過西寶高速天橋,發現前面有兩個石墩子,用來控制車輛經過的大小。
            繼續走,我便向東轉彎了,轉彎處的西北角有一個小區,像是新建立起來沒多久的樣子。轉彎處有分岔的路通到小區大門內。轉彎向東走了約莫百十來米左右的樣子,路又轉向了北面的大路。
            我轉到北面的大路,沿著北面這條大路向前走,便看到陜西中醫藥大學的西大門了。陜西中醫藥大學的西大門處有賣水果、衣服,以及小吃的攤位,規模不是太大,但也算得上是有點聲色。
            經過陜西中醫藥大學的西大門口,我便走到了世紀大道,到了世紀大道以后,我便沿著世紀大道往東走,走了不遠,我便看到陜西中醫藥大學的北大門口了。走過陜西中醫藥大學的北大門口沒多久,那世紀大道段的灃河大橋便漸漸的迎來顯于腳下了。
            過了灃河大橋以后,我轉向左邊人行道,然后沿此一路向東到達轉盤處,之后便向北轉去,經過藝龍金河灣小區群,后到達另一座灃河橋。
            過了藝龍金河灣灃河橋這里,我便轉行到右行道了,此邊的景色非常好看,咸陽渭河特大橋的標志性矗立遠遠的聳起在那前方不遠之處,如此那般威嚴霸氣。
            在灃河橋的北頭處有一座灃河灣假期酒店建筑群,那片建筑群很有特色。
            灃河灣假日酒店旁邊是一個婚紗攝影店,這個婚紗攝影店如此漂亮,裝飾風格頗是典雅,致人一種浪漫氣質。
            再往前走就到達渭河特大橋的南頭了,整個渭河特大橋的南頭處地勢呈緩坡狀,直延伸到橋身。
            我沿著渭河特大橋走上去,那橋邊的欄桿是白藍相接,在走到將近橋心的那里,可看到有一座高高聳起仿佛倒置著鉗子的樣式建筑。在這座高高聳起的建筑兩頭,分別有數條鋼線從中延伸出來,把整個橋面拉拽住。
            渭河特大橋,如此就這樣被我從最南頭走到最北頭,在最北頭靠東的地方是古渡公園。坐落在人民東路這里。我從古渡公園門外經過,沿著人民東路一路向東走去,直走到上林大橋北。其后在經過上林大橋北口的時候,人就可以下來轉到渭河邊了。
            這邊的渭河岸堤口堆砌的很高,而且路面是被平整好了的,非常寬闊。人站在岸堤處向渭河遠望去,蜿蜒的渭河水惹人神往。
            我沿著這條還沒修建好的岸堤路向東走去,一路的秋高氣爽,使得人沉醉其中,良久良久。
            在渭河的北岸這里,有許多人家種的良田,不遠處還有藕塘,塘里的藕已經徒剩枯枝。
            9月到10月金秋時分,咸陽秋高氣爽,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每天晴朗的黃昏時分,我照著回去的路上南望而去,便能看到巍峨的秦嶺,一字排開去。我仿佛清楚的洞悉了秦嶺山上的樹木,以及luo(第三聲)露在其中的石頭樣子。
            在2012年大概10月左右的那個星期六也不知道星期天的中午,我獨自一人騎著自行車往南而去,我想在這天親自去看看那天天縈繞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仿佛不去看看就渾身難受的,那片巍峨的秦嶺。
            那天出發的時候大概為中午十二點到一點左右的樣子,我騎著沒有剎車的破舊的車子,從楊戶寨出發。到達陽光十字路口的以后,我往南轉去,然后我一路的向南騎行著去,經過東張村,這時,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涌上心頭。
            一路往南過了東張村街以后,路的兩邊便是一片農田,再繼續往前騎行未久,我便看到邊有一片種植景觀樹的樹林。那是一大片粗壯的槐樹林,那樹的主頭皆被剪掉,樹枝發于被剪掉樹的主頭的周圍。
            當過到路的最南邊就得往西轉去了,在那里便可以看到有一座高架橋橫陳著。我便沿著這座高架橋向西轉去,騎行了一會兒便南向進入一個莊子,隨后再向西。過程中有幾條狗很是兇狠,看到生人經過便不住的吠吼。
            不久之后,我來到一個中學門前,隨后在經過這個中學后便又向南轉過去。
            我如此的一路向南騎去,中間不知道經過多少個村莊,經過多少片樹林,多少片農田。
            不知不覺時間已快四點,天上的太陽愈漸偏西,而眼前的秦嶺,似乎還很遙遙無期。
            我繼續向南騎行,直到一個十字路口,我便停車不走了。十字路口處掛有一牌,那牌上寫著有“太平峪口12KM”的字樣。”看看時間,再看看路程,這樣兩下一捉摸,我就開始返回了,因為時間已經過去很久,而且路程也還有將近12KM。
            當我返回將近十分鐘左右的樣子,太陽便已迫近西山,我分明清楚的看到,太陽被山漸漸擋住的情景,就好像日食那樣,漸漸遮住。
            不久之后,天便完全的黑了下來,我不曉得來的時候是走的什么路,那黑漆漆的天色讓人分辨不清楚我來時走的什么路。那周圍依稀能記得一點的標志,也幾乎完全叫黑暗給籠罩了。
            漸漸的,我心里產生一種恐慌,那種恐慌是一種黑夜里認不著路的急切心情。路上有些地方還有墳墓,黑燈瞎火的,伸手不見五指,有時看到路兩旁有星星點點的亮光會令我感到非常快樂。
            那時,我感到原來幸福是多么的簡單,那就是在你身處無望的時候,能有一兩個路燈在路上遠遠的照著你。可是這種照耀不多久就無效了,路面轉而被黑暗重新吞食。
            這是我就在想,原來平時上課、下課,跟同學一起學習、在學校盡情玩耍是一件多么有意義的事情。
            我不知道恐懼的騎著自行車狂行了多久,才摸回到鐵路那邊,詢問旁邊一家修車店店員問他咸陽怎么走,店員指明了方向并坦言道咸陽還有很遠一段距離。
            最后不知過了多久我返回到高架橋那里,至此,我才頗感愜意的舒了一口氣。
            隨后我便轉向北面然后一路的向前騎行而去,到達東張村。再一路的騎行,到了陽光十字。然后在陽光十字處往東轉去一路騎行到楊戶寨。最后回到楊戶寨租住處的時候已是晚上的八點多鐘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老司机软件论坛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