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 id="wzm4n"><dl id="wzm4n"></dl></b>
    1. <mark id="wzm4n"></mark><source id="wzm4n"></source>

      <b id="wzm4n"></b>

      1. <source id="wzm4n"></source>

            <b id="wzm4n"></b>

            濱海論壇

            搜索
            樓主: 景山哥哥 - 

            我在濱中讀高中的那段時間

              [復制鏈接] 427
            回復
            53570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166
             樓主| 發表于 2021-9-28 11:39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大三秋學期學校開運動會的時候(2012年9月大概27號的樣子)。在學校開這運動會的那幾天,我們放假不用去教室上課,如果有想看書做作業學習的,可以自由的到教室里自習。運動會開幕式那天,開幕式結束以后,我就找阿鮑玩了,在校園里約會比較經常,所以,趁著學校開運動會的期間放假,我和阿鮑就尋思著到學校外面走走看看,就好像大一下學期學校開運動會那次我和阿鮑去咸陽湖游玩卻走錯了方向而轉了一大圈回到學校一樣。大三秋學期的運動會開幕式的那天,阿鮑的上半身穿著的是一件淡黃色的外套,腿上穿著的是一件天藍色的漂布褲子,腳上穿著的是一雙藏青色的帆布鞋。
            我和阿鮑從出學校南校區大門,從學校南校區大門外出發,向西走到陽光十字那里,在陽光十字那里,我們又轉向南面走去。在走到學校圖書館后面那條東西走向的路交叉于這條水泥路的十字路口的時候,我們沿此十字路口又向西走去,向西的這條路很寬闊,當時還沒有修建好,路的南邊是一片片的蔬菜大棚,里面長有不少例如白菜和生菜的農作物,以及油麥菜等蔬菜作物。我和阿鮑沿此大道向西走去,在到達西處一千米左右的樣子就又返回往東走了。
            往東走了一會以后,我們又去到南邊的蔬菜地的泥土小路上游玩、觀賞。
            我們在那片清靜的地方走著,不多久便來到了東張村的北口,那里有一顆高大泡桐樹,上面的花芬芳異彩,為紫色顏,葉子寬厚。
            在通向其中的一條巷子里走一輛賣油麻花的小車,阿鮑順道買了一些。
            這之后我們便來到東張村街北的那條水泥路上,然后從那條水泥路上往北轉去返回學校了。
            那么關于我和阿鮑在學校外邊的康定路上游玩這件事是大二秋學期的運動會(2011年9月大概27號的樣子)時候的事還是大三秋學期運動會(2012年9月大概27號的樣子)時候的事,我記不清楚了,反正就是這兩年(2012年和2013年)的其中一年秋季運動會時的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68
             樓主| 發表于 2021-9-28 14:31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就像你的網名一樣,你的網名叫“美好生活多珍惜”,那么美好生活怎么珍惜呢?哎(ai第二聲),把它寫下來,不就達到了美好生活多珍惜的目的了嗎。所以,你還要問我想表達什么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69
             樓主| 發表于 2021-9-28 14:32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上濱海網找工作
            2012年大概10月里的一天,我在QQ里添加了一個女生,那個女生姓郭,郭同學是2011屆的從我們學校搬到陜西科技大學咸陽校區就讀的一個不知道什么專業的專科學生。
            當時,我在讀大二的時候,她們這些學生還沒有搬到陜西科技大學咸陽校區就讀,那時,她們還就在我們學校里就讀的。
            后來,我們學校和陜西科技大學咸陽校區合作,安排她們這些學生到陜西科技大學咸陽校區就讀,所以,她們就在學校這樣的安排下搬到了咸陽市秦都區人民西路上的那所陜西科技大學咸陽校區里就讀了。
            和我認識的女生一樣,郭同學也是我不知道在誰的QQ空間里添加到的QQ好友。
            通過和郭同學在QQ空間里聊天我得知,郭同學的老家是貴州的。
            因為郭同學人比較活潑,健談,所以,當我和她約會的時候,我和她在一起逛的時候,我和她蠻有的聊的。
            和郭同學約會的時候,大概是2012年的10月11月樣子,那時,我在QQ里提出要見她,她同意了,就叫我去她學校見她。
            當時我是不知道她的學校在哪里的,她就告訴我她的學校的地址,然后我怎么去的,我就沒什么印象了,不知道是乘坐公交車到七廠十字那邊下來以后步行往西去到陜西科技大學咸陽校區的,還是在七廠什字那邊轉乘去往那邊的公交車的,還是怎么過去的,我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然后到了陜科大咸陽校區的大門外邊的時候,我發QQ消息給郭同學,說我到這邊了,郭同學在QQ里對我說讓我在那邊等一會,她這就過來。
            然后,我就在那邊等郭同學過來。
            不一會,郭同學過來大門這邊這邊,確認了以后,便和我打招呼,打完招呼以后,她就帶我到陜科大咸陽校園里逛了。
            在我和郭同學約會之前的一天剛下過雨,我記得從她們學校大門進去以后的水泥路上有些許坑坑洼洼的積水,靠近沿著水泥路邊的綠化帶的東邊部分的地方積的水,水泥路兩邊的綠化帶是高起來的栽有兩排大概櫻花樹的樹木的綠化帶,那兩排的綠化帶上的每棵櫻花樹的間隔兩三米的樣子,之間鋪設的是那種常見的紅色的帶有弧形紋路的路面地板磚。
            我和郭同學走在東邊一側綠化帶東邊的人行道的水泥路上的時候,我對郭同學說:“就隨便轉轉好了。”郭同學在我的身旁一邊轉著圈一邊笑著對我說:“是這樣轉轉嗎?”
            我被郭同學的玩笑給逗樂了,然后我郁悶的對她說:“不是這個轉轉啦。”
            郭同學繼續打趣的說:“不是你說轉轉的嘛?不就像這樣轉轉的嗎?”
            說著,郭同學又轉了一下,我當時就感覺,郭同學好有意思哦。
            郭同學在一開始和我見面的時候給我一片口香糖,我接過郭同學給我的口香糖放進嘴里沒嚼幾下,郭同學又給我一片口香糖,我尋思著口香糖這玩意也不好吃呀,所以,我就沒再接過郭同學又給我的那片口香糖,郭同學對我說:“你要是還想要,我這還有呢。”
            她可真熱情。
            后來,郭同學一路帶我去到宿舍樓下,然后她去她的宿舍叫來她的一個舍友準備一起帶著我到陜科大咸陽校區的南門出去到渭陽西路上沿著渭陽西路的北邊人行道往東走去到應該是新秦都市場里的華潤萬家超市里買東西。
            郭同學的那個舍友的個子比郭同學高不少,大概一米六五,然后身材好像比郭同學胖的少一點。
            她倆帶著我到了渭陽西路上距離陜科大咸陽南門不遠的華潤萬家的超市那邊,然后好像郭同學進去超市里買東西去了。她的那個舍友和我在超市的外邊等她買完東西出來。
            然后,我尷尬的站在那邊,她的那個舍友也尷尬的站在那邊,我跟她沒說一句話,就這么站在那邊大眼瞪小眼的樣子。
            后來,郭同學買完東西出來以后,我對郭同學說:“我回去了哈。”
            郭同學對我說:“不再去我們學校轉轉嗎?”
            我對郭同學說:“不了,改天有時間我再過來找你玩吧。”
            郭同學對我說:“那好吧,那改天你再找我玩哦。”
            我和郭同學還有她的那個舍友告別以后,我就往渭陽西路新秦都市場的東面好像走到秦皇路上,然后乘坐的29路公交車返回我所就讀的那所學校了。
            大概兩個星期以后,我在QQ里對郭同學聊騷,結果郭同學憤怒的發來消息對我說:“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好惡心,我要刪掉你的QQ了。”一說完,她就把我的QQ給刪掉了。
            我和郭同學就約會過那么一次,但就那只此一次和郭同學的約會,這會被我這么一敘述出來,竟然使我感到有那么一絲溫馨。
            當然了,我對她聊騷,她把我的QQ給刪了,我感到她不近人情,但是倒也不影響她在我回憶里的溫馨。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70
             樓主| 發表于 2021-9-28 15:08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在楊戶寨那個人家的院子租住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我和母親就不再租住在那里了,我們搬到楊戶寨靠南一點另外的一家住了下來。那時,是2012年11月大概10號左右的樣子,天氣已經蠻冷的了。
            大概一周左右以后,我在賈福亮宿舍上網,在逛到趕集網上的時候我看到一個招聘兼職的信息。
            在干兼職的時候時間過得飛快,仿佛一眨眼的樣子就過去了。當然,這是后話了。
            那網頁上顯示那個機構是做初中生的課程輔導的,在咸陽市人民路銀都國際大廈那里。
            我仔細的看了看,于是就走到廁所那里打電話過去問了一問,手機那頭接電話的是個女的,在經過簡短的聊天之后她便問我什么時候可以開始,我表明第二天即可。
            第二天下午大概一點多鐘的時候,我乘坐著29路公交從我們的學校這里出發。在到達人民路那里,路面就變得很擁堵,約莫是上班時間的樣子,所以車輛遲遲的不得望前開去。最后到達電信大廈那里的時候,時間的指針就已經指向一點五十幾分了。
            我下了公交車以后便急急忙忙往人民路東面的銀都國際大廈那邊趕,最后在尋找到銀都國際大廈的時候已是兩點多幾分鐘了。
            當我到達銀都國際大廈的時候,我不知道怎么進去,在經過電話里那位招聘者的仔細比劃之后,我才知道是從西側的停車處進去銀都國際。
            那進入里面的門,是玻璃門,進入玻璃門里面為一個會客廳,置有沙發以及茶幾。門口處有兩名保安,分別負責A座和B座。
            在進入銀都國際B座的通道口時,有一道玻璃門擋住了去路,沒有磁卡便不能打開這門,直到有人從中出來或者進去便可順勢進去。
            在進入到過道門以后,我便乘坐著電梯直上27樓,之后便看到我所要進行兼職的這個培訓機構。
            那里面有一個女的也和我一道是過來從事兼職的,還有一個叫姓蘇的工作人員,他負責和我們一起出去發傳單,以及,到各個小區以及學校附近的宣傳欄里貼海報。
            我們一行三人從銀都國際大廈出發,坐電梯下來然后步行在人民路上,到指定吩咐的小區以及學校的宣傳欄里貼海報。
            蘇帶了幾個蝸牛膠,用了不久后蝸牛膠就用光了。這之后蘇便在人民路南邊靠近咸陽湖那條老街的商店里買了一個雙面膠。我們一行三人分別去了好幾個小區,以及,走了好幾條路,之間也欣賞了很多的風景,期間,我們一行三人談笑風生。
            第一天干完以后,我們就一起回輔導機構處簽到。蘇把我們送過來以后就直接回去了。簽完到以后,一起的那個女的詢問那天的工資怎么結,老板拿出錢包以后準備結給我們,但是里面全是百元百元的整錢,因此就叫我們先回去明天再結給我們。
            我聽著也對,于是就準備回去了,這時一起的那個女的不樂意了,她偏追要著老板把第一天工資結下,在電梯門關上前的一剎那,我看到她還在爭著不讓,真是挺無語的,不過就二十幾塊錢的工資,有意思么,說了明天就明天,她還在那里不相信,真是叫人呵呵。
            第二天,我準時到了,一點59分的樣子就到了,這次還是我們一行三人,各處去貼海報,發傳單。第二天干完以后,老板便把錢發給了我們,發的是第一天的。以此類推,直到不干的那一天,記在表格上的工資就全部結清了。
            做兼職的那段時間,所掙的那么一點的錢可有可無,但最重要的是,我在做兼職的過程中度過了一段有意思的生活。
            我們一行三人分別去了很多小區,以及附近的風輪中學,在那些地方發傳單,貼海報,如此進行了大概四五天的時間。后來,一起的那個女的不干了,之后便又有幾個咸陽職業學院的學生過來,總共也干了兩三天的樣子,就不干了。
            我們在一周左右的時間以后,便不再貼海報,而是按照要求去做問卷調查。對于我而言,這可真是一個難弄的東西,拿著問卷去中學那邊去要電話號碼,可想而知,這有多尷尬。
            我一開始和蘇他們在風輪中學進行了兩天,后來就到陜西科技大學咸陽校區的附屬中學進行了,并且一干,就干到最后。
            在陜西科技大學咸陽校區附屬中學做問卷調查的時候,是我度過的一段愉悅時光。那時,天氣很冷,我每天下午都要早早的趕到那里,或是步行而去,或是乘公交車,或是和蘇一道,或是我一個人。我總是在趁著那些初中生們上體育課的時候偷偷的在外面的欄桿上把問卷遞過去讓他們填寫。他們對此的反應不甚相同。有避而遠之的,有認真相填的,有亂寫一通的,有惡作劇填了別人的電話號碼。更多的是拒絕不填,并禮貌的說了聲:“不用,謝謝!”
            有些女生主動要填,也有些男生主動要填,更多的時候是我坐在那邊干等,等著五點以后這所學校放學。
            有幾個男生在互相追逐打鬧,還有幾個男生安靜的坐在那里。有幾個女生湊在一起討論著什么,還有一群女生在踢毽子。有一個女生把毽子踢飛到了我的這里,于是湊上來喊道:“叔叔,叔叔,幫我們撿一下毽子。”哈哈,叔叔,那時的我竟然被小妹妹們叫叔叔。
            記得大概第二次領錢的時候,我去嘉惠市場里的一個鞋店里買了一雙高筒戰地靴子,我感覺那雙高筒戰地靴子我穿著的時候別有一番感覺。
            我就是在穿了這雙高筒戰地靴子以后在那里向學生們要電話號碼的時候被那些小小的初中生們羨慕的,不時的有經過我身旁的初中生說:“叔叔,你的鞋子好帥。”還有幾個女生嘻嘻哈哈的作抱拳崇拜狀,可是,誰能知道,我是在那邊等了好幾個小時嗎,要知道,十一月份咸陽的天氣,那可是冷嗖嗖的。
            我一直持續的干到兩個星期多一點,就不再干了,一方面,覺的單調,另一方面,的確沒有什么學生了,一連幾天的電話號碼要了下依然是那幾個熟悉的名字,因此,我就不干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71
             樓主| 發表于 2021-9-28 15:29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大三上學期(2012年9月到2013年1月),阿鮑來我的母親和我租住在楊戶寨的房子里來玩,那時,母親租了兩間房子,我單獨的一間。那時,我和阿鮑已經分手好幾個月了,大二下學期(2012年3月到7月)的時候,我和阿鮑之間的關系已經越來越淡了,大三上學期(2012年9月到2013年1月)的時候,我和阿鮑之間的關系已經接近分手的狀態了,2012年大概11月里的一天(那天不知道是星期六還是星期天還是周內的某天但是那天我和阿鮑彼此都沒課),我在QQ里和阿鮑聊天的時候提到讓她來母親和我租在住楊戶寨的我的房間里玩,阿鮑也同意了,然后在我帶阿鮑到我住的楊戶寨那邊去的途中(那時候,我已經習慣在星期六星期天的時候不待在租住的地方而是去學校玩),阿鮑應該是對我和那些別的女的約會的事情耿耿于懷,所以阿鮑為了懲罰我,在走過陜西科技大學鎬京學院以后,就一路上時而的推搡我,又用腳踢我,當然了,紳士的我肯定是任由她對我又是推搡又是腳踢的,但是推搡兩下就行了唄,踢一兩下就夠了唄,踢一兩下以后還踢,這讓我感到沒面子,然后我一怒之下,二話不說,掉頭就快步的回返往學校走,留下阿鮑一個人在荒涼的路上。從陜西科技大學鎬京學院往咸陽職業學院的路上一路上頗荒涼,楊戶寨就在咸陽職業學院的斜對面。
            當我回到學校以后,我有點不放心阿鮑,然后我就在QQ里詢問阿鮑回學校了沒,阿鮑說她在咸陽職業學院那邊集市上買桔子,然后她說那邊好繁華。然后買完桔子,又逛了一會,就在那邊乘坐公交車回到學校了。
            這樣,我也就安心了,我就怕阿鮑一個人在那荒涼的路上有個什么三長兩短,所以聽到她乘坐公交車回到學校了,我也就放心了。
            不久之后的一個星期六也不知道星期天,我在和阿鮑在QQ里聊天的過程中提到讓她過來母親和我租在住楊戶寨的我的房間里玩,那次,應該不是我去接的阿鮑,而是阿鮑乘坐公交車過來咸陽職業學院這邊下車,然后我去那邊的站臺接她或者她從那邊的站臺走到斜對面的楊戶寨的村頭,我在楊戶寨的村頭接的她。
            和阿鮑碰面以后,我就帶阿鮑到母親和我租在住楊戶寨的那個院子里的我的房間里玩去了,在爬到了院子三樓的樓梯上的過道里的時候,我對阿鮑噓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帶著她到我的房間里走去,防止被我的母親聽到我帶阿鮑過來在外面發出的說話聲音,因為母親的房間也在三樓。后來我就送阿鮑回學校了。
            從那以后,我和阿鮑就再也沒有見過面,再也沒有約過會了,我和阿鮑從大一上學期的期末考試之時相識,到大二下學期的感情彼此疏遠,再到大三上學期開學以后過去兩個月的時間嘗試重建戀愛,最后曇花一現徹底的分手成為路人。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72
             樓主| 發表于 2021-9-28 15:52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3年冬天的某一天,那時,下雪了,下午放學的時候,我和賈福亮一起下了樓,當我們走到教學樓的樓梯處那里的時候,我見雪起意,就把欄桿上堆積的雪薅起來,然后揉成團照著賈福亮一頓猛砸。賈福亮被我用雪砸一頓頓感此事有趣,于是他也用手把欄桿上的雪薅起來,揉成團朝我砸來。
            除此之外,我們又薅了垃圾桶蓋上堆積的雪朝著相互方向砸去。我一路的追著賈福亮砸去,賈福亮一路躲閃,被我多次用雪團擊中。
            我們到了北校區,又在那邊停車的地方把車上堆積的雪弄下來揉成團相互砸去。
            下雪天打雪仗蠻有意思的。
            下午,我去了南校區把雪景給拍了下來,至今我的空間相冊里還留有當時在南校區拍的那些照片。
            期末考試了,又一學期不聲不響的即將成為終止,我和母親準備從咸陽火車站乘火車回去,但是在等車的時候,我和母親遺憾的錯過那天的火車。我和母親到了站臺上以后眼睜睜的看著火車慢慢啟動,那種感覺很糟糕。
            后來,母親在火車工作站那邊改了票,因此我和母親就在第三天的時候再次的來到火車站等車。這一次我和母親才按時的登上了火車趕了回去。
            在回去的時候,我和母親攜帶的行李比較多,每次往來于學校都是如此,那幾年,我對行李多的事情真是受夠了。
            之后在去火車站的時候,母親把行李放在那輛自行車上載著,等到火車站的時候,母親就把那輛舊自行車給扔到了那里。還有就是,在途徑505的時候,母親在街邊的一個包子店買了十幾個一塊錢一個的那種包子。
            好了,2012年就到這里了,那么,2013年新年快樂。
            寒假回去以后我學會了打口哨,以前覺得打口哨吹音樂太難,可一旦會了以后,才發現打口哨蠻容易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73
             樓主| 發表于 2021-9-28 17:51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大三下學期,是記憶嶄新的一個學期,為什么這樣說呢,因為這一年,我和賈福亮去了很多地方游玩。
            2013年3月的時候,我和賈福亮去了阿房宮游樂園和阿房宮遺址公園游玩,

            2013年4月清明節的時候,我和賈福亮去了咸陽乾縣武則天乾陵游玩,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74
             樓主| 發表于 2021-9-29 08:36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3年4月底的時候,我和賈福亮去了秦嶺太平國家森林公園游玩,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75
             樓主| 發表于 2021-9-29 08:36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3年5月下旬的時候,我和賈福亮去大明宮遺址公園游玩,2013年6月初的時候,我和賈福亮去了茂陵游玩,一系列的旅游接二連三的在這個學期發生,怎叫人不去懷念?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76
             樓主| 發表于 2021-9-29 10:12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3年農歷的二月初三,是我23歲的生日,

            這一天的早上,我在賈福亮的宿舍串門著,偶然的,我提到那天是我的生日,賈福亮聽到我說那天是我的生日以后二話不說就和我一起到學校北校區的怡馨院餐廳里給我過起了生日。

            因學校里沒有賣瓶裝啤酒,我便一人去到學校外買了兩瓶干啤過來。賈福亮是沒有一起和我過去買啤酒的,他在餐廳里等我買完啤酒回來。
            買完啤酒回來以后,我們就開始點菜了,我們在餐廳點了一道三十多快錢的火鍋小野雞燉蘑菇,火鍋湯底麻辣湯底,窗口的營業員看到我的手里有啤酒便再建議我們點幾盤涼菜,所以我們就又點了幾盤涼菜。這些菜錢都是賈福亮付的,我沒有付,包括以后數次出去游玩,飯菜錢都是賈福亮掏的腰包。

            那次我們就坐在學校北校區的怡馨苑餐廳一樓的桌子旁邊吃著火鍋邊喝著啤酒邊就著涼菜,不多時,我們就飽的吃不下去了,再加上火鍋非常的辣,我們就不吃了。賈福亮再又喝了一點啤酒后對我說了一句:“景山哥哥,有意思沒?”我回答了一句:“沒意思。”賈福亮哈哈的苦笑了起來,我也苦笑了起來,隨后我就和賈福亮回去他所在市營1班的宿舍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77
             樓主| 發表于 2021-9-29 10:29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說到阿房宮,我想大家應該很熟悉,唐人杜牧的一首《阿房宮賦》,將那段傳奇般的史詩傳說的淋漓盡致。“覆壓三百余里,隔離天日,二川溶溶,走入高墻。”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78
             樓主| 發表于 2021-9-29 10:36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然而,歷史中真實的阿房宮似乎并沒有那么嚇人。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79
             樓主| 發表于 2021-9-29 13:00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3年3月,咸陽的天氣慢慢的開始熱了起來,那時,大三下學期的我們成天沒課,所以在那段時間,無所事事的我和賈福亮就到處旅游。去阿房宮的時候,離我們開學大概過去一個月的時間不到,大概是3月17號的樣子。

            那天我們在上午八點鐘左右從學校出發,然后在南校區門口的站臺處乘坐28路公交車去往咸陽世紀大道東面大轉盤的方向。28路公交載著我們一路行駛而去,先是經過灃西中學,然后北轉,經過陜西服裝工程學院的東門,陜西科技大鎬京學院的東門,隨后就上到了世紀大道。
            其后,28路公交車沿著世紀大道往東轉去,經過那時的陜西中醫藥大學,灃河大橋,最后到達東邊大轉盤處,我們就下來了。

            下來以后,我們走到大轉東南處的站臺處等待著開往去西安市的k630路公交車。
            話說,那天我早飯吃的有點干,于是就多喝了一點水,之后,在從公交車上下來以后,我就產生一股強烈的尿意了。
            到了大轉盤東南處的站臺處以后,我就對賈福亮說:“福亮,你在這等著,我去前面找一個撒尿的地方,去去就來。”
            然后我就一個人往東一路走著找我認為夠隱蔽的地方撒尿了。
            要說世紀大道這里很開闊,連一個隱蔽一點的灌木林什么的都沒有,想撒尿都不好撒,我只好一直的往前走,往前走。
            終于,在到達一個樓盤的旁邊,我找到了可以撒尿的地方了。那里有一堵墻,墻后堆了一些磚頭。我終于可以盡情撒尿了。
            撒完尿以后,我往回走,這才發現,原來我走了好遠一段距離。
            賈福亮也許等著急了,他沿路朝我這邊走來,我們在中途相遇。然后我就問他:“咦,福亮,說在原地等的呢?”
            但見賈福亮一臉痛苦的回答我說:“景山哥哥,你一去這么久,讓我一個人呆呆的站在那里等你,我都等成嘛(第三聲)了,你還讓我等。”

            就這樣,我們就一路沿著世紀大道往東走去了。說實話,那年之前的一年(2012年)的冬天我就想去阿房宮游玩的,只不過那時沒有去成罷了。我就騙賈福亮,我對賈福亮說:“福亮你知道不,阿房宮就在前面沒多遠,以前我在地圖上看過,就在這前面不久處。我們步行就能到那里。”

            “景山哥哥,真的嗎?”賈福亮滿臉疑惑的看著我。

            “當然了啊,就在前面不遠處,步行沒多長時間就能到那里。”我一臉淡定的回答道。但是我心里卻在說:“當然個球,我來都沒來過。”

            就這樣,我們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走到了加州一號樓盤小區處;
            我們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走到了奧林匹克花園樓盤小區處;
            我們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走到了白樺林印象樓盤小區處;
            我們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走到了格林春天樓盤小區處。
            最后我們走到了密密麻麻的一層穿過一層的后圍寨高架天橋立交口處。
            然后我們就在后圍寨立交橋南口路頭看到一個寫有阿房宮字樣的藍牌子。
            只見這時,賈福亮滿臉痛苦的感覺有增無減,可見,賈福亮已經累成球了。
            只見賈福亮滿臉無語的問我說:“景山哥,阿房宮是在這了吧?但是我怎么沒有看見阿房宮,阿房宮呢?”

            我這時也拿不出主意了,我望向東南西北,看著覺得西南的路面有點像通向阿房宮的道路。
            賈福亮又表現出抱頭嘆氣的樣子,他無奈的對我說:“景山哥啊,那是高速路。阿房宮會在建在高速路上嗎?”
            這么說完,我才覺得不妥。于是,我們最后就朝南邊走去了。南邊那條路叫天臺路。
            我們沿著天臺路一路往南走啊走啊,記得我們一路走的時候,賈福亮累的沒有說多少話和我說了。

            最后不知道我們走了多久,才走到和平村十字路口。
            和平村十字路口的南邊五十米處有一個明顯的標志寫在那里高大的鋼筋澆筑的拱門上,即,全國百強文明村和平村。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80
             樓主| 發表于 2021-9-29 14:33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我們從和平村十字路口往南走進和平村北邊大拱門的里面,我們走到不遠處的一個幼兒園外邊的盲道上的時候,我問一個掃地的大爺阿房宮怎么走,掃地的大爺告訴我們阿房宮在和平村路口的西面沒多遠的地方。

            于是我們就又往北返回到和平村的十字路口,然后我們在和平村十字路口處一路沿著西邊通向的灃西大道去到路南邊沿的和平村游樂園里游玩了幾個小時,然后又去了路北邊沿的阿房宮遺址公園里游玩了兩個小時的樣子。

            游玩好了阿房宮游樂園以后,我和賈福亮離開阿房宮游樂園又去了路北面的阿房宮遺址公園游玩了一番。

            在我和賈福亮游玩了阿房宮以后的幾個月,也就是2013年9月10月的樣子,因為建設規劃需要,阿房宮游樂園已處于慢慢被拆掉的狀態了,曾經的阿房宮游樂園所在地如今大概被用作了商業用地。

            2013年10月里的一天,我獨自一人到阿房宮游樂園的西南角走走看看,然而映入我的眼簾的卻是荒涼。
            從前的歡樂,已隨著時光,消失了,但在我的記敘里,我又重回曾經的歡樂時辰了,人生之樂何為,但求與友人相伴游于天南地北也。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老司机软件论坛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