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vhxnr"></tbody>
<rp id="vhxnr"></rp>

          <legend id="vhxnr"></legend>
        1. <th id="vhxnr"><p id="vhxnr"></p></th>

            濱海論壇

            搜索
            樓主: 景山哥哥 - 

            我在濱中讀高中的那段時間

              [復制鏈接] 312
            回復
            26413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77
             樓主| 發表于 2021-9-22 13:52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78
             樓主| 發表于 2021-9-22 14:22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大一大二那會,我比較喜歡挑dou(第四聲)袁同學,我會摸袁同學的頭發,還有摸袁同學的臉頰和耳朵。
            有一次,課間休息的時候,袁同學坐在課桌邊的椅子上(那時,袁同學的課桌在最南邊的最后一個位子)。我走到袁同學的身后,伸出雙手摸袁同學的頭兩邊的太陽穴。正當我把手放到袁同學的頭兩邊的太陽穴上的時候,袁同學“唰”的一下,把桌上的一本課本摔到地上,然后又拿起一本課本站起來回頭用手里拿的那本課本打了我一下。我被突如其來的狀況驚的趕忙快速的往北邊中間靠前的賈福亮的位子旁邊跑去以躲避袁同學對我的追打。在我躲到了賈福亮的位子的旁邊的時候(賈福亮坐在外邊,我坐在里邊),袁同學跟著追過來了,然后袁同學就用她拿在手里的那本課本準備打我了,我見狀便慌忙的抬起右胳膊作橫擋狀以擋住袁同學用手里的那本課本對我的拍打。這樣,袁同學用手里的那本課本打我就都打在我的右胳膊肘上了。
            班級里別的同學看到袁同學追打我,就跟著大笑起哄看我的笑話呢,我覺得我的面子丟大了,被女的拿著什么東西追著打,這是老婆才能干的事,哪能是女同學干的事,作為男生的我,我的形象因此毀大發了,堂堂一個男子漢大丈夫被女生拿著課本追著打,這件事傳出去真丟人。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79
             樓主| 發表于 2021-9-22 14:57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上濱海網找工作
            但是也許那天只是袁同學和劉同學鬧矛盾了,心里不高興,然后我就在這錯誤的時候挑dou(第四聲)了她(我這言外之意是人家女生心情好的時候挑dou(第四聲)人家女生了就可以了?這是一個錯誤的思想,要糾正,也就是說對于挑dou(第四聲)女生這件事,不管在什么時候挑dou(第四聲)人家女生,都是不可以的,我們男同胞要在人家女生面前要自覺,懂禮貌,有素質,有教養),也就給了她拿我當出氣筒的理由了。平時,袁同學還是蠻溫柔的,而且對我也不兇,反而還有點怕我。這不,大三的時候有一次放學,我和賈福亮走到學校南校區大門外的時候遇到了袁同學和我們班同班的別的幾個女生一起走著,正好那時我頭上有點癢,然后我舉起胳膊撓癢癢,袁同學看到我舉起胳膊的舉動的時候嚇了一跳,她以為我要干嘛她,就下意識的躲到和她一起并肩而行的女同學另一邊與我拉開距離。我哭笑不得,不就撓個癢癢么,再說了,我這種被女生一欺負就變慫的男生,怎么還敢再欺負女生呢?所以用得著怕我嗎?真是的。想起以前她拿著課本追著打我的那一幕我倒還心有余悸呢,現在怎么還怕起了我來了呢!呵呵,女生的性格可真捉摸不透。
            大一的時候,袁同學有一次教我和賈福亮用新疆維吾爾族語罵人的一個句子,那個句子的發音是:“阿囊斯給”,這個句子的意思就跟我們平時罵人的那三個字組成的那個句子的意思差不多。但是“阿囊斯給”這個句子在我嘴里說出來并不能叫我感覺我是在罵人。所以說,語言這玩意,對于自己不懂以及所說與的聽不懂所說此語言的意思的對方來說,此語言只不過就是單純的文字和發音,是語言本身所表達的實體的影子反射,其所表現在背后的意思,則是語言本身所表達的實體。
            因為大三的時候,我沒有再見到過劉同學和袁同學一起出沒的身影,所以,那時我就問袁同學怎么這么長時間沒見劉同學,袁同學說劉同學出國了,去了美國。
            然后對于袁同學的稱呼,我覺得對袁同學的直呼其名表達不出我對她的那種帶些暗戀的情感,所以,我和袁同學說話的時候,提到她的名字的時候,我會親切的叫她,小……(袁同學的名字單字兩字相疊)。
            wokao,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大一那會,許同學也會學我叫袁同學小……那樣的叫法叫袁同學小……。但是我和許同學這樣叫袁同學,人家袁同學也不理你啊。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0
             樓主| 發表于 2021-9-22 15:48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倒是大一的時候,有一次袁同學用我的手機登錄她的QQ,登錄了一會以后,袁同學把手機還給了我,但是她用我的手機登錄她的QQ忘記退出了,然后我打開手機里的QQ以后,發現袁同學的QQ沒有退出,并且還有一閃一閃的好友發送過來的消息的提示,于是我就點開發送消息到袁同學的QQ里的好友跳動的提示,在我點開信息提示的時候,發現發過來消息的QQ名字是親昵的昵稱,所以,我估計是劉同學發給袁同學的QQ消息了,也確實是劉同學發過來的消息。
            劉同學在QQ里說,你找你的景山哥哥去啊。我看到劉同學發來的這個消息到袁同學的QQ里的時候,我心里一歡,便想當然的認為袁同學竟然也暗戀我了。但是是不是袁同學真的暗戀我呢當時?也許只是袁同學當時在QQ里對劉同學說用的我的手機登錄她的QQ,然后聊到后來袁同學快要把手機還給我的時候,聊的話題里提到了我,然后劉同學就吃醋了,然后他就對袁同學說,你找你的景山哥哥去啊,但是正好那時候袁同學已經不聊了,她把手機還給我卻忘記了退出她的QQ,所以,就被我看到了劉同學發來的這么個QQ消息。
            難得有這么一個登錄別人的QQ的機會,所以,我就繼續用袁同學的QQ和袁同學的QQ好友列表里的好友聊天,袁同學的有些QQ好友在跟我假冒袁同學的身份跟他們聊天的時候懷疑袁同學的QQ被盜了,還發消息過來說:“你的QQ是不是被盜了。”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的。
            后來,我當然跟劉同學聊了,然后劉同學也覺得袁同學的QQ被盜了,然后劉同學問我是誰,為什么要盜袁同學的QQ號(從這一點來看,劉同學似乎并不知道袁同學用我的手機登錄的QQ號),然后劉同學提到說袁同學的QQ密保是他設置的,他通知我他要把袁同學的QQ密碼給改了,讓我沒法再用她的QQ號和她的QQ好友亂聊天,我以為劉同學只是說說的,但是沒多久,我手機登錄的袁同學的QQ號被迫下線,當時我不知道,用另一個手機登錄同一個QQ號,這個手機登錄的這同一個QQ號被被迫下線了。所以,可能是劉同學登錄袁同學的QQ使我的手機里袁同學的QQ被迫下線了。
            第二天去班級,袁同學責怪我是不是我用她的QQ和她QQ里的QQ好友聊天了,我狡辯說我沒有用她的QQ和她QQ里的QQ好友聊天(當時的我可真齷齪)。袁同學說不可能,她說她昨天就是借的我的手機登錄的她的QQ的。雖然我不承認是我在她的QQ里和她QQ里的QQ好友亂聊天,但是除了我還有誰,所以袁同學對我表示鄙夷。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1
             樓主| 發表于 2021-9-22 16:16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在我們班的陜西本省內的同學和陜西省外的同學在數量上不分伯仲。其中貴州的與新疆的占省外的較多。陜西省內的陜北來的同學占省內的較多,其中賈福亮就是來自陜北榆林神木縣,關中以內比如西安也占到幾個,雷磊就是西安魯家村人。陜南的漢中的有一個李同學,一個吳同學(女),李同學負責班管理班級里的同學打掃衛生的工作。
            這里,我就把我所就讀專業的班人力資源管理B1003班即人資3班班級所有的同學介紹一下,從我們班班長開始,分別是:
            劉同學(班長) 劉景山(我本人) 劉同學(女)劉同學(女)劉同學(女,少數min(第二聲)族hui(第二聲)族人)王同學 郭同學 周同學(少數min(第二聲)族hui(第二聲)族人) 雷同學 歐陽同學(少數min(第二聲)族hui(第二聲)族人) 李同學 李同學 康同學 羅同學(女)侯同學(女)賈福亮 秋摩同學(少數min(第二聲)族彝族人) 朱同學(女,少數min(第二聲)族滿族人)袁同學(女)冉同學(女)張同學(女) 張同學 張同學(女)張同學(女)張同學(女)鄭同學(女)嚴同學(女)閻同學(女)吳同學(女)任同學(女)同學娜(女)同學旭(女)譚同學(女)鄭同學(女)楊同學 許同學 齊同學 同學娟(女)孫同學(女)孫同學 謝同學 舒同學(女)周同學(女)
            隔壁班人資B1002班即人資2班幾個熟悉的人名順便提一下:
            馬同學(人資2班班長) 朱丹 董同學 李同學 程同學 王同學 唐同學 同學奇  高同學(女)
            另一個班人資B1001班即人資1班幾個熟悉的人名,我也順便提一下:
            郭同學(人資1班班長) 余同學(女)同學芮(女)高同學
            如此,分班以后的第二天,我們就開始按部就班的上課了。
            在分班以后大概第三天的那個下午,我們在教室里打掃衛生,副班長朱同學的苗條身姿叫我心里感覺欣喜,當她和我說話的時候,我的心里感到好愉悅。我在心里暗想,有這樣漂亮的女生做同學,大學真的很幸福。
            分班后的一個星期左右,有一天,我從李家莊租住處去往我們學校,在快到我們學校隔壁的那個學校陜西服裝職業藝術學院(現陜西服裝工程學院)西大門的時候,我對南面遠處的半邊天空黑漆漆的一連片感到奇怪,因為一連好幾天,我都無意的注意到那里都有烏云遮住了南邊的半邊天。當時,我就在想,這個地方的烏云奇怪的哦,它別的地方不遮,專遮南邊地平線以上大概一厘米高的從東到西的一連片天。
            有一天,我在班級的教室里問一個同學,說:“為什么南邊的天空每天都有烏云在那里。”那個同學回答我,說:“那不是烏云,那是山。”
            聽那個同學這么一說,我頓時嘆為觀止,對于從沒見過山的我,那一連片的山也太大氣磅礴了吧。
            大二上學期的時候,我才知道,那片山便是秦嶺的最北邊,秦嶺從西到東一路縱橫三千余里。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有這樣漂亮的女生做同學,大學真的很幸福”    可惜大學時班里沒有漂亮的女生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3
             樓主| 發表于 2021-9-22 16:57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lmk123 發表于 2021-9-22 16:49
            “有這樣漂亮的女生做同學,大學真的很幸福”    可惜大學時班里沒有漂亮的女生
            ...

            不會這么慘吧,你念的是理工類的大學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4
             樓主| 發表于 2021-9-22 17:23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大學的課程多顯無趣,老師講的內容不能使大多數同學產生興趣。多數同學總是要把高中時代的學習狀態拿出來說,然后明顯對比產生出傾頹之意味。
            與大多數同學上課時一樣,漫不經心的在課堂上玩手機,我也同樣如此漫不經心的在課堂上玩手機。在前篇有提及到,我們的手機是在學校那里配置的,那手機模樣小巧,話費充足,因此不必對話費用的多感到擔心。
            李,是我在大一的時候,教我們大學語文這一門課程的老師,西安交大研究生畢業的,李也是西安人。大學語文的課程,我們只在大一學習一學年,大一過后,大學語文的課程就不用學習了。
            在聽李講課的時候,我感覺不像高中時候聽語文老師講課的感覺,高中時候聽語文老師講的課,似乎缺少一種人文的情懷,而聽李講的大學語文課,則多了一種人文的情懷,就是在對與文學作品相關的人物的分析上,讓人感覺比單純的閱讀理解更有意思。
            李對張愛玲的經歷了然于心,在講到關于張愛玲的課文的時候,李那可是娓娓道來,在聽了李講說的張愛玲的經歷,我才知道,原來張愛玲竟有那么傳奇的一生。
            大一下學期以后,我和我們學校的漢語言文學本科專業的同屆的一個女生——阿鮑談戀愛以后,我才知道,原來李也教她們班的大學語文這一門課程。
            岳,是教我們高數這門課程的老師,也是西安交通大學研究生畢業,也是西安人。岳笑起來的時候嘴角有一對酒窩。
            在我大一的時候,岳還沒有結婚,大概在我大二的時候,我們聽說岳相親了,不久之后,岳和相親的對象結婚了。
            大一的時候,我們高數學的是那啥,極限、收斂、向量啥的,微分積分之類的內容大概是在大二以后才學的,大三的時候,學的是矩陣。
            極限、收斂、向量、微分積分之類的內容,我學的還算是風生水起,但是矩陣那玩意,太難了,對我來說。聽岳講矩陣的內容,我就好像是在聽天書。簡單一點的,我還能湊合,復雜一點的,我就完全聽不懂了。我羨慕康同學和謝同學會解矩陣的題目,矩陣這玩意那么難的題目,跟破譯密碼似的。能把矩陣這種復雜的內容了然于心的人,了不起。
            有一次,在上高數課的時候,李同學問岳:“老師,你說,微積分學了能干啥呀,買菜的時候,你總不能用微積分,說,來,我來買菜,咱們用微積分算算。”別的同學起哄的應聲附和。岳露出可愛的虎牙笑著對我們說:“你說的還真對,微積分學了就是不能用到買菜上去,但是即使沒用,你也得學啊,誰叫咱就是干這一行的,而且你們學習的課程里就有這一門課程呢,是吧。”
            教我們政治經濟學這一門課程的老師姓齊,聽齊的口音,齊應該是山東人。齊是西藏min(第二聲)族學院(現西藏min(第二聲)族大學)研究生畢業的,西藏min(第二聲)族大學也在咸陽,在咸陽市渭城區,當時,我們學校不少的老師是西藏min(第二聲)族大學研究生畢業的。
            政治經濟學倒沒有多少拐彎抹角的地方,就是要一大段一大段的背。齊在給我們講課的時候,經常叫我們把一大段一大段的內容劃下來,給人以一種劃下來的內容全都要背下來考試才能通過的那種非常重要的感覺。
            教我們西方經濟學的老師姓徐,聽徐的口音,徐應該也是西安人或者咸陽人。我認為西方經濟學比政治經濟學有意思,因為西方經濟學不像政治經濟學那么枯燥乏味。
            政治經濟學和西方經濟學都是我們專業本科大一開的課程,就學大一的一學年,之后就不用再學這兩門課程了。
            大一的時候,教我們體育的老師姓趙,是個女的,好像是西安體育學院研究生畢業的,聽說話的口音,應該也是西安人。
            大一的時候,我們體育課主要學習的內容是排球。
            上體育課之前,我們先是提前的三五成群的或是從教室去往籃球場,或是從北校區去往籃球場。等到快開始上課了,趙就過來這邊,讓我們排成隊。排好了隊以后,趙就讓我們去操場的跑道上慢跑兩圈。跑完了以后,就回到籃球場,然后列隊分開,開始做熱身運動。做好了熱身運動以后,就開始練排球了。
            排球練到離下課還有一段時間的時候,趙就讓我們自由活動了,然后男同學們就爭相的打籃球,女同學們就在籃球場上互相聊天等待下課。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5
             樓主| 發表于 2021-9-22 17:44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任,是我在大一的時候,教我們思想道德與修養簡稱思修這一門課程的老師。
            在我們學校教書的,有不少是西安交大研究生畢業的,任就是其中的一個老師。
            任,是西安人,任長的漂亮的哦,身材苗條性感,講課引人入勝,聽她講課就跟聽說書人說故事似的,回味悠長。任講的那些案例并不完全經過書本,而是信手拈來,可見任教學經驗之豐富。當時我蠻喜歡上任的課的,上任的課,我的心情就會很舒暢的感覺。
            任當時燙的一頭棕黃的波浪卷,那秀發妖嬈迷人。
            任平時穿的衣服好像是用一塊棕色的被單裹住肩膀,前面蓋到腹部為止,后面蓋到小腿,肩膀的部分支起,好像蝙蝠的肩膀支起,用專業術語說,那樣的衣服就叫蝙蝠衫,當時這種蝙蝠衫蠻流行的,穿在她的身上,頗性感。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景山哥哥 發表于 2021-9-22 16:57
            不會這么慘吧,你念的是理工類的大學嗎?

            對哦,還是念文科幸福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7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08:19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0年9月底,是2010年的學校秋季運動會開辦的時間,在運動會開幕式的那天,我們大一新生被要求各自穿上校服并以軍訓所在的連隊為單位來到操場上觀看軍訓開幕式。
            一個連里的同學重新相聚,我感覺蠻親切的。
            大一上學期的時候,我比較規規矩矩,安安分分。
            星期一到星期五下午放學,我不會在學校多作停留,總是早早的就回去母親和我租住的地方,因為高中的時候,我就是按時上學按時放學回家的,在上了大學以后,我這樣三點一線式的思維方式一時還改變不過來。
            星期六星期天更不用說了,肯定使待在母親和我租住的地方,哪也不去,一方面是不想外出去玩,另一方面也是不敢外出去玩。
            在母親和我租住的房間里的時候,我就過著純宅男的生活。聊QQ,聽收音機,看書,寫作業,復習功課。要多無聊就有多無聊,幸虧有QQ可以對陌生的女的聊聊騷,還有之前在高三的時候,母親給我買的那個帶天線的錄音機方便我聽英語四級聽力的那個帶收音機的錄音機,不然的話,這種宅的生活單調的喲,但是習慣了倒也還好,習慣了這種單調又悶騷的宅生活,書倒看了挺多,而且在看書的過程中挺享受一邊看書的一邊做讀書筆記的那種感覺的,而且在聽收音機的時候,沒有太多的選擇,就那西安的幾個FM廣播臺。聽聽音樂,聽聽新聞,很是愜意。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8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08:53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大一上學期開學后不久,那時,母親和我在咸陽李家莊一戶人家的院子的三樓的一個房間里租住,一個星期六也不知道星期天,我和往常一樣在母親和我租住的那間房間里看書著,這時,住在旁邊房間里的一個漂亮女生推開母親和我租住的房間的門,那個漂亮女生站在門口問我的母親有沒有洗衣粉,她要洗衣服,但是洗衣粉沒有了,問我母親能不能倒一點洗衣粉給她,母親得知這個情況以后,就倒了一些洗衣粉放在塑料袋里給那個女生。期間,那個女生看我在那邊看書看的那么投入,就問我的母親我是不是在考研,我的母親就對那個女生說我不是在考研,這才剛來這邊讀大一而已。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9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08:57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母親問那個女生是哪個學校的,那個女生說她是我們學校隔壁的那個學校也就是之前我提到的那個陜西服裝工程學院簡稱陜服的,和我們學校一樣,陜服也是一個民辦本科高校。
            大一上學期期末考試的時候,我在QQ里認識了之前我提到的漢語言文學本科和我同屆的漢語言文學專業的阿鮑,然后和阿鮑談了一年半時間的戀愛,在和阿鮑談戀愛的那一年半時間里,我對阿鮑的態度一半是舔狗的態度,一半是霸道總裁的態度這么一個態度。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90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09:06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大二下學期的時候,我抽起了香煙,當時抽的五塊錢一包的黃山牌香煙,因為便宜。一開始我規定自己一天只抽三支香煙,后來規定自己一天只抽四支香煙,最多五支。這樣規劃并不是說我有多自覺,這樣的自我約束主要是從省錢的角度作出的自我約束。抽煙的時候就把點燃的香煙吸進嘴里,然后咽下去,然后再從鼻孔里噴出來,感覺很霸氣,不像謝旭他們抽煙把點燃的香煙吸進肺里。我抽煙的主要目的是想讓周圍的女生看到以后覺得我很霸氣。但是人家女生真的會覺得我一邊抽煙一邊走路很霸氣嗎?這只不過是我的想當然,就算女生看到了覺得我很霸氣,這又怎么樣呢?
            得到的是虛榮心,損害的是自己的健康。
            我抽煙大概一個星期的時候,有一次我去母親給我租住的房間里睡覺的時候,外套放在母親租住的房間里沒有拿回,第二天一早我才發現,我的外套口袋里有一盒抽了一半的香煙的香煙盒,然后我早晨起來到母親的母親租住的房間里拿我外套的時候,發現口袋里的那半盒香煙沒有了,母親看我在我的外套口袋里找什么,就問我是不是找她在我的外套離發現的半盒香煙,我有些害怕,因為母親發現了我抽煙的事情了,但是母親并沒有責罵我,而是對我說:“你現在抽煙,我管不了你,以后自會有人管你。”
            大二下學期的時候,開始抽煙一個星期的樣子,我又喝了朱丹買的裝在一個小葫蘆造型的瓶子的52度的白酒。那一小瓶大概二兩,我一口氣喝了一兩半的樣子。
            下宿舍樓梯的時候,我的腿不聽使喚,走路困難。
            下了樓梯以后,我就往母親和我租住在的李家莊走,走到李家莊路西頭的時候,我難受的不得了,我想要往下倒,但是最終還是艱難的走回去了。
            回到母親和我租住的母親的房間里以后,母親和我說話,我一句也聽不下去,感覺母親說話太多了,平時我不覺得母親說話多。
            我難受的要死的感覺,我坐在母親的床邊的時候是難受的要死的感覺,我躺下去的時候也是難受的要死的感覺。不一會,我坐在母親的床邊嘔吐了起來,然后母親租住的房間里起了很大的酒味,母親就知道我喝酒了。母親也沒有管我,就是簡單的責備了我幾句而已。然后那次喝了白酒以后,我就再也沒有喝過白酒,因為喝了白酒以后,我會好像死了一樣難受,那種感覺比暈車更痛苦。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老司机软件论坛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