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fxcd6"></rp>
    <tbody id="fxcd6"></tbody>

  • <progress id="fxcd6"></progress>
  • <th id="fxcd6"><pre id="fxcd6"></pre></th>

    濱海論壇

    搜索
    樓主: 景山哥哥 - 

    我在濱中讀高中的那段時間

      [復制鏈接] 440
    回復
    48489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91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09:28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大一的業余生活怎么說呢,我大多將時間花費在學校、租住的房子里,以及來回往返于學校和咸陽李家莊的路上。有時也會去學校南校區圖書館以及北校區食堂。
    那時,母親不準我周末出去游玩,不僅如此,每天下午放學后逗留在學校的時間也不許超過天黑,晚自習,對我大學四年來說,幾乎說是一節都沒有上過。因為母親不準我晚上離開李家莊。我的大一業余生活蠻單調的。那時的娛樂活動,我除了聊QQ就是聽廣播,還有看從學校圖書館借來的書,還有聽一些下載在哥哥在那之前給我的那個觸屏手機里的歌曲。西安的收音廣播電臺主要有988、1055青春廣播、以及931華語音樂電臺,這幾個收音廣播電臺是我當時宅在我和母親租住的房間里的時候時常的打開收音機來聽的。
    到了大一上學期結束以后,我就把那年九月初開學時母親在學校里給我ban(第四聲)理的買話費配套送的那個按鍵小手機給按的快報廢了。那個小手機的按鍵在大一上學期結束的時候已經被我給按到快破了的程度了,那么我這么投入的用手機干嘛呢?這么投入的用手機,主要是看QQ空間,聊QQ。記得我在那時無限度的加女生為QQ好友,也無限度的和女生在QQ里聊騷,被許多女生罵過。但這成了那時的我的一種愛好。
    由此不難發現,我的那個手機按鍵按壞了的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按的壞話太多因此按鍵承受不住才被我按壞的。我的整個四年大學生涯,手機占據了我比較多的時間(有哪個學生不是被手機占據大部分時間呢?)。
    在咸陽李家莊的那戶人家的院子的那個房間里租住到11月6號的樣子,母親在統一西路和同德路交匯處的陽光十字的西南角的服裝城里又租了一間房子,所以,母親等到在李家莊租住的那間房子到期以后,就和我搬到了她在服裝城里租的北邊一排其中的那間房子里住了下來。
    2010年11月10號左右,母親和我搬到距離學校不遠處的服裝城里租住了,服裝城不似李家莊,服裝城里較為寬敞,而且也不擁擠。服裝城頂部猶如菜市場上的大棚一般,但卻蠻高的。那上鋪蓋著的是一個綠色的塑料棚頂,每當下雨時只聽得棚頂上嘩啦啦,而門前的地上卻蠻干燥的。然而那時的服裝城現在早已不在了,轉而建起了高樓。
    搬到服裝城不久以后,天氣就開始變得冷了起來,在從服裝城通往我們學校的那一小截路上此刻便開始有地熱蒸汽從地下冒出,每當早晨去學校時,那地熱騰騰的往上冒,讓我感覺地下好像著火似的。因為我在那以前沒有見過冬天那種供熱系統,所以我甚感稀奇。
    在服裝城那段時間,我讀了不少的書籍,確實如此,母親不準我周末出去,我除了讀書還能干嘛,當然,我意思是指聊QQ聊膩了的時候,那時,我會把從圖書館里借的書拿回到租住的地方讀。
    記得那時,我讀書會有一個習慣,就是喜歡邊看的時候邊把書中的一些自認為不錯的道理、語言給記錄下來,不過,那段時間所摘錄文字的本子,紙張,都早已變成一種尋不著的往事記憶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92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10:35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我嘗試著看過黑格爾哲學,但是看不懂,那里面的文字晦澀難懂,有時候硬逼著自己往下看但看著看著我的手指就拒絕再將之翻閱開來了。

    回復 支持 1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93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10:59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0年11月大概6號到2011年3月大概20號左右的那段時間里,除了放寒假過年回鹽城老家過年以外,在那段時間里,母親和我居住的地方就是在服裝城租住的那間房子了。
    那時,天氣漸漸的寒冷了,11月大概15號的時候,咸陽的暖氣開始供應了,因為我們鹽城那邊屬于南方城市,來到咸陽讀大學以前,我不知道什么暖氣供應,所以,當我早晨的時候去學校的途中,看到機動車車道和非機動車車道隔起來的綠化帶里的某個地方往上冒濃濃的煙霧,我感到甚是奇怪,覺得,莫非是地底下著火了,怎么冒這么大的煙霧。后來,天天早晨冒煙霧,我也就習慣了,又因為教室里有生鐵制的暖氣片,再結合地底下冒煙霧,我才知道原來那些煙霧是機動車車道和非機動車車道隔起來的綠化帶下地底下的暖氣供應的管道里通過井蓋口的縫隙冒出來的。
    那時,每天早晨五點半左右的時候天還沒亮,我就要起來準備去學校了,因為冬天,天氣寒冷,我起來是比較困難的,母親冒著嚴寒大概五點十分左右的時候起來給我做早飯。
    服裝城的大門在陽光十字南邊一點點的路的西邊,走進大門里面,在南邊的二層樓的樓上,是一個英語培訓機構,里面經常傳出學生朗讀單詞的聲音。
    在大門的西北邊,有一個賣粉蒸肉的門面,粉蒸肉是西安小吃,顧名思義,就是肉糊和在米粉里蒸出來的小吃。
    母親在那個門面里買過幾次粉蒸肉給我吃,然后我覺得粉蒸肉這道小吃很不錯,特別好吃,蒸肉的口感嫩嫩的,軟軟的,不膩,價格大概是三塊五一份,是裝在一個盤子里的,量還蠻多的。
    然后在服裝城租住的那段時間里,我看了不少課外書,那些課外書都是我從學校圖書館里借來的,然后在看書的時候,我喜歡一邊看,一邊用筆把其中我感覺寫的好的句子、段落摘錄下來寫在以信紙作的本子上。我們在課上、課后寫作業的時候,用的紙都是那種以信紙作的本子的紙。然后看書這方面,不僅是在服裝城里租住得時候,我是喜歡用這樣的方式這樣看書的,之前在李家莊租住的時候,我也是保持那種看書的習慣的。
    大一上學期期末考試的時候,我在QQ里認識了女朋友阿鮑了,然后和她在QQ里聊了一個寒假以后,一開學大概第二天,我就約阿鮑見面了,然后又過了幾天,阿鮑就在我的相邀下過來我的母親和我在服裝城里的租住處了,那天是星期六也不知道星期天,母親去咸陽街里買菜去了,阿鮑過來待了兩個小時的樣子,便回學校去了,回學校去的時候,母親在咸陽街里買菜還在沒有回到服裝城。
    過了兩三天,我告訴母親阿鮑上個星期六也不知道星期天過來我們在服裝城里租住處的情況,如此,母親就知道阿鮑上個星期六也不知道星期天過來我們在服裝城里租住處的情況了。如此,第二個星期六也不知道星期天,我又在QQ里叫阿鮑過來我的母親和我在服裝城里的租住處,我也告訴了母親我叫阿鮑這個星期六也不知道星期天過來我們在服裝城里租住處的情況,如此,母親就特意去咸陽街里的超市多買一些吃的回來,順便多在街上待一點時間,好讓我和阿鮑在租住處更多時間的相處一會。
    因為我對阿鮑說我的母親知道她今來,所以,那天阿鮑就在我的母親和我租住之處待的時間比較久一點,直到我的母親回來。
    母親回來以后看到阿鮑以后就和阿鮑打了一下招呼,然后,母親又把買來的一些吃的給阿鮑,阿鮑推辭不要。
    因為是第一次見到我的母親,所以阿鮑比較緊張,害羞,所以阿鮑在我的母親回來以后的兩三分鐘后就匆匆忙忙的回學校去了。
    然后又過了一個星期,母親和我就搬離服裝城了,搬離服裝城搬出來去到的地方是咸陽的一個園林公司承包的一片廣闊的苗田里的看管石蘭樹苗的兩間房子的所在地,母親和我住的一開始是南邊的那間房子。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94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11:23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上濱海網找工作
    那么那時的服裝城的所在地,現在已經是咸陽市灃西新城的一棟大樓所在地了。母親和我在2011年3月大概20號左右搬離服裝城前,服裝城里的一排排房子正在加緊的擴建增加房屋的面積以利于拆遷以后的更多的補償。
    那個服裝城真正拆掉的時候大概是2012年的下半年,大概2011年冬天的時候,阿鮑還在那個服裝城里進購過衣服擺到學校外邊的路邊賣過。
    在服裝城里租住的那段時間里,母親籌劃著做小吃生意,2010年大概11月的一天,母親乘坐K630路公交車去到西安胡家廟批發市場逛了一下,在那里買了四個安裝在鐵架子上的乳白色的塑料制的小車轱轆。
    通過那次去胡家廟批發市場,母親對胡家廟批發市場大為贊賞,因為對于做小吃生意來說,有一個蔬菜價格廉價的批發市場是很重要的。
    至于那個鐵架子,大概是廢置在服裝城里的一個沒用的鐵架子,母親得知那個鐵架子的所有者以后,就問那個鐵架子的所有者花了一點錢買了過來,一起買過來的,還有一個同樣的廢置的煤球爐子。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95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13:20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林同學(女),是我不知道怎么樣添加到的QQ好友,林同學是我們學校的和我同屆的也就是2010屆的一個不知道哪個專業的專科學生,因為我在QQ里得知她的老家和我一樣都是江蘇的,所以,我就心存念想的想得著便(bian第四聲)宜的時間好與她見面。
    我加上林同學的QQ是2010年大概10月那會,那時,母親和我租住在學校西邊的服裝城里。
    2010年大概11月里的一個星期六也不知道星期天,林同學在QQ里邀我到咸陽湖去玩,她說她和她同學在咸陽湖那邊玩。那時,母親還沒有準許我星期六星期天出去玩,我也不敢星期六星期天出去玩,所以,我就沒有去咸陽湖找林同學她們玩。
    2010年11月那會,我對咸陽湖還不熟悉,在那之前,我也聽到過我們班級的學生提到過一兩次咸陽湖,只是當時在我的頭腦里,我覺得咸陽湖不是一個有多好玩的地方,畢竟我當時還沒去咸陽湖那邊玩過,所以,我對別的同學說的咸陽湖也就并不感到有多好奇,就是林同學邀我去咸陽湖那邊玩的時候,我也至多是對那邊感到有些好奇而已,至于我的心里,當時則是沒有對咸陽湖有太大的向往的。
    那么雖然那時我因為不熟悉咸陽湖而對咸陽湖沒有太大向往,但是我的心里還是蠻想要去咸陽湖找她們玩的,但是就只有在心里想想而已了,事實卻不得便(bian第四聲)宜,母親看管著我呢。
    后來在周內,我利用中午上學的時間在QQ里和林同學約在學校見面。我先到的南校區的噴泉那邊的廣場上,林同學隨后到,當林同學走到我這邊和我打招呼的時候,我就見到林同學了,只見林同學的個子矮小,頭發是蓬蓬的短發。
    當然了,hao(第四聲)se(第四聲)的我見到了她,就頓到失望了,我以為她很漂亮呢,沒想到……。
    我和林同學寒暄了一下,就一起往南邊的教學樓走去,林同學看我穿的那么少,就說:“現在的天氣,穿這么少,不會冷嗎?”我敷衍的說:“沒事沒事。”
    沒走幾步到了南校區2號教學樓的旁邊的時候,我和林同學就再見拜拜了,林同學要繼續往南過去,我則要往2號樓的大樓梯上上樓去了。這以后,我就沒再和林同學聊過,更不要說再在QQ里和她聯系見面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96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15:55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0年大概11月里的一個星期天(那時,我和母親在服裝城那邊租住有一個月的樣子了),母親在咸陽市中華西路附近的jiao(第四聲)堂里做li(第三聲)拜的過程中看到一個大學生模樣的女生站在jiao(第四聲)堂的門口,因為當時做li(第三聲)拜的人比較多,jiao(第四聲)堂里面的位子不夠坐了,所以來晚的信tu(第四聲)就要站在門口做禮拜、聽mu(第四聲)師講dao(第四聲)了。然后其中就有一個女生,因為看她也是大學生的模樣,所以,母親注意到她了。
    li(第三聲)拜散會了以后,母親和那個女生攀談,通過和那個女生攀談,母親得知那個女生姓冦,當時在咸陽北郊大學城里的一所高校就讀,家是西安藍田的。
    聊了一會以后,母親就和那個女生告別了,等到母親回來以后,母親就把她在秦都jiao(第四聲)堂做li(第三聲)拜的時候了解到的那個家是西安藍田的就讀于咸陽北郊大學城里的一所高校的那個寇同學介紹給我認識了。母親希望我和同為行雅肅的女生交往,所以母親就利用這個機會介紹我和在秦都jiao(第四聲)堂做li(第三聲)拜時遇到的咸陽北郊大學城里的那所高校的那個寇同學認識,希望我能和她慢慢熟悉,以后可以往來。
    只是當時母親只顧和寇同學聊天了,忘記要她的手機hao(第四聲)碼了,所以,我讓母親下次去秦都jiao(第四聲)堂做li(第三聲)拜的時候再見到那個女生的時候把那個女生的聯系方式要來。
    而第二個星期天,可能寇同學沒有去秦都jiao(第四聲)堂,母親好像那個星期天在秦都jiao(第四聲)堂里沒有看到寇同學。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97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16:21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大概在接下來的那第三個星期天去秦都jiao(第四聲)堂做li(第三聲)拜的時候,母親就果然要來了寇同學的手機hao(第四聲)碼,母親回來以后把寇同學的手機hao(第四聲)碼拿給我看,我就給寇同學發duan(第三聲)信說明了我的母親在秦都jiao(第四聲)堂遇到她的情況,然后我問她要她的QQ號,寇同學就把她的QQ號發給我,然后我就添加了寇同學的QQ號和寇同學聊了起來。
    我在QQ里發消息問寇同學的家具體是西安藍田哪里的,寇同學在QQ里發消息說她的家是西安藍田三官廟鄉的。當我看到寇同學發來的她家所在具體的地方的QQ消息里有三官廟這個地方的時候,我就覺得那地方拜ou(第三聲)像的風氣肯定很重。于是我就問寇同學她們那邊是不是拜ou(第三聲)像的風氣很重,寇同學說她們那邊拜ou(第三聲)像的人確實挺多的,但是她不拜ou(第三聲)像,她行雅肅,至于她的父母有沒有行雅肅,我忘了當時她是怎么回答的,好像她的父母都不是行雅肅的。
    寇同學問我星期天的時候怎么不去jiao(第四聲)堂做li(第三聲)拜,我搪塞的回答她以避開這個話題。
    母親第二次和寇同學攀談的時候,寇同學對我的母親也提到了這個問題,就是我為什么不去教堂做li(第三聲)拜,母親把寇同學問的這個問題轉述給我,因為母親也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寇同學才好。
    在聊到藍田玉的時候,寇同學說,她們那邊以前有玉,但是開采的人多,現在,已經幾乎采不到玉了。
    然后在聊到和寇同學見面的話題的時候,寇同學說有時間我可以去jiao(第四聲)堂和她見面,她說她對朋友比較熱心,她的家里長有核桃樹,等明年收獲的時候,帶一些給我。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98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16:42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我問母親寇同學的長相怎么樣,母親說寇同學的個子在女生中比較高,身材不像那種打扮的跟鬼似的妖里妖氣的女生。當時是冬天,所以穿著羽絨服的寇同學看起來pi(第四聲)gu(第一聲)大,人略胖的,壯實。
    聽到母親這么描述,我對寇同學的興趣頓時降低了,我覺得寇同學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幾天以后,我在QQ里和寇同學試探性的聊騷,但是寇同學不和我聊sao(第一聲),我覺得沒意思,所以就不和她繼續聊天了。后來不知道是我把寇同學的QQ號刪了還是寇同學把我的QQ號刪了,反正我和寇同學之間就再也沒有了下文。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女青年信教是很少的,沒問是什么原因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00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17:20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lmk123 發表于 2021-9-23 16:46
    女青年信教是很少的,沒問是什么原因嗎?

    你看到這里了,挺有耐心的你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01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17:21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0年12月25號的時候,西安人工降了一場雪。
    這以后,大一第一學期的期末考試就開始準備提上議程了。在我們開始期末考試前的兩個星期,各科的老師讓我們劃重點,并說只要把劃下來的內容都背上了考試就可以過了,于是我們就加緊的背劃出來的重點。
    大學考試,不像高中時代那種為了考好分數而精神過份緊張的感覺。
    大學第一學期期末考試來的迅速,我們走進考場,按著學號次序挨個坐下。
    期末考試第一場考的是語文。
    大一上學期期末考試第一場考的是語文,語文考完以后,我們的語文的老師李就在QQ空間里發表了一條說說:“語文考試已結束,祝大家都順利通過。”然后在這條說說的底下有幾條評論,因此我就像我一直無聊時所做的那樣,添加陌生的女生為好友,就一一的點開這幾個評論人的QQ空間,然后便一一的向她們發送添加好友的驗證。
    發送了QQ添加請求驗證以后,我就等著她們通過驗證了。然后過了沒多長時間,我添加的那幾個女生就都一一的通過了我添加她們為QQ好友的請求驗證了。
    當時我只有二十歲,那么一個干柴烈火的年紀,又置身于這么一個美女如云的大學里,所以,jing(第一聲)chong(第二聲)上腦對我來說是毫無疑問的。所以在QQ里和女生一個一個聊天,是我司空見慣要做的的事情。
    當我在QQ里一一對她們打過招呼以后,我就直奔主題的問她們:“我可不可以做你的男朋友?”
    呵呵,有見過我這么厚臉皮的人嗎?沒聊幾句就直接問人家女生:“我可不可以做你的男朋友?”?
    驚喜的是,竟然有一個女生答應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02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17:37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當然了,一開始,那個女生也和別的女生一樣說有男朋友了,在得知其有男朋友的情況下,我不知羞恥的厚著臉皮鼓搗著對她說:“把你那個男朋友甩了來做我的女朋友吧。”
    對于別的有男朋友的女生,我也是這樣說的,但是當我對別的有男朋友的女生這樣說的時候,別的有男朋友的女生對我沒好氣,可在我對那個女生這樣說的時候,則是有戲的。
    當然了,那個女生和別的有男朋友的女生一樣一開始也是不答應的,可是在我繼續的死皮賴臉的鼓搗下,那個女生也就最終同意做我的女朋友了。
    其實,當時我也不是真的想要誰做我的女朋友,我這樣做,只不過是拿那些QQ好友取取樂消磨消磨時間玩玩罷了,至于那個女生同意做我的女朋友,我想,她也是沒有對此當真的,她這樣答應我,應該也只是在QQ里對陌生好友敷衍的隨口答應罷了,但是故事的走向卻有些微妙,在我和那個女生在QQ里聊著聊著,以后,我和那個女生就真成了男女朋友了。
    通過和那個女生在QQ里聊天,我得知那個女生姓鮑,是陜北延安安塞縣人,年紀和我一樣大,那年都是二十歲。
    我問她怎么有我們語文老師李的QQ號碼,她說李也是她們的語文老師。
    我又問她是哪個專業的,她說她是漢語言文學本科1班的。
    接著我又問她有沒有男朋友(前面已經提到過了),她說她有男朋友了,是成教學院的一個比他小一歲的男生。關于她當時的那個男朋友,她說他的那個男朋友比她小幾歲,她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她感覺那種關系不像男女朋友的關系,而更像是姐弟的關系。
    在和我在QQ里聊天聊到這個話題的時候,她溫暖的描述著她和他當時的那個男朋友在校園里約會的畫面,她說她的那個男朋友喜歡走在學校的水泥路面邊高起來的路階上,他讓她拉著他的手那么一路的走著,就好像姐姐拉著弟弟的手。
    聽了她說的以后,我便調侃的鼓搗她讓她跟她的那個男朋友分手,分手后來做我的女朋友,結果她不樂意了,她說他那男朋友很喜歡她,她也喜歡她的那個男朋友。然而我卻繼續不依不撓的鼓搗她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來做我的女朋友,然后就在我堅持不懈的鼓搗勸說下,阿鮑最終同意做我的女朋友了。
    就這樣,我和阿鮑初步確立了男女朋友的關系,但是因為一考完期末考試我們就都各自要放寒假回去了,而且也彼此在QQ里初認識,并沒有相互提到說要見面,所以我和阿鮑在寒假前是沒有約會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03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17:46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期末考試一結束,學校就放寒假了,回去鹽城老家以后,阿鮑就在每天晚上七點多鐘到十點鐘多鐘的那段時間里在QQ里和我暢快的閑聊,白天的時候有時候也和我在QQ里聊天,但是白天聊的不多,斷斷續續的,晚上聊的比較多,聊的比較持續。
    我問阿鮑為什么晚上在QQ里聊天比較多,白天在QQ里聊天不多,阿鮑說她晚上比較有時間,所以就一邊看電視劇一邊和我專門聊天。在那個寒假里,我每天晚上樂此不疲的在QQ里對阿鮑聊sao(第一聲),阿鮑也迎合我在QQ里對她的聊sao(第一聲)。和阿鮑在QQ里的聊天,我沒有別的話題,盡是些意yin(第二聲)她的話題,阿鮑一開始在我意yin(第二聲)她的時候,是有些反感的,但是漸漸的,她就不害羞了,反而在QQ里我一唱一和的了。
    在一個白天里,我在QQ里叫阿鮑發幾張照片到手機彩信里給我看看,手機,我是用的我的父親的翻蓋手機,因為父親的翻蓋手機有收發彩信的功能,而我那個在學校配置的小巧玲瓏的按鍵手機是沒有收發彩信的功能的。
    阿鮑就發給了我一張她的照片,我看到照片里她的發型是剛染的頭發,染的頭發的顏色是黃顏色,形狀則是卷卷的,燙過的。當我收到她的照片一瞬間,我覺得她并沒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性,感漂亮。
    人總是這么貪心,希望一切都按照他的意愿來,可是,現實情況,怎容得如此這般想象,就比如那次我以為阿鮑會非常性,感,但是阿鮑卻并沒有那么十分性,感,因此期望值太大導致了我產生了一些失望,但是這種失望隨后就在我和她繼續的激qing(第二聲)四起的QQ聊天里變得煙消云散。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04
     樓主| 發表于 2021-9-23 18:01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大一下學期開學的時候,正值2月底3月初,那時,咸陽的天氣還比較寒冷。
    在開學后的沒幾天,我和阿鮑在QQ里約定在學校的圖書館見面。
    下課以后(彼此都沒課了),我就直奔圖書館約見那個那時天天被我在QQ里意yin(第二聲)的阿鮑了。但是QQ歸QQ,現實歸現實,真約會見面了,我就瞬間“ruan(第三聲)”了下來。
    而且又是第一次在現實里見女生,所以,我一路上提心吊膽的。就感覺挺突然的,所以,我的心里就比較緊張,人比較害羞。
    在我從班級所在的教學樓下來快到學校圓心廣chang(第三聲)南門的時候,我看到一個穿著粉紅色毛絨絨衣服的染,燙著黃顏色的卷發的女生在我的前面走著,她的腳上穿著紅色平,底,高,跟,鞋,腿上穿著黑色的打,底,褲。我距離她不遠的時候,她側目看了我一眼。我當時心想,或許那個女生就是跟我約見的阿鮑,但是我又不確定。
    哇哦,好緊張,我加快了步伐,走到那個我以為是阿鮑的女生的前面,然后當我快要走到距離學術報告廳西邊的醫藥學院教學樓的過道入口的時候,我慫了,一時不敢繼續往前走了,而是繞到了學術報告廳北邊的那條弧形的小路上。
    當我在那條弧形小路上停下來以后,我躲進了旁邊的學術報告廳北邊凹進去的門口的臺階上,有十分鐘的樣子。然而逃避不是辦法,在QQ里我對阿鮑那樣的意yin(第二聲),怎么到了見面的時候,我就慫了呢。
    在那邊等待的過程中,我和阿鮑保持著QQ聯系,我在QQ里問阿鮑到圖書館了沒,阿鮑在QQ里說她到圖書館三樓了,當她問我在哪的時候,我就說我就到。
    當我在那里停了十分鐘以后,我“重整旗鼓,整裝待發”,繼續的前往圖書館約見阿鮑了。
    當我走進圖書館的大門以后,我在QQ里告訴她我到圖書館了。當我上了圖書館的螺旋型大樓梯的時候,我在QQ里告訴她我快到圖書館三樓了。
    然后就在我爬樓梯快爬到圖書館三樓的時候,我抬頭望去,看到那個那會我在圓心廣chang(第三聲)看到的那個穿著毛絨絨粉紅衣服的黃卷發的女生躲在門口靠近樓梯的欄桿邊的一根方柱子后邊。
    看來,那個女生的確是阿鮑了,她看起來也緊張,也害羞,跟我一樣。
    當我到了圖書館三樓以后,我假裝沒看見她,我假裝無辜的東張西望的看著,然后在QQ里問她在哪,其實我知道她就躲在門口旁邊欄桿的一根方柱子的后邊呢。
    就在我假裝不知道她在哪的東張西望之際,她從那根方柱子的后邊出來以后往圖書館三樓的后樓梯跑去了。我看到她從那根方柱子的后邊出來往圖書館三樓的后樓梯跑去了,但是我還是假裝我不知道她從那根方柱子后邊跑去圖書館三樓的后樓梯,繼續假裝無辜的在QQ里問她在圖書館三樓的哪里。
    大概五分鐘以后,她發來QQ消息說她在圖書館七樓,叫我到圖書館七樓跟她見面。
    于是我就乘坐電梯去了圖書館七樓,到了圖書館七樓以后,我走出電梯門外,看到阿鮑坐在圖書館七樓陽臺窗戶那邊的桌子旁的椅子上。
    我假裝沒看到她,然后在QQ里對她說我到圖書館七樓了,問她在哪。她這才轉過頭來對我揮揮手。
    于是,我和阿鮑開始了初次的約會。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景山哥哥 發表于 2021-9-23 17:20
    你看到這里了,挺有耐心的你

    寫得不錯,挺有生活的。真實的回憶還是有看頭的,胡編的小說倒讓人沒耐心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老司机软件论坛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