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fxcd6"></rp>
    <tbody id="fxcd6"></tbody>

  • <progress id="fxcd6"></progress>
  • <th id="fxcd6"><pre id="fxcd6"></pre></th>

    濱海論壇

    搜索
    樓主: 景山哥哥 - 

    我在濱中讀高中的那段時間

      [復制鏈接] 441
    回復
    48547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121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0:36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大概在搬到花卉那邊住了一個多星期,我就告訴了阿鮑我和母親所居住的新的地方了,然后阿鮑就在某個星期六或者星期天在我和母親搬到花卉那邊居住的過程中第一次過來我和母親所居住的花卉這邊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22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0:45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1年4月里的一天,在老家的我家的一塊田(那塊田的面積為零點八畝又零點幾分,也就是八分多地的面積,一畝地不到)因為修建省道而被征用,村里通知母親回來拿兩萬多塊錢的土地zheng(第一聲)yong(第四聲)款,母親和我就從花卉那邊住的地方去火車回到鹽城老家把zheng(第一聲)地補償領來的那兩萬多塊錢以她的名字用身份證存了起來。那兩張存款單的款項分別是一張定期一年的一萬塊錢,一張定期兩年的一萬塊錢的存款,都用在了我大二和大三的學費上。然后大二大三的時候助學dai(第四聲)款也拿,助學dai(第四聲)款用來作每學年的生活費。父親每個月寄給母親千把塊錢的樣子,年底結余一萬幾千塊錢。2011年春節假的時候,父親回到老家將結余的一萬幾千塊錢的工資的一萬塊錢交給母親。2012年春節假的時候,母親和我在李家莊租住著沒有回老家,所以父親把工資結余里的三千塊錢打到了母親的銀行卡上。2013年春節假的時候,父親回到老家將結余的一萬幾千塊的工資的一萬塊錢交給母親。2014年春節假的時候,因為照顧哥哥家在2013年那年生的小孩,父親在2013年的7月8月的樣子不上班照顧哥哥家那年生的小孩,所以2014年春節假期回到老家以后,父親就把工資結余里的兩千塊錢拿給我,我覺得,父親那年的工資結余大概只有五千塊錢,但是具體多少,父親沒說,他大概覺得結余的工資少,所以沒面子。
    然后母親和我在大學期間的生活費,就是助學貸款加上父親年底工資的結余加上父親每個月寄給母親的千把塊錢。
    所以說,在大學生活經濟開支這方面,母親和我就在大四下學期的時候經濟拮據到幾乎山窮水盡的地步,大一到大四上學期的時候,經濟還不錯。
    然后存好了那兩萬塊錢以后,母親和我就又乘坐火車返回到咸陽花卉那邊住的地方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23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0:53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1年大概4月初的時候,阿鮑不知從何獲知零食批發的地方。
    2011年大概4月里的一個周末,阿鮑叫我和她一起幫忙在學校外面賣零食,她批發了一些零食。
    于是我就和阿鮑一起到學校外面賣零食。那次我和阿鮑一起在外面賣零食的時候,阿鮑把她所批發的零食的一部分擺放在一個金屬小貨架上,那個金屬小貨架也是她為了賣她所批發的零食而特地買的。然后,關于用那個金屬小貨架賣零食,我的腦海里只有這么一個印象,那就是阿鮑和我拉著她擺放著零食的金屬小貨架往北校區里走去,至于是從南校區往北校區走去,還是就只是在北校區外面賣零食然后賣了一會再和阿鮑拉著那輛擺放著零食的金屬小貨架往北校區走去,我就記不得了。
    在我和阿鮑拉著擺放著零食的小貨架車走到其中一個食堂西邊南的水泥小路上的時候,有一個打完籃球回北校區生活區的同學問我們買了一包口香糖。
    那么問題是,為什么我和阿鮑拉著那個擺放著零食的小貨架車往那個食堂走?阿鮑的宿舍在西邊,按理說,我和阿鮑應該拉著那個擺放著零食的小貨架車往她的宿舍那邊走才對,為什么要往那個食堂那邊走呢?這個問題,我是記不得了,或許是阿鮑順便去那個食堂里買東西吃,然后我在小吃城外面等,然后買完東西以后,我和阿鮑再拉著那個擺放著零食的小貨架車從那個食堂的西邊北的水泥小路折回她的宿舍那邊了。
    后來有一次,我和阿鮑都沒課,阿鮑帶我乘坐昔時的15路就是如今的29路公交車去往咸陽的一個批發生活日用品以及五金用品之類的批發市場批發東西。
    到了那個批發市場附近的公交站臺下車以后,阿鮑就帶我去到公交站臺附近的那個批發市場里去陪她批發東西去了。
    阿鮑帶我到了輕工批發市場里以后,我看到批發市場里賣的很多生活類的用品。阿鮑批發了一些塑料盆、刷子、晾衣架等等之類的東西。
    批發好了要批發的東西以后,阿鮑和我就帶著批發來的東西乘坐來時的15路公交車返回學校了。
    兩三天以后,阿鮑就和我在北校區的外面擺個小攤賣她所批發的那些東西了,似乎那個小貨架車也帶過去的放在旁邊一起賣零食的。
    整理好要賣的東西以后,阿鮑溜到遠一點的地方去看著我一個人在那邊賣那些東西,我就厚著臉皮站在那里賣那些東西。期間有一個阿姨過來問我刷子怎么賣,我也不知道價格,然后我就隨便說了一個價格,里面含有一個“4”的數字。那個阿姨蹲下來拿起那個刷子看了看,然后放下刷子,然后起身走了。
    后來,我實在是撐不下去了,擺攤這玩意要臉的。
    我于是打電話叫阿鮑過來,我在手機里對阿鮑說我實在撐不下去不想再站這邊了,阿鮑就過來了,然后問我東西賣的情況怎么樣,我就說了一個阿姨過來問刷子怎么賣的情況。
    當阿鮑聽到我說的價格里有“4”這個數字,就笑著對我說怎么能在價格里說“4”這個數字呢,人家買東西聽到價格里有“4”不就不買了嗎?
    當時我就想,商品的價格里怎么就不能有“4”這個數字了?那么我分析一下我當時給那個刷子定價的心理活動,大概是這樣的,我覺得因為數字4介于數字3和數字5之間,如果說5以上的,會顯得大,說3以下的,會顯得小,說4,正好顯得不大不小。
    后來,阿鮑對我說,讓我把她所批發的零食拿到我的班級賣,她說有學生在宿舍賣零食的,不如我把她所批發的零食拿到我的班級去賣。然后,我就聽了阿鮑的建議,阿鮑就把零食拿給我讓我放到我的班級去賣。放零食的紙箱就放在我的課桌旁邊的課桌上。后來賣了幾天以后,我怕時間長了我們班的輔導員有意見,所以我就不再用紙箱裝零食然后把裝著零食的紙箱放到旁邊的課桌上,而是直接把零食拿到我的桌肚里,這樣不會那么明顯。
    我在班級里給阿鮑賣了一小段時間的零食以后,我就不再繼續給阿鮑賣零食賣下去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上濱海網找工作
    感覺不像都是現在才寫的,為什么不一下都發上來呢?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25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1:53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2011年大概4月里的一個周末午后,我在花卉西邊的那條小路上,就是花卉西邊距離高架橋不遠處的那條泥土小路上在QQ里tiao(第二聲)戲一個姓馬的女生,就好像我在QQ里對別的女生發QQ消息說xia(第四聲)流的話一樣,結果被那個姓馬的女生痛罵。我就和那個姓馬的女生對罵,像這種在QQ里用xia(第四聲)流的話tiao(第二聲)戲女生后被女生罵然后我和女生對罵是我在大學時常做的的事情。彼此罵著罵著,那個姓馬的女生自然就把我的QQ給刪了。
    本來我沒有把那個女生當回事,畢竟像這種情況,對我來說時有發生,可偏偏那個女生是阿鮑的舍友。
    一開始我不知道,第二天,阿鮑和我在學校見面的時候對我生氣,質問我為什么要對她的舍友那個姓馬的同學聊騷。我這才知道原來之前一天我在QQ里聊騷的那個姓馬的女生是阿鮑的舍友。然后阿鮑因為那件事,就說我好惡心,然后就和我分手了。分手分了一個星期的樣子,彼此耐不住寂寞,她和我就又和好了。


    補充內容 (2021-9-25 14:30):
    也是2011年大概4月里的一天,我在QQ里按地區搜索添加到的一個女生,通過在QQ里和那個女生聊天,我得知那個女生是戶縣一所職業學院的女生,那個女生叫什么名字,當時跟她聊天的時候,她應該提到過。因為時間太久了,當時約見過她以后不久,她的名字,我就忘了。
    我認識那個女生的時候是2011年的春季,那時候,我和阿鮑正處在熱戀中。
    當時,我的手機是學校配置的那種按鍵的小手機,沒法發照片,所以,我就只能在對她聊騷的xing(第四聲)。幻。想中想象著她的身材有多性感了,越想越感到刺激。
    后來,在我三番五次催她和我約見的情況下,她得著便(bian第四聲)宜的機會過來和我見面了,那天是星期五,她正好要去咸陽職業學院找她的同學,她說她有她高中時的同學在咸陽職業學院讀書,她過去找她,順便可以和我見面。
    約見的那天,我在QQ里叫她到了咸陽以后乘坐公交車到咸陽湖公交站臺下來見面。
    就這樣,我懷揣著激動的心情,等著要和被我在QQ里瘋狂的性。幻。想的對象見面了。大概兩個小時以后,那個女生在QQ里說她到咸陽湖公交站臺了,我大概二十分鐘之前到的那邊。
    當她下了公交車以后,我和她這就見面了。
    一見面,我大跌眼鏡,那個女生又矮又胖又丑,我恨不得立馬開溜,但是現在就溜,我覺得有一點點說不過去,所以,我就硬著頭皮過去接她。
    她笑著跟我打過招呼以后,就問我去哪里轉,她對這邊不熟悉。我就指著咸陽湖對她說:“就到那邊轉轉吧。”
    于是,她就跟我去咸陽湖轉去了。
    我硬著頭皮帶她到咸陽湖的岸邊的時候跟她走了一小會,然后我借口說我要上一下廁所,就把她一個人放在那里偷溜回去了。
    當我跑遠了以后,我發QQ消息給她說我回學校了。她看我這樣把她一個人丟在咸陽湖那邊,連個招呼也不打,就有些生氣的回QQ給我的時候,說,她也不認識那里,為什么把她獨自一人放在那邊,當時,我的心里也有一點慌,怕她一個人在那邊遇到壞人,后來,大概她打電話給她在咸陽職業學院讀書的那個高中同學,那個同學把她街到她的宿舍里待了一天。因為后來我在QQ里問她的時候,她說她在她同學的宿舍里待著呢。
    待了一天以后,第二天,她就回戶縣她的學校去了。以后,我又在QQ里和她聊了一段時間。再以后,我就不再跟她在QQ里聊天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26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3:54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lmk123 發表于 2021-9-25 11:40
    感覺不像都是現在才寫的,為什么不一下都發上來呢?

    每一段發,都幾乎有審核的時間,所以一下子發的話,審核不過的話又要重發,寫是之前已經寫好了的,要迅速的看完的話你到我發在貼吧里的完整的看吧。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27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4:33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大一下學期(2011年3月——2011年7月)到我和母親住到花卉那邊看管苗木的房子里直到不在那邊住的那段時間(大二上學期開學以后的將近一個月的時間(2011年9月23號))里,阿鮑過來花卉這邊找我玩的次數,總共有大概十來次的樣子。
    有一次阿鮑過來我和母親所居住的花卉這邊玩,那天母親也在房間里,阿鮑就坐在炕床邊上一邊和我的母親閑談,一邊和我膩歪著。
    過了一會,母親為了給我和阿鮑多些時間私密相處,就到門前的石蘭樹苗田里拔草去了。
    又有一次,阿鮑過來我和母親所居住在的花卉這邊玩,那天,母親去咸陽街里買東西去了,所以,房子里就我和阿鮑兩個人。
    彼時,我和阿鮑睡在炕床上,阿鮑正在用手擼。弄我的那話兒呢,突然,我之前在QQ里聊騷那個在讀高中的女生打電話過來想要和我聊天,之前我和那個在讀高中的女生在手機里聊過電話,而且聊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樣子。
    阿鮑拿著我的手機接過電話,一聽是一個女生打過來的,然后問我那個女生是誰,我尷尬的沒說話,于是,阿鮑估計就知道了我和別的女生談情說愛結果別的女生打電話過來了,所以,阿鮑在我的手機里罵了幾句那個女生以后,就把我的手機給掛斷了。
    就在阿鮑把我的把我的手機給掛斷了以后的兩分鐘的樣子,我的手機又響了,還是阿鮑接的,她接通電話以后,電話里傳來的看來又是那個高中女生的聲音,那個高中女生生氣的對阿鮑說:“我說,你這個女的是誰啊?景山哥哥的電話為什么有別的女人接,你為什么接景山哥哥的電話,景山哥哥他人呢?讓他接我的電話。”
    阿鮑聽到手機那頭的女生說的這話以后,就氣急敗壞的惡狠狠的罵了幾句那個高中女生,那個高中女生在手機那頭于是和阿鮑對罵,阿鮑見罵不過那個高中女生,于是就把干脆手機給掛斷后然后直接關機了。
    關了我的手機以后,阿鮑便把我的手機隨意的扔在炕床上,然后怒氣未消的沖著我那被她扔在炕床上的手機罵了一句那個女生,罵完我的手機完全不顧我的感受。


    補充內容 (2021-9-25 15:11):
    我的那hua(第四聲)兒的頭在阿鮑的……(少兒不宜)下酸痛的好像觸電一般的感覺,叫我感到生不如死,渾身顫抖而又無可奈何的痛苦的唉哼著。
    我覺得阿鮑這就是在報復我勾搭別的女生,所以她把對我的猛烈的……(少兒不宜)當成是一種對別的女生xuan(第一聲)誓我是她獨有的那種對我獨。占后的在xing(第四聲)上的可以對我肆意妄為的一種勝利的炫耀。這從阿鮑趁我的母親到屋子外面的花卉地里拔草之際對我賣力的……(少兒不宜)也可以看出來,也就是說阿鮑也在以如此的行動向我的母親xuan(第一聲)誓了對我的獨。占。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28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5:12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在花卉那邊居住的時候,因為要準備第二年的英語四級考試,所以我在花卉那邊的房子里經常背英語單詞,那時,母親給我買了一本英語四級備考的資料,里面有一張張小卡片印的英語單詞,然后周內下午放學回來以及星期六星期天的時候,我就會經常抽時間背一張張小卡片上的英語單詞。但是背來背去,效率蠻低的,用死記硬背的方式學東西,效率向來很低。在學習這塊,掌握方法是很重要的、要用技巧、用活勁來學習,不應當用死勁去學習。
    然后我還記得當時我在花卉那邊住的房間里寫高數作業,我覺得做微積題目分就跟玩游戲似的,一步一步把高數題目解開的時候,那種成就感,頗叫人滿足。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29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5:34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說一說我陪阿鮑吃東西的事情,相對距離男生宿舍比較近的那個食堂來說,女生宿舍離另一個餐廳則更近一些,所以阿鮑平時買飯的時候就喜歡去那個餐廳里買飯。
    相比于那個餐廳一樓,阿鮑又更喜歡到那個餐廳二樓買飯。
    我陪阿鮑去過那邊買飯不少次,然后買完飯以后,阿鮑一般就直接是坐在那邊的桌子旁吃買來的飯的。
    在我陪阿鮑過去買飯的時候,阿鮑買的飯或是泡菜炒飯,或是炒拉面,然后外加一瓶汽水。
    泡菜炒飯的做法就是尋常的炒飯的做法,炒飯中配入的泡菜,口感酸酸的,比較開胃,炒飯中所用的醬料,大概就是黃豆醬。
    因為是學校的餐廳,所以相比于街市上的餐館,一份泡菜炒飯價格少是不用說的了,在份量上,也是特別充足的。
    而炒拉面的做法,就是把用清水煮熟的拉面撈出來以后放到燒爆的油的鍋里翻炒,放入醬料,適量的切好的蔬菜,炒好的拉面的風格類似干拌面的風格。
    點好了要買的飯以后,要先等一會才拿到買的飯,如果人多的話,要等一大會才拿到買的飯。
    所以,在學校食堂、餐廳買菜的唯一缺點就是等的時間長一些。
    在等著拿飯的過程中,阿鮑就和我坐在桌子旁一邊說話,一邊等著,或者在等著的過程中不說話而各自玩手機。
    等窗口那邊喊到阿鮑的時候,阿鮑就過去窗口那邊拿飯,然后把飯端到桌子旁放下,然后她坐下開始吃飯,我就坐在她的對面或者坐在她的旁邊看她吃飯。
    我一般陪她去那個餐廳買飯是在放下午學以后。
    那么之所以我陪阿鮑去那個餐廳看著阿鮑吃飯而我自己不買飯吃是因為我是回去吃飯的,不在學校里買飯吃,所以,我就只看著阿鮑吃飯了。
    有時候,阿鮑吃飽了剩下一些飯的時候,她就會叫我挪過她的盤子把她吃剩下的那些飯“消滅”掉,我也樂意把她吃剩下的那些飯“消滅”掉。畢竟,從口味上來說,我覺得學校的飯比我的母親做的飯菜要來的更美味。
    有一次,阿鮑在學校外面的那個陽光十字往北去的沿著同德路西邊沿距離陽光十字五十米左右的超市對面的餐館里吃飯,然后那天我找她玩,手機聯系得知她在那個餐館吃,于是我就過去那個餐館找她。
    找到她所在吃飯的餐館以后,阿鮑在餐館里吃飯所坐的桌子上向我打招呼。
    我就進去餐館的門口,坐在阿鮑的對面。
    和阿鮑寒暄了一小會之后,阿鮑開始繼續吃飯。我就坐在對面看阿鮑吃飯。
    但見阿鮑吃的是一種面糊類的小吃。
    阿鮑問我知不知道她吃的是啥小吃。我說不知道,阿鮑就說她吃的這小吃叫洋芋擦擦,陜北延安那邊喜歡吃洋芋擦擦,洋芋擦擦是陜北特色的小吃。
    她建議我嘗一下她在吃的這道陜北特色小吃洋芋擦擦。
    我就嘗了一下擺在她面前桌子上的洋芋擦擦。
    經過我嘗了一下發現,這道陜北特色的小吃洋芋擦擦比較黏糊糊,不是太適合我的口味,我不大吃的慣這道陜北特色的小吃洋芋擦擦。
    阿鮑在看我嘗了以后,問我好不好吃,我敷衍的說還不錯。阿鮑就問我知不知道這道陜北特色的小吃洋芋擦擦主要是用什么食材做的,我說是用面做的,阿鮑說不是用面做的,而是用土豆做的。
    阿鮑說她很喜歡吃這道陜北特色的小吃洋芋擦擦,因為她之前在她家鄉陜北延安那邊的時候經常吃洋芋擦擦,愛吃的不得了。
    又有一次,是在那個餐館北邊的路的西邊的那個小區的一個酸菜魚館里,阿鮑那天手機聯系我叫我去跟她一起吃酸菜魚,我那天不知道是在教室里上課,也不知道是在同學的宿舍里閑玩,也不知道是在圖書館看書,反正接到這個消息以后,我過了好一會以后才去找阿鮑。
    阿鮑已經到了她要去吃酸菜魚的酸菜魚館了,酸菜魚已經上桌了,阿鮑已經吃了,我才摸索著找到了那個酸菜魚館。
    當我摸索到那個酸菜魚館以后,阿鮑走到門口招呼我進去坐,我就和阿鮑來到她吃酸菜魚的桌子旁坐下,我坐在阿鮑的對面,本來,我只是過去看著阿鮑吃酸菜魚的,像往常那樣,但是阿鮑建議我和她一起吃,所以,我也就樂意的和阿鮑一起吃著盆里的酸菜魚了。
    那盆酸菜魚,魚肉并不多,酸菜和湯挺多的,那魚不像是平時母親燒的白鰱魚,而是用我老家江蘇鹽城濱海的方言說是“喔魚”。但是喔魚的營養相較于白鰱魚來說,是更高的,而且喔魚的魚刺相較于白鰱魚來說,也較少,吃的時候魚刺更容易剔。
    阿鮑在和我一起吃著那盆酸菜魚的過程中對我說,這盆酸菜魚和我的母親燒的魚相比較來說,還是我的母親燒的魚更好吃。
    但是畢竟陜北不似江南魚米之鄉,所以相較于面食類的吃的,阿鮑更多吃面食類的吃的而很少吃魚,也不習慣吃魚。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30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6:01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在水果這方面,阿鮑比較喜歡吃的,是紅棗,陜北盛產紅棗,所以阿鮑比較喜歡吃紅棗,一般來說,陜北人普遍喜歡吃紅棗。
    星期五下午,我們基本都沒課了,阿鮑就會叫我陪她去學校東邊的統一西路和同文路交叉的十字路口南邊的同文路輔路上的集市里買東西,與此同時,我也是樂意替她拎包包和她在集市上買的東西的。
    集市上賣的一種比較尋常的小吃,是那種散稱的一小片一小片壓有的網格紋路的鍋巴、類似薯條的一小條一小條的方的小條條,等等若干樣都是面制壓縮煎炸類的休閑小吃。口味有原味的和辣的。辣的話,辣的讓人受不了,原味的吃起來比較香。
    阿鮑一般逢去那邊的集市就必買那些面制壓縮煎炸類的休閑小吃,然后一般就會和我在約會的時候一起吃那些休閑的小吃。她幾乎買的都是那種太辣的口味的。
    阿鮑喜歡吃太辣的口味的東西,我是不喜歡吃那種太辣的口味的東西的,那種太辣的口味的東西的辣味蓋住了食物本身所具有的鮮、香味。但是阿鮑在吃那種太辣的味的東西的時候,那種太辣的東西雖然太辣,但是阿鮑總是會吃的津津有味。
    若逢紅棗上市的季節,阿鮑就酷愛買紅棗了,集市或者非集市的攤位上賣的那種紅棗的產地或許就是關中,而不是陜北,但是即使不是陜北的紅棗,阿鮑也很喜歡吃。我也喜歡吃。在我的老家江蘇那邊,逢棗上市的季節,就很少有西北一帶的那種大個頭的紅棗賣,尋常的,賣的就只是那種嬌小個頭的木棗,和西北一帶的紅棗比起來,無論從個頭還是口感上,都要來的遜色。
    這也沒什么好怨的,畢竟從水果生長的環境上來看,西北一帶的水果的生長環境要比江蘇一帶的水果的生長環境更有利。
    一般,阿鮑買來紅棗以后,若逢和我約會,就會和我一起吃她買來的紅棗,一起吃紅棗尋常的地點就是學校北校區怡馨苑餐廳(阿鮑吃飯經常去的那個餐廳)。
    前面我提到的學校外面的那個超市那邊,就是在阿鮑吃洋芋擦擦的那個餐館的對面那邊的那個超市那邊,分別有兩個東西走向的小巷子,在其中的一個小巷子里進去二十來步的樣子,有一個火鍋店在巷子小路的南邊,現在不知道那個店是經營什么的了。阿鮑有一次帶我到那個火鍋店里吃過一次火鍋,確切的說,當時的那個店不叫火鍋店,叫冒菜店,但是是火鍋店的經營方式,進去吃冒菜的人也是自己選菜,然后按照所選的菜計算價格。
    每張桌子上有一個火鍋,這張桌子的人選好了菜以后就把裝著選好的菜的方鐵盤子端到這張桌子上來,然后等著火鍋底料燒開,就把方鐵盤子里的菜放到火鍋里去煮。煮菜的過程中,如果還想再添菜,就可以再到選菜區選擇想要吃的菜。
    進去店里以后,阿鮑和我選了靠南邊的一個桌子。即選好了桌子,阿鮑便和我各自到選菜區拿起方鐵盤子和鐵夾子選擇想要吃的菜了。
    各自選好了菜以后,阿鮑和我就各自先后的將菜端到桌子旁,待阿鮑和我坐下,服務員便打開桌子上的火鍋酒精燈,阿鮑和我就將桌子上擺放著的方鐵盤里的菜放入火鍋底料里加熱。
    在選好的菜里,相對于一系列的冒菜菜品,阿鮑更喜歡將方便面面塊和小麻花放入火鍋底料里加熱,這樣看來,阿鮑確實喜歡吃油炸的面食。
    2011年大概5月里的一天,我想帶阿鮑的那個可以插內存卡聽音樂的手機回到我和母親在花卉居住的地方聽音樂,但是阿鮑拒絕了借我她的那個可以聽音樂的手機。于是我那天表面上不以為意的繼續和阿鮑膩歪在一起,但是我的心里因為她拒絕借我她的那個可以聽音樂的手機而感到不是滋味。所以,那天回去以后,我就在我的那個不能聽音樂的小的按鍵手機的QQ里發消息給阿鮑,說:“我們分手吧。”阿鮑也不知為何,就回消息說:“分手就分手。”
    你說氣人不氣人。我就只是在QQ里對她吐露一下我對她不借給我她的那個可以聽音樂的手機的不滿,沒打算真跟她分手,可她卻直接一句分手就分手,一點都不給我臺階下。
    我倒是想聽她問我為什么要跟她分手,這樣我就把我對她不借我她的那個可以聽音樂的手機的不滿告訴她,然后希望她給我一個不借的理由,當她說出了之所以不借的理由以后,這樣,我的心里就會舒服了。但是她一點面子都不給我,所以,我就只好連續幾天不給她發QQ消息,她看我不發給她QQ消息,她也不發QQ消息過來首先打破沉默安慰我。
    處在熱戀中的人比較多愁善感,我也不例外,如果在和阿鮑QQ聊天的時候,阿鮑在QQ里不理我,疏遠我,那么我就會感到比較委屈,特別是在和阿鮑分手的時候,有時候我就會難過的哭起來。
    那次和阿鮑分手以后,我不理阿鮑有幾天,待我氣消了,我就又主動在QQ里給阿鮑發消息約她了,阿鮑和我于是就又一次的恢復了戀愛關系。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31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6:35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也是2011年大概5月里的一天,我和阿鮑在南校區教學樓西邊的那片草坪上約會。畢竟情侶兩人在公眾場合約會,就只是兩個人待在一起閑聊,老生常談,所以,長此以往,人似乎感覺有點膩了,于是為了增加新鮮感,有時候就可能會想找點情趣,這不,阿鮑就在我建議下在那邊和我玩起了追逐游戲了。
    我和阿鮑拉開一小段距離,然后各就各位以后,我就朝著阿鮑沖過去,阿鮑就在前面跑。
    我快速的沖過去,就追上了阿鮑,追上阿鮑以后,我就停下來,然后阿鮑就繼續往前面跑,我就在后面慢慢追,我倆一邊跑著,一邊開心的笑著。后來,我加快了速度追她,她就也加快了速度好不讓我追上她。可她哪里跑的過我哦,畢竟和男生相比,女生的體力總來的要弱一點的,所以,不一會,我就要追上阿鮑了。不巧的是,在我要追上阿鮑的時候阿鮑被腳下的小徑的邊絆了一個趔趄摔倒在了地上。由于慣性的原因,我也被摔倒在地的阿鮑絆了一個趔趄而跨過阿鮑摔倒在地了,但是我沒摔的怎么樣,阿鮑這一跤摔的有點重,她的其中一條腿的膝蓋摔破了皮,所以她疼得大哭起來。我只好尷尬的爬起來走到阿鮑的旁邊,蹲下去擁抱著安慰阿鮑,阿鮑用胳膊使勁的捶打了幾下我的后背,以責怪我出的餿點子說玩什么追逐游戲。后來,她哭了一會以后,大概想著畢竟我也不是有意害的她摔破膝蓋的皮的,所以,也就不再責怪我,而是轉而破涕為笑了起來繼續和我膩歪著了。
    阿鮑在某次過來母親和我在花卉那邊居住處玩的時候,因為母親沒來得及去街上買什么菜,所以,那天,阿鮑過來玩的時候,母親就只煮了方便面。本來方便面是我吃的,既然阿鮑過來玩了,所以,方便面,母親就將之煮給阿鮑吃了。
    母親煮好了方便面以后,就讓阿鮑吃這煮好的方便面了,阿鮑吃的時候叫我和她一起吃。于是我就和阿鮑一起吃這煮好的方便面了。
    在吃方便面之前和吃方便面的過程中,母親叫阿鮑以后再過來吃由她煮的魚,所以,阿鮑在以后的一次過來花卉這邊玩的時候,母親就提前的到咸陽的街上買了魚回來煮魚招待阿鮑了。
    阿鮑那次過來玩的時候,母親就先在石蘭樹的田里給石蘭樹苗澆水,我和阿鮑就在房間里玩,等到母親忙完給石蘭樹苗澆水的事情以后,就回來房間里煮魚了。
    煮好了魚以后,母親就把這煮好的魚端到外面放在我和阿鮑拿在外面的凳子上,然后母親和我還有阿鮑,我們就坐在一起吃這煮好的魚了。
    因為母親煮的這道紅燒魚煮的蠻辣的,而阿鮑又非常喜歡吃辣,所以阿鮑就蠻喜歡吃這道紅燒魚的。以后,阿鮑時而會跟我提到說,我的母親煮的魚,她很喜歡吃。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32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7:21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說說花卉那邊拔草的工人,我們所居住的那個花卉所屬的園林公司有一批專門拔草的工人,是由一個姓黃的當時五十歲左右的婦女領頭管理的,里面都是五十歲左右的婦女。然后黃工頭她們有時候在附近的花卉田里拔草的過程中會來母親和我住的這邊休息。
    有一次,黃工頭她們在遠處的花卉田里拔草的時候看到阿鮑坐在我的腿上,當時,母親和我還有阿鮑坐在房子門前的場地上閑聊著,然后我把阿鮑親昵的抱坐在我的腿上,黃工頭她們遠遠的看見了。然后有一次在我在學校里的時候,黃工頭她們拔草的中途到母親和我住的這里休息的時候和我母親閑聊的過程中提到她們上次看到的那件事,就和我的母親說:“你兒子談的女朋友坐你兒子腿上的時候你看到了咋不說你兒子咧呀?”
    母親對黃工頭說:“年輕人談戀愛,這樣很正常的。”
    黃工頭聽了我的母親的回答后,就對我的母親說:“呀,你咋這看的開咧?”
    母親對黃工頭說:“那你們的小孩這樣,你們不允許?”
    黃工頭對我的母親說:“肯定不允許么。”
    母親后來在一個星期六星期天我放假在花卉居住的那邊的時候把黃工頭和她說的關于我和阿鮑在公眾場合過于膩歪的這個情況告訴給我聽,然后母親笑著對我說黃工頭她們還保守的不行。
    在談到行雅肅的話題的時候,黃工頭她們希望我的母親唱贊美詩給她們聽,她們說她們想聽我的母親唱贊美詩,大概是她們平時唱秦腔戲唱慣了,所以在聽到我的母親提到說行雅肅唱贊美詩的時候,她們就對此感到很有興趣,所以她們希望我的母親唱贊美詩給她們聽,但是因為考慮到她們聽不懂我們那邊的方言,所以母親就沒有唱贊美詩給她們聽。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33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7:32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在母親和我所居住的花卉那邊的東邊的風景樹林里有一顆高高的杏子樹,在2011年6月的時候,黃工頭她們用竹竿把那棵杏子樹上的杏子敲的差不多了。母親和我對敲杏子不感興趣,不然的話,那棵杏子樹上的杏子就都被母親和我敲掉了。
    關于杏子,我是在2011年的時候第一次吃過這種水果,在2011年第一次吃了杏子以前,我是沒有吃過杏子的,看也幾乎沒有看過,在圖片里也幾乎沒有看過。
    在2011年杏子上市的時候,母親在咸陽的集市上買過幾次杏子回來,杏子的形狀像五月紅毛桃,其顏色是黃黃的,果肉又酸又甜,當我第一次吃杏子的時候,我感慨道,這世上怎么有這么好吃的一種水果。
    母親和我在花卉那邊所居住的房子的門前還有一棵葡萄樹,那棵葡萄樹的一條條葡萄藤蜿蜒曲折的盤掛在那根晾衣的鐵絲上,每當我坐在門前的那棵葡萄藤下,看到那棵葡萄樹,我的心情就會蠻開朗的。2011年暑假回去之前,那棵葡萄樹的一些葡桃枝上結了百十來個碧綠的還沒熟的葡萄,2011年暑假回去以后,過了兩個月的暑假假期再回到花卉住的那邊的時候,門口的那棵葡萄樹枝上的葡萄沒有了,被黃工頭她們摘了。
    門前的場地的西南邊還有一棵高大粗壯的槐樹,每當我在門前場地的那棵槐樹下乘涼,就會感覺非常的悠閑愜意。阿鮑也和我膩歪的在那棵槐樹下坐過。黃工頭她們看到阿鮑坐在我的腿上的那次,母親和我還有阿鮑就是坐在那棵槐樹下聊天的。
    然后在母親和我所居住的花卉那邊的房子的東南邊的遠處有幾棵櫻花樹、幾棵桃樹還有別的一些花花樹樹,春天的時候,滿樹的櫻花和桃花開的那么嬌艷,我去到那邊看花的時候,就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憂傷的感覺,傷心ru(第三聲)頭綜合癥的那種傷感的心情,那種感覺非常愉悅,戀愛的時候就是那樣的感覺。
    東南邊的近處有幾棵松樹,東邊有幾棵梅樹,東邊的地上種植有草坪的那種風景草。
    然后往東北一點的有幾棵高大的杏樹,臨近杏樹的南邊一點的有兩間沒有安裝門的毛坯的陳舊的平房,臨近杏樹的北邊是廁所,那時,每天早上起床上廁所,我就去那邊蹲在那里一邊上廁所一邊看在學校買的那個小的按鍵的手機里的新聞。
    廁所的北邊就是西寶高速路了,那里是轉彎的弧形路段,由西向北轉的路段。
    花卉澆水是有一個固定的帶電打的井水的地方,在母親和我住的門前的西北邊,也就是進出的那條小路的東北邊。打出來的水是冰涼的,清澈見底。有一根粗管子,打水的時候把那根粗管子從打井的水槽里延伸到苗田的最南邊,然后每隔一段的距離,有漏水的地方,水就從那里流進苗田里。
    打水的工作,也是母親負責的,母親不僅負責給苗田里的石蘭樹苗拔草,還要負責給石蘭樹苗澆水。
    有一次,阿鮑過來玩的時候,吃完了飯(大概就是阿鮑過來吃紅燒魚的那一次),母親叫我把放著盤碗端的盆子端到西南邊的那個自來水龍頭那邊洗碗,然后在我端過去的途中,阿鮑也走過來了。然后我到了自來水管那邊蹲下來用水沖洗著盤碗的時候,阿鮑也蹲下來和我膩歪著聊天。當我洗完了盤碗以后,阿鮑端起了盆往回走,然后到了門口以后,阿鮑把盆放到房間里,母親看到以后對我說:“你看她多勤快,你就在那里玩,盤碗都她洗了。”我尷尬的,是說實話是我洗的盤碗好呢,還是不說實話就默認是她洗的盤碗好呢。當然是默認是她洗的盤碗,我在旁邊玩了。
    后來,母親提到這件事的時候,我再把實情告訴給母親的時候,母親笑著對我說:“沒想到她還在我面前假裝好人獻殷勤的心計呢。”
    在花卉那邊居住的過程中,母親管理了兩個月石蘭樹苗,得了九百塊錢,以后,cheng(第二聲)bao(第一聲)我們居住處那邊花卉田的張就不讓我的母親管理石蘭樹苗了,但是母親和我還可以住在那邊,順便照看照看石蘭樹苗,但是不付母親的工錢了,住就免費住著。
    2011年大概5月二十幾號,母親和我搬到了之前居住的那間房子北邊相隔的那一間房子里居住了,之前我和母親住的那一間房子,花卉公司安排了黃工頭她們在那邊附近的苗田里干活的過程中的休息室。
    那時候,黃工頭她們這些由花卉公司聘用的專門的拔草工人又要到我和母親居住的花卉地這邊干活了。在花卉那邊的田里種石蘭樹苗的兩口子中的丈夫和花卉公司的老板是同學關系,后來,張兩口子在花卉那邊cheng(第二聲)bao(第一聲)種植的石蘭樹苗被批發賣掉了,所以黃工頭她們這些由花卉公司聘用的專門的拔草工人在這邊有活要干的時候就又回來花卉這邊干活了,所以花卉公司的相關管理人員就叫我的母親把我們當時居住的那間房子騰出來,安排我們換到隔壁的那一間居住,把這一間有炕床的屋子給黃工頭她們暫時休息的時候待在里面休息。
    在搬到隔壁的那間房子里之前,母親要在那即將搬過去的房子的房間里擱一個床板。
    搬床板的那天是雙休日,我在花卉那邊居住的地方待著,阿鮑那天過來花卉這邊找我玩。
    母親讓我去后邊的一個廢棄的破舊的屋子里搬磚頭過來放到另一個房間里用以堆砌起來好擱床板的時候,阿鮑也跟我一起去搬磚頭。磚頭就是鋪在那間廢棄的破舊的屋子里的地面上的磚頭。我和阿鮑搬起各自疊好的幾塊磚頭就去往母親騰出來的那個要擱床板的房子里去了。如此反復幾趟,阿鮑和我就搬好了足夠要用的磚頭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34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7:46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我們班的那個名字叫賈福亮的同學,在這里我要提一提他,賈福亮是我大二以后成天形影不離的好朋友,那么,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熟悉賈福亮的呢,大概是在2011年5月里的一天吧,那天下午前兩節課是體育課,我們班早早的來到操場等候在那里準備上課,只見賈福亮一個人靜靜的站在操場邊,班里的同學里有幾個在學著賈福亮的站姿以調侃賈福亮。
    賈福亮當時站在那里的時候是這樣的:一條腿向前腳尖點地,另一條腿向后自然蹬地,兩條臂膀向下垂擺并使肩膀看似佝僂。我們一群同學模仿的不亦樂乎。
    當張同學和楊同學模仿的時候賈福亮并沒有說什么,但當我模仿賈福亮站姿的時候因為模仿的太過夸張以至于惹得大家一陣哄堂大笑。賈福亮也因為我模仿他模仿的太夸張而跟著笑了起來,只見他樂呵呵的對我說:“景山哥哥啊,我是這樣站的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35
     樓主| 發表于 2021-9-25 17:50 來自濱海論壇APP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在那次模仿賈福亮之前,我只記得他這個同學在大學第一學期的期末考試中高數考了8分,當我們班的同學(當然了,包括我在內)在談及賈福亮的時候,他的高數考了8分有時就會被拿出來說事,并且在接下來的春學期(大一下學期)的期末考試,他的高數考了16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老司机软件论坛交流